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对我绝对不是爱
    程琳慌慌张张的往前跑。路上是不可能走的,她专门往了小路树林里跑。身后的乔一鸣脸色阴冷,踩了油门就往那磕磕绊绊的小路上冲。

    几百万的车被一路上的树枝划得惨不忍睹,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一味地往前走。好像就是下定决心要让程琳死在自己的手里一样。

    程琳在路上跑着,终究还是跑不过身后的钢铁怪物,眼看着她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程琳看着身后冲过来的车子,心跳如雷,闭上眼睛有些悲切的想:“自己这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自己就爱过这样的一个男人,为她当牛做马了三年,最后还要被他撞死,谁知道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欠了他们乔家。”

    程琳闭上眼睛,等着死神降临的那一瞬间,可是她预想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乔一鸣在眼看就要撞上她的瞬间踩了刹车。

    很久都没有等到自己以为的死神,她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乔一鸣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上走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程琳。

    程琳吞了口口水,和乔一鸣一起这么久,乔一鸣在她的面前一直都是展现出了自己最为放松的一面,让她险些忘了,这个看起来像是个大男孩的男人,已经在美国有了好几家上市公司,字啊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没有陷入那个吃人的陷阱。

    而且面对着自己的竞争对手,手段从来狠辣,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其实程琳对乔一鸣这么久的照顾也不是没有任何的效果,至少从某些方面来讲,乔一鸣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是卸下了自己所有的心防。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能会背叛他,但是程琳不会。就算是程琳死了,也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乔一鸣伸手想要把从来拉起来,可从来皱着眉看着他伸出来的手,没有握住他。她挣扎着想要自己起身。

    乔一鸣看着程琳如蛇蝎的模样,冷冰冰的开口说:“程琳,你不要逼我。”

    程琳看到乔一鸣的表情,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怒了,她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和自己过不去,索性就让乔一鸣把自己拉起来了。

    乔一鸣说:“程琳,我以前的时候,从来没觉得你是必要的,但是在你要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竟然离不开你,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绝对不单单是习惯。”

    “请你相信我。”

    程琳嘴角带了一点的笑,不知道是不是自嘲:“我相信你对我绝对不单单只是习惯,应该还有一种原本紧紧把握在手中的东西脱离掌控的不甘心吧,毕竟像你们这种人,只有自己不要的,怎么能够被人舍弃呢?”

    乔一鸣的嘴唇抿的很紧,他没有反驳程琳的话,但是他的眼神却有了几分的阴冷。

    程琳说:“不过不管你对我的是什么,绝对不是喜欢,也绝对不是爱,这个总是没有错的。我不想陪着你再弄清楚你对我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也不想再耗费时间在你的身上。”

    “你大可以像今天这样,你要是不开心了,大可以直接就把我撞死,反正和你们乔家家大业大,我要是死了能够拉上你这个乔家二少爷垫背,那也算不辱没了我这条命。”

    程琳觉得自己真的是变了,面对着那张自己喜欢的不得了的脸,却完全没有沉迷进去,她知道自己说着什么样残忍的话,但是她却不后悔。

    程琳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不认为自己是不爱他了,她其实只是太累了,她想对自己更好一些,不知不觉自己也已经不再年轻了。这一这辈子都蹉跎在一个不可能爱上自己的人身上,不是也太亏待自己了?

    “还有,乔一鸣你也应该长大了,这个世界上或与会有一直包容你的人,但那个人真的不是我,这三年来就已经把我压的几乎要喘不上气来,我一想到要回到你的身边,要再继续忍受这样的日子,就恨不得自己把自己了结了。”

    说完,程琳也没有看乔一鸣的脸,径直的往前走。

    等到她终于走回大道,她听到乔一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会回来的,程琳,你会的。”

    程琳嗤笑一声,也没有在意乔一鸣的话。

    他说会就是会吧,有些话和他争执也没有什么意义。

    被乔一鸣这样一闹,程琳下午的时候才到了卓萱的家中。卓萱在家中等了她一上午,本来心里还有怨气,可是看到程琳身上一片狼藉,还有被树枝划破的口子,眼睛里慢慢的都是心疼。

    “我的天,你去干什么了?你这是从市区过来,还是经历了什么暴乱?”

    程琳嘿嘿的笑:“没什么,就是在路上的时候,遇上了乔一鸣,他也不知道抽了什么么疯,非要开车过来把我撞死。好在我命大,逃过一劫。”

    程琳的话一落下,卓萱的眼睛就直了,她说:“你说什么?乔一鸣要撞死你?”

    程琳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嗯,但是我从小就命大,他还是奈何不了我的。”

    卓萱冷着脸看了程琳两眼,站起来就往外走。

    程琳在后面喊:“卓萱,你要干什么?”

    卓萱直接就到了自己家的车库,程琳一看就知道卓萱的拧劲犯了,飞快的追出去:“卓萱,你要干什么?”

    卓萱坐在驾驶位上,脸上阴冷:“乔一鸣不是想要撞死你么?我现在就去帮你解决了他,我一定要也让他尝尝那个滋味……”

    说着卓萱看了程琳一眼,说道:“你放心吧,程琳,我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你的。他们伤了你你几分,我就要在他身上讨回来几分。”

    卓萱的话刚刚落下,程琳的眼睛忽然有些酸,她看着眼前的人,忽然之间有些喘不上气。这句话在她们幼时,是卓萱经常会挂在嘴边的。

    卓萱也是真的这样做的,以前的时候,欺负过程琳的人,都被这个非一般的女汉子收拾的服服帖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