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
    五年的痴情已经变成了一条绳索,紧紧地把她捆绑,想要解开也需要一点的时间。

    程琳看着眼前的话:“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为什么你不尝试画一些油画呢?”

    切尔西想了想:“我记得,但是我真的想要画好中国风的画。”

    程琳笑了笑:“你这样的想法最好尽快抛弃,你觉得什么是中国风的画呢?就是像你画的这一幅嘉兴烟雨楼么?”

    “为什么我找不出这幅画的毛病却皱了眉呢?”

    切尔西摇头:“不知道。”

    程琳笑了:“那是因为你这幅画画的实在是太过于中规中矩,没有一点的特色,我说他的水平很多大师也不过如此。你以为这是夸奖么?”

    切尔西的脸色沉了下来:“你的意思是,只要可以被复制的画,其实并不算是出彩对么?”

    沉了说道:“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要是画,就会被模仿,但是问题是在于你是要做那个模仿者,还是创作者。”

    沉了看着眼前的那幅画,她指着上面的嘉兴烟雨楼:“你这幅画,是模仿者。所以就算是再完美,我也是会皱着眉看完。你明白了么?”

    切尔西看着自己眼前的画,忽然叹了口气:“你说我是不是压根就没有这份才能?”

    程琳摇头:“不,你的才能出乎一般,只是你太把自己规划在框架中了。”

    “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国画师么?他们不单是拘泥于这样的一个中国画中,他们有多少人医生都在励志于融合中西的文化,画出自己的东西出来?”

    程琳继续说道:“所以我问你有没有想过画油画,不是想说你在丹青这方面没有才能,而是希望,你能够把自己的思路打开。”

    切尔西沉默了一会,忽然之间,眼神一亮,他神色之中有了些难以抑制的激动:“我懂了。”

    程琳笑了笑,他还是由衷的为切尔西感觉到开心。

    切尔西说:“我现在是真觉得能够遇上你,是我三生有幸。”

    程琳那里承受得起这样的夸奖,她忙着开口:“遇见切尔西先生,也是我三生有幸。”

    两个人的眼睛中有一种共同的东西,在这一刻交融在一起,切尔西忽然觉得中国古时候说的知己也莫过于此吧。

    两个人又谈论了一会,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乔一鸣真的安静了很多,就算偶尔有乔家的电话打进来,她挂断之后,也就没有了第二个。

    程琳在切尔西的家中也住了一个月有余,白天的时候,她偶尔也会去一下自己的展厅,晚上偶尔也会为了切尔西做上一顿饭,饭后两个人会再讨论一些绘画上的问题。

    时间匆匆,程琳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下去,终于某天晚饭之后,程琳提出了自己要搬回去住的事情。

    程琳觉得切尔西也肯定已经快要烦死她这个赖在自己家中不走的怪女人了。

    客户是程琳万万没想到,切尔西竟然阴沉了脸,就连一下那个挂在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他好像是想要说出些什么,可是最终只是说:“好,明天么。”

    程琳点点头:“就明天吧。”

    切尔西说:“我送你。”

    “啊??”里这下可是真的闹不清切尔西究竟是怎么想的了,她来的时候本身就没有带什么,最多几件换洗的衣服,也真用得着切尔西这个大忙人来帮自己吗?

    程琳连忙说:‘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

    切尔西看了她一眼,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离开了餐桌。

    这一个月以来,切尔西开始还会想程琳什么时候会离开,但是第一个星期过后,他就已经完全没有了这种用想法,好像就觉得这个女人就会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虽然她也从没有承诺过这样的事情。

    但是他真的是这样的相信着的。

    一点也没有怀疑,所以在程琳说要走的时候,他才会这样的失态。

    当天晚上,切尔西失眠了,就算是有程琳的安神汤,他也没有能够闭的上眼睛。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他的脑子里就全部都是程琳那张脸。

    切尔西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在这一个多月的接触中,不知不觉的爱上了这个人。

    切尔西想明白之后,忽然之间精神抖擞。

    他们这种浪漫多情的法国人,一向就是勇敢大胆的追求爱情的人种,只要喜欢了,那就去追求好了。

    而且,最近程琳还刚刚分手不是么?

    第二天,切尔西还真的帮程琳搬了家。

    程琳找了个手提袋,包了自己的两件衣裳,觉得切尔西真的是小题大做了,至于么?也不会累端自己的手。

    等到到了程琳的家中,切尔西也跟着进来参观了一番,他的眼睛落在阳台上,大量枯死的花草上。

    当然程琳也注意到了。

    这顿时间她没有回家,家里的花草也疏于照护,已经在干涸中,几乎全部枯死。

    程琳愣住了,她好几秒种才忽然回过神来,去结了水倒进花盆中。她看着温凉的水一点点的浸透到水中,她心里木然,不知道他们究竟还能不能活过来。

    切尔西站在程琳的身后,他看到了程琳惊慌的神情,竟然也端了碗水过来,陪她一起灌溉草木。

    程琳回头看着眼前的人,她说:“切尔西,我自己来就好了,你要是工作上还有什么事的话,就感觉快去忙吧。”

    切尔西摇头:“我今天是专门腾出来的一天陪你搬家。”

    说完,男人忽然有些可怜的看着程琳:“你在我家中住了那么久,不回我刚刚到了你家,你就把我轰出去吧。”

    程琳被切尔西逗笑了:“怎么可能。”

    当天晚上,程琳留下切尔西在家中吃过晚饭,男人走之前,对程琳说:“我喜欢你,程琳。”

    程琳愣了,一时间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

    切尔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还有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