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这是他的女朋友
    第一天安安稳稳的度过了,事情好像按照自己预设的轨道进行,有条不紊。

    只是程琳开始吃什么吐什么,卓萱眼睛都红了。程琳硬要去做饭,被她拦住了。

    卓萱说:“琳琳,我们一起出趟医院吧,我总觉得你好像是生病了。”

    程琳倒是没有推拒,她最近也觉得自己身体不太好,她和卓萱一起去了医院,坐了体检血检尿检,各种全身检查。

    只是医生说检查结果要几天后才能出,让程琳和卓萱先回家等。

    第二天,乔一鸣回到家中的时候,家中还是没有程琳,只有郑菲林一个人,他脸上的表情沉了,问道:“程琳呢?”

    郑菲林有些无奈的笑:“姐姐说她最近身体不太好,她这次去卓萱家就是想去做个身体检查,顺便好好休息休息,等到检查结果出来,她就回来。”

    乔一鸣说:“那我吃什么?”

    郑菲林脸上带了笑:“程琳姐姐那天做了不少东西,放在冰箱里也不会坏,我给哥热了。”

    乔一鸣不大高兴,冷着脸说了句:“随便吧。”

    回了屋就开始和程琳打电话。

    程琳一看到自己手机上的号码,就嗤笑出声。旁边的卓萱靠过来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乔一鸣?”

    程琳点点头:“我知道是他,我就知道他今天一定会打过来质问。”

    卓萱不悦的皱眉:“质问?他凭什么质问啊,他算是什么东西,都分手了还不干净利落点。你又不欠他什么。”

    程琳笑了,心道:“要是乔一鸣能明白这些事,那就真的好了,也省得他这么麻烦。”

    她接通了电话,那边的人冷冰冰的开口:“你什么时候回来?”

    看吧,程琳就知道她自己想的没错,乔一鸣要是打过来电话,第一句话肯定是质问,而不是去问问她的身体怎么样了,为什么要去医院检查。

    乔一鸣说到底还是不在乎她而已,因为不在乎,所以就不会去想太多程琳会怎么样,他只会想自己怎么样。

    程琳话语说的温和:“不是告诉郑菲林了么?她没有和你说清楚?”

    乔一鸣不回答她的话,只是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程琳叹了口气,回答道:“卓萱怀孕了,我想照顾她几天。”

    卓萱听了程琳的话,立马就演上了,在她旁边喊叫:“程琳,哎呦,我的肚子实在痛死了,我不能没有你……”

    乔一鸣也听到了那边的动静,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程琳说了句:“卓萱的身子又不舒服了,我得去看看,改天再聊。”

    说着,她就挂断了电话,只留下乔一鸣一个人握着手机,脸色铁青。

    卓萱在程琳的身边笑的前仰后翻,说道:“实在是太解气了,终于我们也挂断一次他的电话了,我都能够想象到那个自恋狂脸上的表情,一定是精彩极了。”

    程琳扶住卓萱,让人坐稳了,她说:“你小心一点,别伤到孩子。”

    被程琳批评了,卓萱就抱着肚子开始笑,眼泪都掉出来了,最后竟然哭起来。

    程琳吓坏了,问她:“卓萱,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哪不舒服?”

    卓萱一边哭一边咬牙道:“我这是太舒服了,才哭的。”

    在以前,最开始程琳十分迷恋乔一鸣这个男人的时候,卓萱其实是没有现在这样反感的。

    只是后来慢慢的对这个人的印象越发的差起来。

    程琳每次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十次有八次是被直接挂断。乔一鸣说他忙,说他经常在开会,要是没有什么大事,就不要给他在工作时间打电话。

    有次程琳在出门给他找做安神汤的药材的时候,有一位药材是商铺里没有了的,程琳想来想去,竟然自己一个人坐车去了老远的一座山上自己去采,结果出了意外,从一座小山坡上滚下去了。程琳是打电话给她了的。

    那个地方实在偏远,美国的警察只会尽力而不会拼命,程琳报警之后,又打给了卓萱,卓萱开着车到哪里也是过了大半天,到了的时候天色都暗了。

    卓萱看着在山坡下站不起来的程琳,腿都软了,直接带着人去了医院。

    医生说程琳身上的伤其实是没有什么事,只是那座山是完全没有施工动土过的野山,十分危险,还好她去的及时,天色暗了可能会有野狼。

    卓萱吓得直掉眼泪,抱着程琳哭:“你说你是不是疯了,去那干嘛?”

    程琳就说了前因后果,晚上乔一鸣打来电话问她为什么没有回去,程琳就说了前因后果。卓萱觉得乔一鸣一定会过来看望,毕竟这是他的女朋友。

    结果他只是声音冷淡的说了一句:“那你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我这里很忙,抽不出时间来。”

    程琳点点头,之后那边的人就挂断了电话,再之后给他打就一直没有接通过,气的卓萱几乎要用刀把他捅了。

    程琳到好似一直安慰,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卓萱,还是在安慰自己:“他可能真的是忙,再说了,我也是自己摔了的,和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她就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结果她们一起回去,就听说乔一鸣家里的嫂子出了事,他二话不说就赶回了家,去安慰他的好嫂子去了。

    这事只是乔一鸣做的那些混账事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件。程琳可能已经忘了,可是卓萱却一直记到了现在,她没有办法原谅乔一鸣,这个把自己最好的朋友不放在心上,却又织起了网不让她离开的男人。

    程琳也知道卓萱这十有**是想到了什么以前的事情,她忽然觉得有些冷,抱紧了卓萱说:“你不要哭了,我以后一定要做出更多解气的事出来,你要是因为我挂了他一个电话就哭花了脸,到时候肯定要哭死,我舍不得你,到时候狠不下心可怎么办?”

    这话一落下,程琳立马闭上嘴,她说:“虐死他,那个混蛋。”

    程琳笑了,没有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