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他不值得
    只是程琳没想到,在十几年后的现在,她还是记得这句话,甚至还要为她拼命。

    程琳拦在车前:“卓萱,你冷静一点,快点下来,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你不要这么激动。”

    程琳一点也不怀疑,只要这个时候她没有拦住卓萱,以后说不定会出些什么事,卓家的人不单单是卓萱,卓父卓母对她也是亲切。要是卓萱真的因为她出了什么事,她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卓萱嘴唇抿的很紧:“我绝对不能让想杀了你的人,好好的活着。”

    程琳看到了卓萱眼睛里的泪,她心里难受的厉害。她忽然想到自己为了乔一鸣,这几年过年都没有和卓萱发一个短信。这个人竟然还是对她保持了原本的所有的感情,甚至沉淀的更深。

    是她程琳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自己。

    程琳说:“乔一鸣不会杀我的,他还是没有那么丧心病狂。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

    “还有,他这种人,不值的你为他的命付出自己的一生。”

    程琳说:“卓萱,你下车,我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卓萱看了程琳很久,这才终于从自己的车上走下来,一向坚强自持的人,下来的时候却哭花了脸:“程琳,我舍不得你啊,他乔一鸣凭什么,把我的宝贝这么糟蹋。”

    卓萱是在韩启非那里听说了,程琳流过产的事情,甚至他知道了程琳的身体状况,可能以后都不会有孩子了。

    卓萱听了之后,要不是韩启非死命的拦着她,她真的能够拿着刀去把乔一鸣捅了。

    当年她就是不喜欢乔一鸣对程琳的态度,但是她更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阻止程琳的飞蛾扑火。当时她侥幸的想,说不定酸藤能够结出来甜果呢?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

    可是没想到过了几年,程琳回来了,但是却是带着一身的伤痕,还有一脸无奈的微笑。

    卓萱的心都要疼的碎了。尤其是看到程琳给自己的那笔钱的时候,她晚上和韩启非大吵了一架,说以后他要是再敢对程琳摆脸色看,她们之间就彻底的完了。

    程琳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家庭的温暖,卓萱是最心疼她这一点的。

    卓萱看起来有很多路可以走,她没有任何的顾及顾虑,因为她的身边没有人会阻拦。但是谁知道这种孤苦伶仃的感觉?

    很多时候卓萱都会从梦中哭醒,她害怕程琳这一辈子都不会找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孤苦一生。

    她太过于在乎自己的这个朋友了,但是有又清楚自己的友情还是和爱情不同的。

    程琳笑了笑:“怎么就糟蹋了,你说乔一鸣的那张脸,我就陪他睡了三年,也不算亏,从某些程度上来说,我还是赚了,不是么?”

    程琳说的豁达,要不是卓萱知道她帮乔一鸣挡了一刀,不知道程琳流过产,她还真的能把她的话当真。

    程琳帮卓萱擦了擦她的眼泪:“别哭了,我这还没死呢,你哭什么?”

    卓萱说:“不然你跟着我吧,我们一起一辈子。”

    程琳像卓萱的身后挤了挤眼,卓萱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只看到韩启非站在那里,脸上都是隐忍。有气也不能发出来的样子,逗得卓萱笑出了声。

    程琳说:“要是真的这样的话,恐怕我没有被乔一鸣撞死,也要被你们家的韩启非掐死了。”

    说完,程琳也笑了。

    卓萱的心意她真的心领了,但是她也没有程琳想的那么弱,她不是一个人就活不下去。她虽然不再年轻,但是也还不算老,抓紧时间的话,再找一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程琳的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口子,都是被树枝还有林子里不知名的草划破的。

    卓萱帮她处理身上的伤口的时候,看到了程琳腹部的一个刀口,她眼神迷离,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手指已经划到了伤口上。

    已经过了这么久,这个刀口依旧是那么的狰狞,不难想象当时捅进去的时候究竟是有多么的凶险。

    程琳握住了卓萱的手,笑道:“没事的,都过去了。”

    卓萱眼神深沉,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这么傻?”

    程琳耸耸肩:“那个时候可能是真的疯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卓萱说:“不管以前是为了什么,你以后都不许这样做了,不管是为了谁。”

    程琳只能一个劲的点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哎呦,你轻一点,我的背上还有伤……”

    “还有我这次来还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处理好伤口之后,程琳拉着卓萱的手臂往屋外走:“我找到新的男朋友了。”

    这下眼泪还没擦干净的卓萱彻底的愣住了:“你……你说真的么?”

    程琳笑了笑:“当然是真的了,我现在就住在他的家里,他也很有钱,应该能保护的了我不被乔一鸣折腾。我这次来就是专门为了告诉你这件事。”

    卓萱看了眼眼前瘦成了一条竹竿的人:“你可不要骗我,就你这副模样,还能被有钱人看上?”

    程琳嗔怪道:“哎呦,你也太看不起自己的姐妹了,人家可是很有手段的。”

    程琳在卓萱的家中带了一个下午,等到天色渐渐沉下来,她说道:“我要回去了,现在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家里还有一个,我得回去照顾一下。”

    卓萱原本是想要程琳走的,听了她这话的时候,忽然之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程琳。我想告诉你,你要找就找一个能够好好的照顾你的人,不要找个再让你照顾人。”

    程琳说:“我知道了。”

    可她现在和切尔西其实压根就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的关系,她就是死皮赖脸的在人家家借住,要是在不做些什么,那就真的是过分了。

    人要知道什么是识趣,她程琳刚刚好就是那个识趣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