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想你了,真的
    程琳就算是在面对着自己的孩子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一样,这样的期待。

    那个自己的孩子,带给自己的,只有绝望。

    程琳说:“这个孩子生出来,我不要做她的姨,我要做孩子的干妈。”

    卓萱摸了摸程琳的头发,嘴角勾起微笑:“那是当然的,就算你不愿意,我也要硬生生按着你的头,让你把他当成自己的干儿子干女儿。”

    天色很快黑了,韩启非开车来接卓萱回去,卓萱和程琳摆了摆手,说了再见。

    程琳走到阳台把花草又浇了一遍,给花花草草修剪了杂乱不堪的枝叶。她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门,她想了想还是给切尔西打了个电话,那边的切尔西十分的忙碌,他压低了声音和她说话,应该是在开会。

    程琳说:“记得早些回去,早些睡。”

    切尔西话语温柔:“好的,亲爱的,我知道了。”

    说完程琳就挂断了电话。

    她打了个哈气,前两天她接到了一个单子,有个小画家租了她的展厅,要展一周。前天已经开始展览了,这一周以来不会有新的单子,也不用进行新的装修清洁。

    程琳还是非常闲在的。

    她想,明天就去一趟医院,好好的做个身体已检查,她得好好的善待自己。

    程琳正打算回自己的房间睡上一觉,外面的大门却忽然之间被人打开了。

    程琳全身上下一个激灵,她看过去,不会是招贼了吧!

    她没有来得及躲藏,客厅的门就已经大开了。程琳借着月光看过去,一时间愣住了,是乔一鸣。

    程琳皱眉:“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乔一鸣像是进了自己的家一样自在,冷着脸说:“不是你给我的钥匙么?”

    程琳好像记得以前自己还是给过他自己家的钥匙,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到过她的家中去过,哪怕是程琳曾经百般请求,这个人都没有屈尊进过他的家门。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都已经搬过家了。

    程琳想了想,可能乔一鸣压根都不记得自己还是搬过家的人吧,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事情从来都不上心,也从来都不注意。

    要不是因为要叫她的名字,恐怕连她的名字都会忘记。

    他只是习惯了自己在身边,但是却从没有想过要了解她。程琳说:“你这是私闯民宅,你要是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乔一鸣看了程琳一眼,却径直走到了程琳面前,撩开自己的袖子给她看自己手上的针眼,密密麻麻十分的触目惊心。

    程琳冷笑一声:“你这是吸毒了?”

    看乔一鸣现在这个憔悴的样子,还真的像是个瘾君子。

    乔一鸣摇头:“你走了之后,我就吃不下别人做的东西,只能靠打营养针。”

    程琳嗤笑一声:“那又怎么样?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就连朋友都不算是,你跑到我的面前卖惨实在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乔一鸣说:“我想你了,程琳,真的。”

    乔一鸣已经慢慢发现自己已经真的离不开她了。

    可惜了,现在的乔一鸣觉得自己离不开程琳,但是程琳却已经不想再照顾他。

    程琳冷淡的开口,说:“你快点从我的房间里出去,你要是不走,我真的报警。”

    说着,程琳就已经拿起自己的手机,作势要按下去。乔一鸣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打开了程琳家中的冰箱,把中午程琳为卓萱做的剩饭端出来,从厨房抓了根筷子就开始吃,也不管究竟是多凉。

    程琳咬着牙拨通了警局电话:“您好,我这里有人私闯民宅,地址是……”

    程琳爆出了自己家的位置。放下电话之后,就冷冷的看着乔一鸣吃着这些残羹剩菜。乔一鸣已经很久都没有直接吃进去过东西,现在猛然吃到性寒的食物,他的胃中一阵阵的翻绞,像是有刀在搅,才吃了几口,就跑进厕所,忍不住把东西又都吐出来。

    程琳跟着乔一鸣一起去的厕所,她看着乔一鸣呕出来的东西里夹杂着大量的血丝。她的头又忍不住隐隐作痛,她扶住门板。

    脸色甚至比乔一鸣还要苍白。

    乔一鸣走出来,又到了桌前,继续抓起筷子,他的指尖上皮屑脱落,现在正斑驳着血肉,他握着筷子,上面留下殷红。

    程琳头要炸了,她走到乔一鸣的面前,把乔一鸣面前的筷子抽出来,饭菜从他手下撤出

    ,端着去了屋里加热。

    程琳说:“你要是吐死了,到时候你再怪罪我是我把你毒死的。”

    乔一鸣知道程琳是在怪他之前因为吃不下其他人做的东西,所以就怀疑是程琳在自己的饭菜中做了什么手脚。

    乔一鸣其实没有那种想法,但是他手下的人并不是像他那么信任程琳,他们去调查的这件事,还惊动了卓萱和韩启非。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乔一鸣就是觉得程琳不会害他,以前她深深的爱着自己的时候不会,现在就算她这样的决绝,她也不会做出什么真的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其实程琳说的没有错。

    是他把程琳的爱看得太过于理所应当,甚至就连现在都没有扭转过来自己的想法和态度。程琳就是他的这种想法根深蒂固,已经到了无法拔除的境地。

    程琳把剩饭剩菜热了,想了想,又给他做了个木须肉。乔一鸣在程琳的身边看着,眼神十分的贪婪,就像是几百年没吃过饭一样。

    程琳自己抄完了菜,又把饭菜端到桌子上,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她使劲的把手上的餐碟狠狠的摔在桌子上:“吃吧。”

    乔一鸣习惯了程琳,其实程琳又何尝不是习惯了乔一鸣,照顾他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程琳十分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刚刚见到这个男人手上的血迹,在看到他身上的针眼,在看到他呕血的时候,心疼的手指都在颤抖。

    程琳坐在凳子上,她的眼神毫无焦距落在了房间的一点上。只是虽然还是会心疼,她却真的不想要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