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现在可是我女朋友
    卓萱在程琳出门的时候,对她说:“你那比打给我的钱,我给你打回去了,我知道你这段时间不容易,等你有钱了,我一定要把这钱要回来,你知道了么?”

    程琳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上面果然有一个转账短信,她不由得有些头大:“卓萱,我……”

    “你什么你?我说了是借给你的,就是借给你的。”

    程琳叹了口气,最后又回到卓萱家中,拿了根笔写了张欠条:“我真的是借的你的。”

    卓萱不耐烦地点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这个是我借给你的。”

    只是程琳不知道,在她刚刚出了房门的时候,卓萱就把那张借条撕了,扔在垃圾桶里。

    韩启非在她身边,抱住她的腰:“今天我表现得好不好?”

    卓萱想起刚刚在院子里韩启非明明恨不得上来把程琳轰出去,但是还是强忍着露出笑容的模样,她看了眼自己身后的男人。

    韩启非为了她做出了太多太多,哪怕是她这个铁娘子都忍不住为之动容。卓萱吻了韩启非的唇:“今天做的特别的好,赏了。”

    韩启非加深了这个吻,抱着人压倒在沙发上。

    卓萱忽的想起程琳孤寂的背影,她搂紧了身上的男人,程琳也一定会找到一个真正懂得疼惜她的人。

    程琳有钱了,虽然还是借来的。但是手上毕竟还是有钱了,她这次是打了个的士回去的,她最好还是早些回去帮切尔西做饭。

    可是程琳紧赶慢赶,到了家中的时候,切尔西还是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客厅巨大的沙发上肚子和自己的笔记本开一个视频会议。

    看她回来了,男人的脸上带了一点的笑容,他的语速快了几分,尽快的结束了这个会议。

    转而对程琳说:“你回来了?”

    程琳实在是不好意思,道:“实在是抱歉了,我今天回来晚了也没有做饭。”

    切尔西看着程琳,有些好笑的问道:“做饭?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和我道歉?你也不是我们家的下人,你是我们家的客人,如果想要做的话,当然是可以。但是那并不是义务。”

    切尔西忽然想起昨夜的那一碗安神汤,他笑道:“还有,我要谢谢你的安神汤。”

    程琳一时间有些愣了,因为男人这样豁达的言辞。

    程琳忽然意识到这才是正常人的相处模式,切尔西帮她也是顺便的事情,也是出于他自己意愿,并不是就说非要自己当牛做马的报答了。

    切尔西说:“我很开心,能够有一个你这样的女性朋友,是你让我看到了除了我的母亲之外,另外一个独立有主见的东方女性。”

    程琳:“那我是在非常荣幸了,能够成为切尔西先生的朋友。”

    佣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虽然程琳是不觉得好吃,但还是勉强吃了一些,在晚上的时候,程琳依旧给切尔西熬了安神汤,让人送过去。

    正准备睡下,自己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程琳一时间愣住了,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屋外的人说:“我是切尔西。”

    程琳当然知道是切尔西,除了他,应该也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敲客人的房门了。

    程琳觉得这个时间有些诡异,虽然她不认为切尔西会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心思,但还是小心一些来的好。

    “请问您有什么事么?我已经睡下了。”

    切尔西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其实我没有什么事,如果你已经睡下了的话,我就不打扰了,我刚刚完成了我的又一幅画,原本想让你点评一下的。”

    程琳忽然舒了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个。

    “没事的,切尔西先生,我收拾一下马上就出来。”

    程琳在某些程度上还是十分的喜欢切尔西的画的,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上的确是有着难以想象的才华,只是他自己画地成牢,让自己被束缚在了方寸之地。

    切尔西道:“其实不用了,你要是已经睡下了,就不用……”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程琳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女人的脸上带了一点温和的笑容,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温婉。

    切尔西不由得想起了前日在医院遇上的那个毛头小子,他说出来的话简直可以说把他们之间所有的可能断绝了。

    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之间究竟发生过些什么,听起来好像是以前的时候那个小孩子不够珍惜。切尔西嗤笑一声,这么好的女人都不珍惜,早晚会有他后悔的那一天。

    程琳说:“不,比起睡觉,我还是对切尔西先生的作品有兴趣。”

    切尔西做了个请的动作,两个人一起来到了画室,上面是另一张画,依旧是嘉兴烟雨楼。程琳看了几眼,就又皱了眉。

    切尔西知道这画应该是还有些什么问题,但是他倒也不觉得恼怒,反而是虚心请教道:“是还有什么么问题么?”

    程琳提出意见之后,他就已经好好的去查了古典书籍,在书中了解到了在那个时候的烟雨楼究竟是什么模样。

    程琳摇摇头:“没有,你的这幅画没有任何的问题,你的意境和实物都非常的好,你现在画出的东西,很多丹青大师的水平也就如此了。”

    切尔西听到程琳的夸奖,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有些不够满意呢?”

    程琳笑了,她转头对切尔西说:“你就这么在意我的情绪么?”

    切尔西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了一句:“那是当然了,毕竟,你现在可是我的女朋友。”

    切尔西的语气中带了点调戏的意外,程琳笑了笑,没有接他的话。她感觉到切尔西好像对自己好像是有了那么一点的好感。

    程琳是非常希望能够从上一段感情之中脱身,但是她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切尔西出现的时机很对,但是这份好感,她这个时候还没有办法回应。

    她不能说自己现在午夜梦回,还是会梦到乔一鸣那张脸。她却是已经不想和他在一起了,但是那么久的感情也并不是说能够完全放下就会完全放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