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们要过一辈子的
    第二天,也不知道那些人用了什么办法,乔一鸣吃过早饭还真的出了门。

    没过多久,郑菲林就来了,她眼神中有对自己无法克制的鄙夷,但还有种光彩十足的期待,好像她只要学会了这些饭菜的做法,还有怎么保护乔一鸣的手指,就真的能成为乔一鸣的妻子一样。

    程琳不太在意,她已经完全不对乔一鸣抱有任何的希望。那种她想要的爱情,和她想要的相濡以沫,互相珍惜,她在乔一鸣的身上已经是不可能得到的了。

    正因为已经充分的明白了这一点,没有了期待,也就没有什么甘心不甘心了。

    现在的程琳真的可以做到心如止水。

    只是程琳没有想到郑菲林竟然会这么不争气,明明已经有了个好好抓住乔一鸣的机会,还不好好的珍惜,她实在是学的太慢了,笨手笨脚,没有任何的天分。

    程琳气的心脏狂跳,只能一点点的不厌其烦的教导郑菲林。

    在程琳的照顾下,乔一鸣倒是脸色越来越圆润,手指也慢慢的换了新皮。

    中间卓萱给她打来电话:“程琳,听说你现在又和乔一鸣和好了?”

    程琳那时候正在教郑菲林做菜,她嗤笑一声:“萱萱,你真的觉得我是个这么记吃不记打的人吗?”

    程琳把乔一鸣的那些事都和卓萱说了,卓萱听了目瞪口呆,她怀疑的问道:“你说的真的是乔一鸣么?”

    “就是那个牛逼哄哄的乔家二少爷,平日里眼睛都长在头顶的乔一鸣?”

    程琳有些无奈,回应道:“对的,是他,就是那个乔一鸣。”

    卓萱在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大,郑菲林听的清清楚楚,她眨巴着眼睛,把话里的每一个字都记下来。

    走了看到她不停乱转的眼球就知道郑菲林再打什么鬼主意,但是她压根不在意而已。她没有和郑菲林争宠的意思,再说了……郑菲林讨厌了她这么久,要是知道乔一鸣喜欢的人其实是另有其人,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卓萱说:“不然你再狠狠心,他找死,你就让他死了好了。”

    程琳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卓萱听到那边的声音,也就不再继续自己嘴里的话了。她知道,程琳这个意思就是她还没有办法做到。

    但是,程琳能做到这样说放手就放手,也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卓萱笑了笑,说道:“那就这样吧,你到时候教会了别人,也就能够脱身了。”

    两个人又说了两句,程琳挂断了电话,继续耐心的教给郑菲林怎么把肉切得不薄不厚。

    晚上乔一鸣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这顿时间,程琳对乔一鸣还算的上好,既然是一个责任,那就把面对责任的态度拿出来,没有感情,就不会有怨气。

    所以程琳对乔一鸣的模样还真就像是两个人之前一样,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乔一鸣好像也就真的忘了自己是怎么把程琳逼回来的,就真觉得这个人不会走了似的。

    乔一鸣问她:“你和卓萱说我坏话了?”

    程琳正在准备晚饭,她抬眼看了乔一鸣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她现在一般话非常的少。是因为压根就不想理会乔一鸣这个人。

    好在以前的时候程琳话也不多,只是以前她是不愿意打扰乔一鸣,怕会让他觉得厌烦。现在动机和以前就完全不同了。

    乔一鸣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他又冷着脸质问了一句:“我什么时候眼睛长在头顶了?”

    程琳倒是忍不住笑了,她放下手上的刀,忽然之间还挺佩服郑菲林这个人,记性还真不错,每个字都能传进乔一鸣的耳朵里。

    怎么学做饭的时候,就没见到她这天赋呢?

    乔一鸣看程琳手上的动作停了,转而坐到沙发旁边开始看电视。

    皱着眉问了句:“你怎么不做饭了?”

    程琳嗤笑一声:“没心情,要不您自己去做?”

    乔一鸣知道程琳这是因为他刚刚的话给自己下马威呢,气的眉头紧皱,最后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进了屋。结果晚饭没吃不成,就连每天都有的安神汤都没有拿进屋子里来。

    乔一鸣气的夜不能眠,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还是下了床,打开房门,来到沙发旁,硬生生把程琳拖着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程琳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现在硬生生被人拉扯起来,她的眼睛里有些迷茫,等到整个人都被压到床上的时候,她这才意识到乔一鸣做了什么。

    乔一鸣的手伸进程琳的睡衣里,揉捏她的身体,她的手指刚刚拆了绷带,肉皮真是半长不长的样子,细小的倒皮抚摸在的身上,有种出奇的诱惑力。

    程琳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清醒,乔一鸣压在她的身上,从她的胸前摸到人的小腹,他紧紧的贴着程琳的耳朵说道:“你最近好像是胖了,腰上都有肉了。”

    程琳冷笑一声,她胖了?

    她看着自己枯瘦的手腕,要不是她长着眼,还真当乔一鸣说的是真的了。她最近瘦的厉害,也没有什么胃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腰上却沉了几分。

    程琳丝毫没有被乔一鸣挑拨的情动,她冷冷的看着身上的男人,在乔一鸣的手指往下探过去的时候,程琳问了句:“乔一鸣,你是想强奸我么?”

    这一句话,如同盆冰凉彻骨的水浇在了乔一鸣的头顶,他有些困惑的看着程琳,以前的时候,程琳是喜欢自己碰她的。

    “你这么觉得么?”

    程琳笑着点头:“当然,你要是真的做了,对我而言,就是如此。”

    说完她好像还觉得乔一鸣的脸色不够难看一样,说道:“对了,我还是有男朋友的人,你别忘了。”

    乔一鸣被气的脸色煞白,他大口大口的喘息,手掌捏上了程琳的脖子。可是还没有用力,他的动作就消散在了程琳冷淡的眼神中。

    很久,他才从程琳的身上翻身下来,他说:“程琳,我是真的想和你继续下去的,所以你就不要故意的用这种话来气我了。”

    说完之后,他还加了一句:“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