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没办法为你生一个孩子
    程琳松开了切尔西的手,她拍了拍男人的后背,示意男人放开手。

    切尔西死死的抱着她不肯松手,程琳索性也就任由他抱着去了,她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还需要再接触一段时间。”

    程琳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之间有了一些愧疚,因为她开始的时候只是想要把切尔西当成一棵大树,用来消灾纳凉,可是没想到会进展到这种程度。

    程琳闭上眼睛说:“切尔西,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可能,我可能……”

    切尔西问了句:“可能怎么了?”

    程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道:“我可能没有办法为你生一个孩子。”

    切尔西看着程琳的脸,眼神复杂的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问道:“为什么?”

    程琳说:“我之前的时候受过伤,一声曾经说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

    她没有说自己为了乔一鸣离开的那个孩子,那毕竟是曾经的事,在切尔西的面前说出来,实在是不太合适。

    切尔西这才舒了一口气,他大手揉了揉程琳的头发:“我还以为是你不想为我生个baby,原来是这样,没有关系的亲爱的,现在的代孕技术这样发达,这不是问题。”

    程琳笑了笑。

    切尔西又说:“当然,你要是不喜欢孩子的话,我们不要也是可以的。”

    程琳愣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那你这样大的家产身后无人怎么办?”

    切尔西笑道:“大不了就捐出去,人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什么放不下的?”

    程琳没有接下话茬,她看着切尔西畅想两个人以后的日子,那样的神采飞扬,满是憧憬。带着她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都画出来些笑容。

    程琳在切尔西的家中带了三天,在第三天的晚上,她正陪在切尔西的身边作画,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郑菲林的。

    程琳想了想还是接通了,不是因为她想接,而是因为她还是想从郑菲林的嘴里听到乔一鸣是不是还活着。

    郑菲林自己都没想到程琳会接通她的电话,她尖叫崩溃的哭着,道:“一鸣哥哥在你的家里,不让任何人进去,他已经三天都没有出来过了……”

    程琳的心脏瞬间收紧,她说:“他不让你们进去,你们就真的不进去了?怎么这个时候就这样听话了?要是快死了就赶快把他搬出我的屋子,别让他死在我房间里,晦气。”

    郑菲林说:“你以为我们不想去把他带出来么?他手上有枪,谁只要一进门就开枪打谁,谁愿意去送死?”

    “那就让他饿死在屋子里吧。”

    程琳挂断了电话,她坐在切尔西的身边。男人在她接通电话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接着就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

    他不想干涉程琳的决定,虽然两个人现在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是他们谁也没有限制彼此行为的权利。

    程琳嘴唇干涩,她舔了舔唇瓣,脑子里全都是乔一鸣手腕上的针眼,还有那张苍白的脸。

    程琳最后还是坐不住了,她起身对切尔西说:“我有些事,要去处理。”

    切尔西放下手上的笔,回头看她,脸上依然温柔:“用不用我去送你?”

    程琳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已经这个时间了,就不用麻烦你了。”

    程琳整理了自己的衣裳,往屋外走,身后的切尔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你以后还回来么?”

    程琳笑了笑,她没有回头,说:“等到事情解决了,你想我了,我还是会回来的。”

    程琳说完,就匆忙的出了切尔西的别墅大门。

    她打了个的士赶回自己的家中,她小小的房门口竟然聚集了一群人,程琳多多少少都见过他们,是乔一鸣的心腹们,还有他的左膀右臂。

    郑菲林在最靠近门的位置,她哭的稀里哗啦,一副窝囊的样子,好像是乔一鸣已经死了。

    程琳叹了口气,这次没想到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她咬了咬牙,问道:“他还活着呢么?”

    有人回了一句:“还有力气开枪。”

    “好。”

    程琳听到他的话之后,直接打开了屋子的门,乔一鸣的声音从沙发处传来,声音十分沙哑:“出去。”

    黑漆漆的额枪口正对着房门,十分吓人,郑菲林这个时候就躲在了最后面了,她只敢睁着一双眼睛往里面看。

    程琳说:“出去?从哪里出去?从我自己的家里么?”

    乔一鸣听到程琳的声音,忽然之间没有了动静,只是黑漆漆的枪口还是对着门外。程琳问身后的人:“营养针在哪?”

    有人把针放在了程琳的手里。

    程琳关上房门,丝毫都没在意那黑漆漆的枪口,她走近屋子,来到乔一鸣的身边。

    男人消瘦了不少,就连嘴唇都是不正常的惨白,他指尖上血肉模糊,他这三天他应该都是坐在这沙发上,沙发罩上全都是男人手指上的血痕。

    程琳咬咬牙,抓过来乔一鸣的手,她给乔一鸣打了一针营养针,把针头扔了,随后就起身往别的地方走。

    乔一鸣下意识抓住了她的手:“你要去哪,又要去切尔西的家里?”

    程琳看着乔一鸣漆黑幽怨的眼神,她叹了口气,轻轻拍了下乔一鸣的手背,说道:“我去给你做些粥吃。”

    她这样说了,乔一鸣才放开手,让她到厨房里去了。

    程琳洗了米,等到把粥都坐在火上了,出门进了自己的卧室,她拿了一管药膏,还有绷带出来。

    她蹲在乔一鸣的身前,握住乔一鸣的手,指尖上沾染了药膏,一点点的帮他涂抹。程琳看着这双原本晶莹玉润的手变成了这样的凄惨模样,不能说不心疼。她上药的时候,十分用力,她故意让乔一鸣疼的。

    乔一鸣用伤害自己的行为让程琳明白,自己原来还是在乎他,还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甚至也不想他过得不好。

    乔一鸣皱眉,说:“疼。”

    程琳冷笑:“忍着。”

    疼?能有多疼?总不会有自己的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