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怕你晚上睡不好
    程琳小心翼翼的把人接住了,她头上隐约有了一点的冷汗,说道:“你都多么大的人了,还这样不分轻重,要是伤到了宝宝怎么办?”

    卓萱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她笑着说:“怎么会,哪里会有那么娇气,我卓萱的孩子一定要像我一样的生命力顽强,要是生出来个软蛋,每天都磨磨蹭蹭的,我肯定要把他掐死。”

    程琳是真的拿着她没有了办法,这孩子还没有生出来呢,自己的妈妈就已经开始叫嚷着要把孩子掐死的事了。

    程琳笑道:“别忘了,我可是孩子的干妈,到时候就算是你要动手,我也不能让你如愿了……”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卓萱这才皱着眉头仔仔细细的看着程琳:“你这段时间怎么好像又瘦了?是那个王八蛋欺负你了么?”

    程琳摇头:“没有,他虽然不爱我,但是也还算是个好人,家暴这种事还是做不出来的。”

    卓萱咬紧了嘴唇:“那怎么看你现在就真的像是个骨头架子了你是不是生病了?”

    以前的程琳虽然很瘦,但绝对没有到这种地步,现在的程琳就真的是骨感美了。

    程琳不想让卓萱担心:“不应该,我只是最近胃口不太好,你也知道的,那个郑菲林从来都像是个白痴一样。”

    一提到郑菲林,卓萱的话风果然就被带的偏了,嘴里说出来十句话,九句都是再骂郑菲林是个绿茶表。

    程琳只能笑着应和,其实程琳倒没有这么讨厌乔一鸣身边的那些人,以前的时候,他们那么针对自己的时候,她都没怎么在意,现在就更加不在意了。

    怎么说呢,乔一鸣虽然对自己并不能说得上厚道,他不爱自己并不是他的错,他从很多意义上都是个好人,他对哦公司尽心尽力,对家人也是亲近,对待爱情更是坚贞。

    乔一鸣身边的人也没什么错,他们也只是尽忠于乔一鸣,然后看着乔一鸣的态度做事。其实他们对待自己的反应也是基于乔一鸣的态度,只当他对待自己那种温如开水的表现,是无声的厌烦。

    郑菲林也没什么错,她喜欢乔一鸣,就努力去追求。

    他们对待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定义,只是在自己的身上不能定性为“好人”而已。这些人不好,但也绝对没有卓萱说的那样的一无是处。

    听说怀孕之后,人会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吃什么什么香,另外一种就是毫无胃口。看样子卓萱真是属于前者。

    程琳做好了饭菜,看卓萱吃饭的劲头,她都怀疑卓萱的肚子里哪里是怀了个孩子,这分明就是怀了一头牛。

    晚饭没有等韩启非回来吃,韩启非下午有些事,好像是谈了一笔什么大生意。

    程琳在卓萱的家中,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她看了眼挂在墙上的表,已经是六点了。这个时候应该乔一鸣已经回家了。

    是的,程琳没有想错,这个时间乔一鸣确实是已经回家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一回家看到的人竟然是郑菲林。

    乔一鸣环视四周,确定屋子里没有程琳的身影,才自己解开了自己的领带,皱眉问道:“你怎么来了?程琳呢?”

    郑菲林按照程琳说的话那样应和道:“她做好了饭菜,说今天有些事要出去一趟,让我回家帮你热一下。”

    乔一鸣嘴角带了点笑,他就知道程琳还是放不下他的,就连这种小事,都要专门找别人来做。

    晚上乔一鸣在房间里工作,开一个视频会议,他忽然听到了门外有人敲门,他皱了眉问道:“菲林?”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继续说:“程琳姐姐说还给你坐了安神汤,让我也给你热了,怕你晚上睡不好。”

    听到程琳的名字,乔一鸣脸上的表情稍微缓和:“好,你拿进来吧。”

    郑菲林端着那碗苦涩的汤药进屋的时候,乔一鸣抬头对她说了声谢谢,随即就看到了郑菲林身上的衣裳。他不由得有些发愣,这件衣裳他记得。是他以前买给过阮小溪的款式,没想到郑菲林竟然也有这件。

    只是……乔一鸣皱了皱眉,他记得这件衣服价格不菲来的,郑菲林是哪里有的钱?

    乔一鸣被勾起了兴趣,问道:“你这件衣服是从哪里买来的?”

    他说着,一边喝了口安神汤,今天的汤剂实在是苦的惊人。以往程琳每次在送过来安神汤之后,她自己可能都没有注意到,总是会塞进他嘴里些小甜品。

    郑菲林眼神闪烁,回答说:“这件衣服我就是在外面的小地摊上看到的,因为我觉得实在是好看,就买过来了,哥不喜欢么?”

    喜欢,怎么可能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怎么可能会买给阮小溪呢。

    乔一鸣说:“很漂亮。”

    说完之后就没有再继续开口,而是专心在自己的会议上了。

    郑菲林从乔一鸣的房间出来,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有几分的咬牙切齿。她刚刚说的话完全都是按照的程琳嘱咐的,一字不差的说出来的。

    郑菲林没有想到程琳竟然能够对乔一鸣了解到这个地步,竟然他的反应,他可能会说的话都能预料的一点不差。这一点实在是惊人。

    郑菲林躺在沙发上,狭窄的沙发连腿都不能够完全舒展,她躺了一会就觉得难受。这种鬼地方则呢么睡人,也真的能够躺的下去?

    郑菲林这个时候忽然想到,程琳是在这里默不作声的睡了一个多月的。郑菲林以前的时候,一直对待程琳的态度都是鄙夷,因为她实在是瞧不起这个人,只会一味地跟子啊乔一鸣的身后,嘘寒问暖。

    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只是个为男人而活的可怜虫而已,真不知道乔一鸣哥哥是怎么会选择了这个平庸如此的女人。

    但是……直到现在,郑菲林才忽然发现,程琳竟然在乔一鸣身边这个位置上待的这样不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