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程琳竟然怀孕了
    程琳还真的是厉害,还真的是用心良苦,为了能够离开他还真的是煞费苦心。

    乔一鸣这个时候才终于知道了,程琳是真的想要离开他,当初的时候,她是多么的用心想要留在他的身边,现在就是多么想要从他的身边离开。

    乔一鸣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掐着,他眼睛血红一片,想要直接把这个人掐死。

    乔一鸣说“程琳,我问你,这段时间的事真的都是你安排的?”

    程琳想了想,还是点了头。估计郑菲林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乔一鸣,就算是她不肯承认,不想承认,也没有的逃避。

    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乔一鸣会这么快就发现了?

    在程琳看来,只要这个男人能够好好的过下去自己的日子,自己的存在都是可有可无。

    乔一鸣的手掐着程琳的脖颈,没有用力,他问道“是你让郑菲林这段时间在你的家里,把自己做出来的饭菜,说成是你留下来的?”

    程琳点头,乔一鸣的手收紧了几分。

    “是你一开始没打算留在我的身边,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手艺一点点的教给郑菲林,让她代替你?”

    程琳觉得脖颈已经有些紧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要是乔一鸣想要把她杀了,那就杀了好了,程琳虽然从来都没想过死,也想好好的活着,但她也从来不畏惧死亡。

    “是你让郑菲林穿着和阮小溪一样的睡衣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想要让我心猿意马?”

    这些都是程琳做的,她没有什么好否认的,仍旧点头。乔一鸣的手已经收紧到了让人喘不上气来的境地。

    他最后问“是你让郑菲林在我的安神汤里下春、药,让我喝下去的?”

    程琳愣了,这个真的没有。

    最开始的时候,程琳和乔一鸣发生关系,就是在乔一鸣去酒吧买醉,但是被人下了药之后,和她的一夜偶然。

    乔一鸣是个负责的人,不然也不会因为一夜激情,让她这么多年都留在他的身边,然后还承诺要娶她过门。

    但是也就是因为他是个负责的人,所以那件事之后,他就变得非常警惕。尤其实在春毒这种东西上注意了不少。

    乔一鸣这个人娇惯的很,原本就是娇惯的人,在她的照顾之下更是变本加厉。他的舌头不知道是怎么长得,旁人吃起来一模一样的东西,他偏偏就能尝出来里面十分微妙的不同。

    程琳做出来的东西,是第一个能够让乔一鸣满意的,也是唯一一个。

    在没有满足过自己味蕾的情况之下,乔一鸣还能够吃的下外面的那些粗糙食物,但是一旦真正了解过什么是真正的滋味之后,他就做不到了。

    这也是之所以他在程琳走后,食不下咽的原因。不是因为太过于思念这个人了,而是因为他离不开这个人。

    以后的乔一鸣在喝下每一种东西的时候,哪怕这个人是多么的亲近,都还是会稍微注意,再加上他味蕾生的天生敏锐,郑菲林这一点小把戏,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住他。

    程琳的眼睛看着乔一鸣,她忽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这么久了,她自认为是非常了解乔一鸣的,但是这个男人却一点也不了解她。

    她程琳就算是把自己委屈的死了,都不可能作出什么真正伤害他的事情来。春、药说来对身体的刺激性不大,但是终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程琳怎么可能会让郑菲林把这些东西用在乔一鸣的身上?

    但是终究程琳还是嗤笑一声,点了点头。总归乔一鸣都还是不相信她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问题来。

    乔一鸣的手已经完全收紧,程琳的血液被堵在头脑之间,没过一会儿就已经是一片空白。

    就在程琳觉得自己可能就要这么死掉的时候,乔一鸣忽然之间松了手。

    程琳在床上咳得厉害,极度的窒息让她脸色通红。

    乔一鸣下不去手。他在刚刚看到程琳痛苦模样的时候,心里像是被一根小针在扎,虽然不十分的痛,但是又十分的明显。

    他做不到,看着程琳死。程琳怎么可以死?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这么爱他的人,要是她真的不在了,去哪里找个一模一样的回来?

    乔一鸣从床上起身,他走到床边,把那一碗黑漆漆的安神汤端了过来。

    他虽然做不到杀了她,但是却可以折磨她。

    程琳不是不想在他的身边么?那他就偏偏要绑住她,让她无论怎样挣扎,也拖不出去这个巨大的网。

    ……

    程琳离开以后,卓萱就变得百无聊赖了,她看了一会电视,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程琳走的实在是太过于匆忙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卓萱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忽然之间想吐。她到了厕所,几乎把自己的胆汁都呕了出来。卓萱觉得奇怪,她肚子里的小东西最近安稳的很,从来没有让她难受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这样的反常?

    程琳坐回沙发上,她忽然看到程琳的体检报告档案,被牛皮纸包裹着,十分的显眼。

    “哎呦,这个程琳,竟然连体检报告都没有带上,真是个糊涂蛋。”

    卓萱一边抱怨,一边从桌子上把这档案拿了过来,她盯着这份档案看了一会,然后就把这个东西打开。

    她又有些心惊胆战。不是因为她看了程琳的**,其实在她们之间,已经完全没有了这种东西。

    她只是在害怕,如果程琳真的得了什么疾病,还是什么不治之症又该怎么办?

    卓萱一目十行的扫视着上面的正常,看了一遍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卓萱觉得自己和程琳还真的是有缘,他们身体的各项指标都非常的相似。

    血压体脂程度都差不多。

    卓萱松了一口气,把这份报告放在桌子上,忽然之间又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飞快的抓起那两张纸又看了一遍,她的眼睛瞪得极大。

    程琳……竟然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