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
    郑菲林说:“早在一个多月前,你刚刚住到程琳姐姐的家中的时候,她就开始教我做饭了,包括怎么照顾哥,她说你说你离不开她,其实只是离不开她的照顾而已。”

    “然后他就把自己会的东西全部都交给我了,然后说让我好好的照顾哥。”

    乔一鸣这时候的脸色已经能够阴沉的滴出水来:“所以说,你的意思是程琳根本就没有生什么病,她就只是找了个借口,把你推到我的身边,然后自己脱出身去?”

    郑菲林不敢说是,她趴在地上,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房间了忽然安静下来,气氛凝重到空气都几乎冻结。郑菲林出了一身的冷汗,生怕乔一鸣一个不如意,把自己也解决了。

    很久,乔一鸣才指着桌子上的那碗汤药开口:“这碗汤也是她让你熬出来的?里面放了什么?”

    郑菲林战战兢兢:“是姐姐让我熬得,里面放的是春情药。”

    乔一鸣听后嗤笑一声,忽的一脚踹翻了床头的椅子。虽然他还在笑,只是男人额上突突乱跳的青筋告诉别人,这人正处在极端的愤怒之中。

    乔一鸣对郑菲林说:“你现在给程琳打电话,说我今天喝了这碗药出了问题u,让她,爱上回来。”

    郑菲林吓得一直疯狂的点头,答应道:“好好,我现在马上就打。”

    程琳今天终于得到了医院寄回来的体检报告,卓萱在她身边一个劲的问:“快点打开看看,你是不是的了什么绝症。”

    程琳一直笑:“看你的乌鸦嘴。”

    两个人正在嬉笑,程琳刚刚打开档案的口袋,手机就乍然响了,在安安静静的房间中响的像个惊雷。

    不单单程琳了,就连卓萱都吓了一跳。

    程琳皱着眉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郑菲林”。程琳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一定是出了什么急事。

    程琳的心里打鼓,但还是接通了电话,结果刚接通就听到那边的郑菲林哭喊道:“姐姐,不好了,今天一鸣哥喝了安神汤之后,就开始不舒服,现在好像都昏迷不醒了。”

    程琳吓了一跳,问道:“你怎么煮的,是按照我给你说的用量来的么?”

    郑菲林说:“当然了,我在这种事情上,怎么可能会出差错?”

    程琳这下倒是真的吓到了,郑菲林的汤药是自己给的方子,要是乔一鸣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郑菲林一口咬定是自己嘱咐的,那她可就真的倒了大霉。

    程琳又问了句:“乔一鸣现在还活着么?”

    电话那头的郑菲林抬头看了眼乔一鸣,男人冷笑着点头,郑菲林才继续说道:“活着,还活着,就是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程琳现在也没心情看什么体检报告了,随手把手上的东西扔在身边,说道:“你们等着我,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程琳的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卓萱倒是不大乐意:“你这么晚了还要回去?”

    程琳一边往自己的身上套衣服,一边匆忙的往外走:“没有办法,听说乔一鸣出了事,我要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大问题。”

    “我可不想成为杀人犯。”

    郑菲林打完电话之后,乔一鸣就对郑菲林开口道:“我这个人从不会让害过我一次的人留在身边,你知道么?”

    郑菲林的脸色瞬间惨白,点点头。

    乔一鸣说:“但是我放你活路,你走吧,以后别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会停止之前给你的一切资助,走吧。”

    郑菲林还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就听到乔一鸣的声音:“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最好闭上嘴赶紧走。”

    乔一鸣的心情不好,非常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差点到了一定的地步,他没有想到程琳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就只是为了离开他。

    这个聪明的女人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陷阱,等着他跳进去,然后在外面冷冷的看着自己在陷阱里生活,洋洋自得。

    乔一鸣最愤怒的并不是程琳的设计,而是程琳就这么想要离开他。就真的这样费尽心思的想要他的身边换上别人,甚至连这种下三滥的路数都开始用。

    乔一鸣眼神中冷光闪烁,他等着程琳回来,他要好好的告诉这个女人,她这一辈子都是绝对不可能离开他的手心。

    开始的时候,是自己没有留意,让她钻进了自己的身边。现在她想走了,自己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存在,这个位置恐怕就不是她想离开就离开得了的。

    程琳打了个的士过来,时间太赶,她都没有来得急找零钱,就往自己的家中跑。

    程琳回到自己的屋子的时候,一进门就先叫了郑菲林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

    整个屋子黑漆漆的吓人,程琳往卧室里走,她知道乔一鸣应该是在那里面。她走进去,还没来得急开灯,就被一个人影死死地压在了床上。

    男人的气息很乱,他的牙齿死命的在自己的肩膀处咬着,程琳几乎就要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人咬碎了,她低低的叫出声来。

    痛,实在是太痛了。

    “乔一鸣,你是疯了么,快点放开我!”程琳知道这个人是乔一鸣,她推拒着男人,却完全抵挡不过男人的力气。

    乔一鸣松了牙齿,一口白牙上都是星星点点的血痕。

    程琳喘息的开口:“你没事?”

    乔一鸣声音极冷:“你想让我有什么事?”

    程琳这时候已经整个人都乱了,她没有回答乔一鸣意味不明的话,说道:“郑菲林呢?”

    “她走了。”

    程琳迟疑道:“走了?”

    乔一鸣冷笑:“对,走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她在临走之前还告诉了我你这段时间,是怎么好好的教导她的,怎么帮助她出现在我的身边,怎么想方设法的让她代替你,我真的不得不说,你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乔一鸣的话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男人的胸膛剧烈起伏,十分忍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