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想你回来
    要知道切尔西的神经衰弱已经到了必须要药物治疗的地步。第二天切尔西神清气爽的从床上起身的时候,感觉窗外的天好像都蓝了些。

    他下了楼,就看到程琳已经坐在餐桌前对他招手:“切尔西,你早。”

    切尔西以前从未让任何一个女性住进过自己的家中,因为他总觉得女人是一种较弱珍贵的物件。他可以欣赏把玩,但是要是把她们放在自己的后花园悉心照顾,他真的是没有那个时间。

    但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太过于浅薄了。在家中有这样的一个人,好像感觉并不错。

    程琳给切尔西做了早餐,两人坐在一起吃完了早餐,程琳跟在切尔西的身后出了门。

    切尔西愣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皱了眉毛:“你要走么?”

    程琳笑道:“不是,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工作,总不可能一直都耗在家中吧。”

    切尔西这才从松了一口气,他笑了笑,对程琳招手:“我要不送你过去?”

    程琳看着切尔西耳朵上的蓝牙耳机,这个男人就算是在车上估计还要远程操控一些会议,他已经这样忙碌,自己就不要给他添麻烦了。

    她摇摇头:“我还要去一趟我的朋友家,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

    切尔西也没有强求,他和程琳在他们家的别墅门口分别。

    程琳想着今天去和卓萱说一下自己最近遇到的这些事,顺便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新男朋友”,以后就不要再为自己担心了。

    可是事与愿违,程琳忘记了这片别墅区也有乔家的别墅。她在往巴士站那边走的路上,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身前,她往车里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乔一鸣。

    程琳看了他一眼,原本想勉强的勾起唇角和他打个招呼,可是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脸上的表情僵硬。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装模作样的理由么?好像还真的是没有。

    已经是撕破了脸皮。

    晨微往前走,那辆黑色的宾利就在她的身后跟着,开始程琳还忍着,可是架不住周围人看猴一样的眼神。

    要知道她身后可是跟了辆几百万的铁家伙,终于她忍不住向后说了一句:“乔一鸣,你别闹了,我还有事,你别做些幼稚的事,你的公司没事么?”

    乔一鸣看程琳终于肯和她说话了,从车上下来,来到了程琳的身边,说道:“我想你回来,没有你我吃不下饭。”

    程琳真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哭,吃不次饭?那是说明饿的还不够狠,等到再过上几天,我看看你是不是什么都能够吃的下去,就是惯得太厉害了,所以才让这个男人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

    程琳推了乔一鸣一把,让他别靠着自己那么近,她的手触摸到乔一鸣的肩膀,这才感觉到男人真的是瘦了。在以前,程琳总是好好的照顾过他的,她总是先他一步的把他的事情照顾的极好。

    是因为程琳以前的时候,把这个男人照顾的太好,所以他在刚刚离开自己的时候,才会觉得这样的不习惯,一定要自己回去。

    可是习惯终究还是习惯,时间久了总还是能够戒的掉的,程琳忽然心里涌出来几分的恶劣,她花了三年的时间,五年的心意,像是照顾祖宗一样的伺候他,而乔一鸣什么都没有付出过。

    要是在这种分别的时候都不能让他难受几天,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乔一鸣还在说:“我最近总是会失眠,每夜每夜的睡不好觉。”

    程琳以前的时候是为了乔一鸣学会的安神汤,这个东西是她查了很多中医书籍,好容易才找到的方子,一般人还真的都不知道。

    想不到吧,这个吧安眠药当做糖吃的女人,竟然为了别的男人,去专门学做什么安神汤,而且还每天晚上帮乔一鸣按摩,让他放松神经。

    程琳忽然笑了:“所以说,乔一鸣你是想让我回到你的身边,为你洗衣做饭,为你煮汤按摩,然后你继续施舍你的责任心,说着什么要为我负责的话?”

    “我何苦呢?”

    程琳说:“以前我爱你的时候,你施舍给我你的爱,从我这里换来了我的照顾。可是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的爱了,你只要走的远远地,就已经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乔一鸣被程琳的话逼得说不出话来,他看着程琳,很久才开口道:“我不信你不爱我了。”

    乔一鸣这笃定的语气听的程琳发愣,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他的话。乔一鸣对于自己总是如此残忍,他在说出昨天那些话之后,还是坚信着自己是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开他的手。

    程琳好像自己也已经被这个人掌控的习惯了,所以她的爱才会变得这样低贱,也这样不被人重视,当做可是呼之即来的东西。

    更是被当做了一种习惯。

    乔一鸣又继续说了一句:“我也会尝试着爱上你,我已经说过了。”

    程琳觉得自己一阵阵的头疼,乔一鸣觉得自己的话好像是在引诱她,但是却是一次次的在提醒她,他以前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甚至从没尝试过爱上自己。

    程琳只能感觉到可悲。

    “好了,既然你一次又一次的说这话,那我也不厌其烦的提醒你,你大可不必为了我在委曲求全,你就开始你的新生活去吧,我已经不稀罕了。”

    说完,程琳是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好对他说的了,她摇摇头,径直往前走。乔一鸣拉住她的手,忽的脸色惨白,只是程琳没有看到他的异常,只是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有些烦闷的皱着眉往前走。

    可是程琳的步子还没有迈出去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的惊呼,她往后看了一眼,发现乔一鸣竟然坐上了车,直接冲着她的方向踩下了油门。

    程琳心脏都到了嗓子眼,天啊,乔一鸣是疯了么?他是想要撞死自己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