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程琳下的药
    第三天,第四天甚至是第五天都是安安稳稳的过了,郑菲林打了电话过来,说:“一鸣哥的状态很好。”

    程琳说:“那就行。”

    随即挂断了电话。既然乔一鸣说她是一个习惯,是一个离开了就不能继续生活下去的习惯。那么她程琳就现在帮他一点点的戒了,让他真正知道,没有谁离开谁是活不了的。

    他也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死死的死死的抓住自己,如果他是想要之前自己对他那种事无巨细的照顾,她就帮他找到另外一个能够代替他的人。

    乔一鸣缺的不是她程琳,而是一个能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生活的舒适安稳的佣人。再加上郑菲林确实是乔一鸣喜欢的类型,又每天晚上穿着和阮小溪一模一样的衣服在这个男人的眼前飘来飘去,这个已经禁欲多时的男人,应该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

    程琳想的很好,事情到目前为止,也好像确实是按照她想的那样进行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郑菲林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件愚蠢的令人发指的事情。

    她在乔一鸣的安神汤里下了药。

    乔一鸣每天回来都看不到程琳的影子,他在心里记着已经过了几天,算来算去,程琳离开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他就是无法忍耐。

    每天的饭菜和汤药都入了口,自己也好像还是好好的活着,但是就是觉得少了什么,他的辛苦缺了极大的一块。

    晚上,乔一鸣躺在床上想,不管程琳愿意还是不愿意,明天一定要把她接回来。

    他乔一鸣的女人,为什么要伺候别人生孩子?卓萱的家庭条件也不像是个找不到个好月嫂。

    一旦有了注意,乔一鸣的心情就变得十分的好,就连面对着郑菲林,脸上都能挂出来点以前的温和出来。

    郑菲林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给乔一鸣下了这药,但是在她看到乔一鸣脸上的温柔的时候,她直接,就下了决定。

    郑菲林以前也听说过,乔一鸣是为什么会和出来在一起,好像是因为乔一鸣有天被下了药,是程琳救了他。

    至于是怎么个救法,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之后乔一鸣觉得自己对程琳是有责任,所以就一直把她带在了身边。乔一鸣骨子里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这一点郑菲林是非常清楚的,不然的话她现在也不可能这样完整的出现在这里。

    但是乔一鸣其实也只是心血来潮救了她,但是之后,乔一鸣好像自己就给自己加了一种责任感在身上,好像是自己救了她,就有必要要救到底。

    郑菲林想象着自己要是和乔一鸣同床之后,乔一鸣可能会有的表现,就算是不愿意,估计也会一直把自己带在身边,不会放弃。

    毕竟她真的是第一次。

    如果要是乔一鸣生气,她就会说是程琳指使的,现在的郑菲林已经完全相信了程琳是真的不想在乔一鸣的身边了。不然也不可能这样尽心尽力的帮她。

    郑菲林想,既然都已经不再喜欢乔一鸣了,那么到时候自己小小的利用一下程琳,估计也会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郑菲林既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端了下了药的安神汤到屋里去。她把安神汤放在乔一鸣的身边:“哥,我给你送东西过来了,你快点喝了,早点睡吧。”

    乔一鸣今天没有视频会议要开,他手上拿着份文件在看。听到郑菲林的声音之后,点了点头,就端过来那晚汤药要往嘴里送。

    郑菲林看到碗已经到了乔一鸣的嘴边,但是男人眉毛轻皱,只是浅浅的尝了一点,然后就把这碗安神汤放在了一边。

    乔一鸣抬起头看着战战兢兢的郑菲林,语气倒是十分的温柔:“菲林,我想问你一件事。”

    郑菲林的眼睛瞥了那汤药一眼,她不知道为什么乔一鸣会放下碗不喝了,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乔一鸣都是一口气闷进肚子里的。

    她说:“哥,你问,你问。”

    她心里一阵害怕,她感觉乔一鸣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然的话,不会这样反常。

    乔一鸣笑着问她:“你觉得的我对你怎么样?”

    郑菲林吞了口吐沫,她抬眼看着乔一鸣:“哥对我实在是特别的好了,对我有再造之恩了。”

    乔一鸣点点头,继续问道:“那就然你说我对你很好,那为什么要对我下药呢?”

    这话一落,郑菲林整个人懵了,她愣愣的看着乔一鸣,手指尖都在发抖,竟然是忽然之间跪在乔一鸣的面前。

    乔一鸣的指尖顺着白瓷碗的边缘抚摸,轻笑道:“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花了大价钱,却买回来一只毒蛇。还想要咬我一口。”

    郑菲林腿都软了,她也知道乔一鸣虽然看起来温和,好像在某一些时候还有些孩子气,但是那究竟是真是假,她就完全不知道了。她以前也一直认为乔一鸣是像是个温柔体贴的大学长一样的存在,可就是这个男人,带着这样的笑容,这样有些孩子气的玩世不恭,一朝一夕之间击垮了几个几十年的大企业。

    那公司的老板被逼得跳楼,乔一鸣的嘴角都没有扬一下。这个男人其实只是看起来温和体贴而已,真的只是看起来这样而已。

    他要是想让自己消失不见,其实就只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郑菲林哆哆嗦嗦的开口:“是程琳,是程琳姐姐让我这样做的。”

    乔一鸣眉头轻皱:“程琳,怎么可能。”

    郑菲林忙的开口:“哥,这是真的,是程琳姐姐让我给你下的春药,包括这段时间让我陪在你的身边照顾你,都是她早就规划好了的,你喝的汤还有饭菜其实都是我做的……”

    乔一鸣的脸色越来越差:“你做的?”

    郑菲林一直点头,她必须要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真真假假的弄不清楚,乔一鸣才有可能会弄不明白其中原味,然后放过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