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这个蠢女人
    郑菲林以前从未见过这样恐怖的眼神,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郑菲林叫嚷道:“你这个奸夫,还有脸跑过来质问我了?”

    程琳脸上是黏腻腻的橙汁,就算是用纸擦的干净都还是黏的难受。

    切尔西回过头看了她一眼:“亲爱的,有事么?”

    程琳摇头:“没事。”

    说着程琳站起了身,她的头发还有些湿,她推开拦在她身前的切尔西,笑着看着眼前的郑菲林:“怎么?觉得解气了?”

    郑菲林乔一鸣的学妹,当年郑菲林被家里的人买到了夜总会,夜总会的人来学校抓人,是乔一鸣救了她。

    乔一鸣是去学校谈一个投资项目的,没想到却救来了一只可怜的猫咪。????程琳在乔一鸣的身边的时候,郑菲林每个月的资助都是通过程琳的手发下去的,程琳开始的时候对这个孩子的印象不错。

    可是有一次她去学校给她送些生活用品,她听到郑菲林告诉自己宿舍里的人,她被乔一鸣包养,两个人多么柔情蜜意。程琳听后一笑,直接推门进去,放下手上的东西,掉头就走。

    之后还还是会每个月给郑菲林打钱,只是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乔一鸣也提出过自己去学校看望郑菲林,看她的生活非常拮据,是不是要“帮助”的多一点。程琳听后从来都没当一回事,没说话但也没有多给过一分。

    想必这个“拮据”也是郑菲林亲口告诉乔一鸣的,但是程琳每个月都会给郑菲林两千的大学生活费,虽然不算是阔绰,但要是吃饭的话也是绰绰有余。

    郑菲林身上的债务都已经帮她还的清楚了,他们是愿意帮助这些困难的人,但不是去供养。程琳希望郑菲林能够想的明白。

    如果觉得拮据,还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打工。

    可惜了,这个女人太愚蠢,一直都没懂人活着还是要靠自己,靠别人的话,终究是不能有尊严的活下去。

    郑菲林没想到程琳会这么问她,一时间她的眼睛里有些迟疑,但还是十分铿锵有力的喊了出来:“没有,我没有解气,像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应该去死。”

    程琳听了,不由得笑出了声。

    瞧瞧,这还是一个小孩子,怪不得在乔一鸣的身边纠缠了这么多年,这个男人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其实从某些程度而言,乔一鸣因为自己深沉的心机,是比较喜欢阮小溪那样单纯明媚的女孩子。

    但是请记住了,单纯不是愚蠢。

    眼前的这个郑菲林就刚刚好把自己的天真烂漫,作成了愚蠢。她长得可爱,应该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然后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贝吧。可那不代表自己也要纵容她的无理取闹。

    乔一鸣这个时候也已经走过来,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闹剧,他没有制止郑菲林的胡闹,反而眼神中还有些悠然,明显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在她瞪眼的时候,程琳嫣然一笑,忽的抓起桌子上装了威士忌的酒杯,一杯烈酒就泼在了人的脸上。酒水溅进人的眼中。

    女人的尖叫声在自己的耳边响起,程琳的眼睛里带了笑,看着郑菲林瞎着眼睛缩进乔一鸣的怀中。

    洋酒的度数一般都很高,估计这一下去,郑菲林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程琳自认为自己的脾气还算不错,只是那不代表她就会让别人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她这辈子的卑微软弱只是给了乔一鸣一个人。对待别人都从都是锱铢必较,有些小事她也不会太过于在意,也就能一笑而过。但是她要是想要在意的事情,那就真的是要好好的计较计较了。

    切尔西也没想到程琳竟然会有这么快准的行动,他的眼睛里闪过一点赞许的光,这才是他喜欢的性格,绝对不会软弱。

    程琳笑道:“对不起,手滑。”

    乔一鸣怀中抱着郑菲林,郑菲林的眼睛被酒精灼的通红,眼泪哗哗的往下掉,死死的抱住乔一鸣的手腕,哭的稀里哗啦:“哥,哥,我的眼睛瞎了……”

    乔一鸣冷冷的看着程琳,说:“我从没想到过你会这么幼稚。”

    以前程琳在他的身边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来挑衅,但是程琳都是极其巧妙地避身出去,从来没有过正面的冲突。

    其实程琳不是没有怨言,只是那个时候他为了维护这个男人的面子,所以宁可自己一个人委屈些。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的那些委屈已经被乔一鸣当做了理所当然,好像自己就还真的不能有些脾气了。

    程琳挽住切尔西的手臂,她笑的温婉:“对不起,我现在的爱人,就是把我宠的这么无法无天。”

    切尔西水碧色的眼睛中有温柔闪过,他递出一张名片给乔一鸣:“如果令妹有什么事就拨打这个电话,我的助理会解决这些事情。”

    切尔西的钱根本多的用之不尽,就算是帮郑菲林换双眼睛,对这个男人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程琳隐约能够感觉到,切尔西现在算是正面和乔一鸣宣战。

    两个人走出这家餐厅的时候,郑菲林的哭声还在餐馆里响起,听起来十分的嘈耳。

    程琳嗤笑一声。

    郑菲林,你要搞清楚,我没欠你家哥什么,你要喜欢他,就好好的把人绑住,最好也就别让他来找我的麻烦,已经过去了的事,彼此放手都好。

    切尔西吧程琳送回了家,程琳说:“实在是抱歉了,我说好了今天陪你吃饭,结果却因为我的原因扫了你的兴。”

    切尔西摇头:“没有关系,我们今后还有一生的时间来陪伴彼此,你先回家洗个澡。”

    程琳点头,在进门的时候,切尔西在她的身后说道:“还有以及那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亲爱的,你今天的举动太漂亮了。”

    说完之后,切尔西就驱车离开。程琳笑了一声,也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刚刚置身到黑暗之中,就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她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她的头很疼,但是最近她不太敢吃止疼片和安眠药了。

    因为吃下这些药片,自己的肚子里就像是刀搅一样的难受。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