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她把所有爱都给了一个人
    程琳已经下定决心,接下来的人生要好好的对待自己,就更不愿意让这些药物摧残自己的身体。

    疼痛忍一忍总还是能够过去的。

    程琳脑袋里想起来今天见到的乔一鸣,那个人实在是瘦了太多太多,身上的衣裳的搭配也并不适合他。他的手指脱皮十分厉害,已经剥落了表皮的保护屏障,露出血肉模糊的红肉。

    乔一鸣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忙的时候,一整天都在开会,手指都在键盘上推来敲去,她这么娇贵的一个人,手指上的皮肉那里经得起这么折腾,就发展成了过度使用型脱皮。

    严重的时候,乔一鸣的电脑上都会沾染了他指尖上的血。乔一鸣不是个窝囊废,就算是十指破损,缠了绷带,会议和策划书还是要继续准备下去。

    程琳是最心疼的,她是不愿意让乔一鸣受委屈的,当时为了解决他这个毛病,程琳想了无数种的办法,后来好不容易才把人的手指保养回来。

    乔一鸣的身体是被程琳娇贵惯了,哪怕是现在程琳已经和他没有了什么关系,但看到自己曾经放在手心里好好疼的人落到现在的这个模样,还是有些不忍。

    程琳身上黏黏糊糊,她撑着身子起来,走到阳台上,这里的花草原本都枯萎的如同濒死,可奈何以前的时候程琳把他们照顾的太好,只要重拾起来,一点阳光水雨都能够让他们重新变得生机勃勃。????程琳蹲下身子,她看着眼前的花木,嘴角勾了一点的微笑,又浇了遍水,才回到了浴室里洗澡。

    等到她神清气爽的出来,头疼好像都好了一些,可是自己的手机却亮了。

    程琳看了一眼号码,是乔弈森。

    她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今天乔弈森是一定会打电话来给她的,今天见到乔一鸣这件事一定是会引起他的反弹。要是乔一鸣要闹起来,恐怕乔弈森这个做大哥的都不大好应对。

    乔一鸣对待工作的那种不要命的劲头,要是转移了目标,也真的很让人难熬了。

    程琳看了手机很久,第一次手机屏幕是暗下去了,可是不过两分钟就又响了起来。

    程琳知道,这个电话要是她不接,乔弈森就会找过来。

    “喂,大哥?有什么事么?”程琳接通了电话。

    那边的人楞了一下,随后有个女声传过来,竟然又是阮小溪:“程琳,是我,我是阮小溪。”

    程琳皱眉,但还是客气的问道:“那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么?我已经准备睡下了。”

    程琳不愿意和阮小溪再有更多的话说,以前的时候,她和阮小溪的关系其实还不错,只是她毕竟是乔家的人,她现在已经不愿意和他们家的人有关系,阮小溪……也就算了吧。

    阮小溪说:“程琳,我之所以会用奕森的电话打给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接我的电话,我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程琳忍不住笑了,她从来没有责怪过阮小溪,怎么她就是不明白呢?

    其实她不愿意理会阮小溪,不是因为在乔一鸣不见踪影的时候,阮小溪的避而不见,还有乔弈森的袖手旁观。更不是因为那个已经死掉了的孩子。

    程琳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身体,那个孩子就算没有在那个时候离开,她也不可能留的住,她在乔一鸣的身边实在是太过于疲惫,她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乔一鸣一个人,她像是奶奶在照顾孙子一样,事无巨细的照顾着他的生活。

    她已经在养一个孩子,已经无暇去再养一个了。

    程琳说:“好,我接受你的道歉。”

    这次轮到阮小溪愣住了,她没想到程琳竟然这么豁达。

    其实程琳不是豁达,而是真的没怎么因为这一件事怪罪乔一鸣。她如今只是不愿意和乔家的人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剪不断的联系而已。

    阮小溪愣了愣,继续说道:“程琳,我还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程琳皱眉,握着自己的手机说道:“如果是乔一鸣的事情,那就不用了,我真的累了,想要睡了。”

    阮小溪听到电话那头,程琳打了个哈欠的声音,她这次是真的确定了,程琳是真的不想要再乔一鸣的身边了,可能她也不愿意在见到乔家的人。

    她竟然能够决绝果断到这种地步。

    阮小溪说:“我只是想说,我和奕森要回国了,那边出了些事情,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去。”

    阮小溪的话如同一个重磅炸弹在出了的耳边炸响,她皱紧了眉。阮小溪的意思是乔弈森过些时候已经不可能在纽约牵制住乔一鸣。

    程琳轻轻的“嗯”了一声,说了句:“谢谢你的提醒。”

    阮小溪在电话那头说道:“程琳虽然之前我可能在某些事情上做的稍微自私,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也是没有更多的选择,逃避是我唯一的出路。”

    “请你记住,我阮小溪一定先是你的朋友,再是乔一鸣的嫂子,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难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坷,你就告诉我,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朋友的。”

    出路愣了很久,才终于笑了,点了点头,说:“好。”

    这个电话到了这里就挂断了。

    程琳原本已经不再疼痛的头又开始有种难以言说的难受起来,就连带的小腹都开始隐隐作痛。程琳算了算自己的日子,这次例假已经推迟了半个多月,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情况。最好抽个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

    她可不像刚刚逃出泥潭,就被带进阴曹地府去了。

    程琳扶着墙一点点的往屋子里挪,她倒在床上,捂着小腹蜷缩成一团,整夜睡得都十分的不安宁。

    梦里的乔一鸣就像是个恶鬼一样,死死的追着她不肯放手,那副模样已经完全不是她喜欢的那个乔一鸣。

    第二天,程琳醒来,有人在门口敲门,大喊大叫:“程琳,快开门啊,太阳晒屁股了。”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