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他是有责任感的男人
    程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走出来的,她好像是甩开了乔一鸣的手。

    在这之前,程琳一直都觉得乔一鸣不算是个残忍的人,哪怕他的身上还是有些散不去的孩子气,但终究还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

    如果说程琳不是要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爱情,他们还是可以就这么过上一辈子,程琳也能照顾乔一鸣的衣食住行,只要在他的身边就觉得快乐。

    可终究还是不行。

    程琳还是高估了自己,当乔一鸣一次次在阮小溪的一个电话之后不见之后,在那个孩子在两个人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程琳这才发现其实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忍受。

    程琳往前走了两步,这才发现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水汽缥缈,竟然是下起了雨。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直都没有感觉?

    程琳的眼睛向后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后竟然站了切尔西。男人的手上撑着一把伞,在她的身后跟随她的脚步。

    程琳呼吸一窒,她没想到切尔西竟然会跟着她漫无目的的闲逛。两个人其实也不过是萍水相逢,切尔西看起来也不像是像个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

    程琳说:“我……谢谢你。”

    切尔西看程琳回头,温和的摇摇头:“不客气。”

    程琳在身边看了眼,她从医院走出来,已经不知不觉走了多久,想到这里,程琳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今天是程琳利用了切尔西,其实切尔西原本根本就没有必要为程琳做这些,但他还是帮着自己整套的演完了这一场戏。

    切尔西的伞是对着程琳倾斜的,他的肩膀以经湿了大半,他只是淡淡道:“没什么,要是你真的觉得感谢,那今晚回家给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吧。”

    程琳愣了愣,她抬眼看着切尔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好。”

    切尔西没有问她和乔一鸣之间的事,一句都没有。他只是极为绅士的招手拦下了一辆的士,说出了自己家的地址,甚至还自己掏了钱。

    程琳硬是把切尔西手上的钱推拒回去,她说:“你放心,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切尔西看了程琳一眼,最后还是收回了手,他笑着对程琳说:“那好吧,我的东方小猫。”

    说罢,他的手掌在程琳的发间轻轻抚弄,倒还真的像是把程琳当做只宠物了。

    程琳心情还是没有从乔一鸣那边回过经神来,在的士车开出的时候,她还是又一次对切尔西说了:“谢谢。”

    切尔西刚刚的话和行动告诉了程琳,他愿意这段时间让程琳住在自己的家中,陪她继续演完这场男女朋友的戏。

    程琳不是一个愿意欠别人的人,但是她又很清楚的明白,乔一鸣是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程琳就是有这种感觉,乔一鸣这次能从自己的哥哥的监控中脱出身来,就会有下次。

    只是程琳真的不想陪着他在浪费自己的生命,她之前的三年是为他活着的,那种感觉她已经完全的脱离,也就再也不愿意回去。

    而且就在刚刚的一瞬间,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杀死了她的心。

    他用几句话就彻底的杀掉了那个原本深深爱着他的程琳。

    晚上的时候,切尔西真的按时回到了家中,程琳也按照切尔西的要求,摆了一桌丰盛的菜,好好的感谢他。

    有清蒸江瑶柱糖熘鸡头米,拌鸡丝儿,三鲜木樨汤,蜜蜡肘子。

    程琳的手艺实在不错,就算是有些顶级饭店的厨师也不一定能够比得上她,她以前照顾乔一鸣的时候事无巨细,总是希望一切都能给这个男人最好的。

    她严格的要求自己,苛刻了自己,温暖这个男人。

    切尔西就算是一开始就知道程琳的手艺不错,但是他看到桌上堪比满汉全席之后,还是忍不住张大了嘴,他迟疑的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程琳点点头:“我都已经暂住在你家,还不要努力一些?”

    切尔西拖了身上的大衣就坐在餐桌旁,盛了碗白米饭,筷子夹了桌子上的菜,只是尝了一口,他的眼神就出奇的明亮。

    接下来的时间他连一句话都懒得说,只是一碗一碗的吃饭,开始的时候还是绅士的吃法,后来他的形象还是稍微有了些崩塌,一个劲的往嘴里扒饭。

    程琳看着切尔西狼吞虎咽的模样,淡淡的笑着。筷子没有动上几下。

    切尔西从来没有吃过味道这样完美的菜肴,他吃下两碗米饭之后才发现程琳好像压根就没怎么动自己的筷子。

    “程琳,你不吃么?”

    程琳笑了笑,摆了摆手:“我不太饿。”

    程琳说的都是真的,她最近的胃口不大好,甚至在刚刚处理肘子的时候,看着油腻腻的油花儿在汤面上漂浮,还感觉到难以控制的恶心。

    程琳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次实在是有些奇怪,可她也并未怎么在意,只当是今天被乔一鸣刺激的身上有了一些应激反应。

    饭后,切尔西先一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处理文件,程琳知道切尔西很忙,这也是为什么程琳对于今天达到了切尔西的事情抱以十分的歉意。

    切尔西对程琳说:“你就暂时住在你的“男朋友”的家中吧,估计也能稍微帮自己解决一定的麻烦,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

    切尔西对于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做到这种地步,其实已经十分善意了。程琳点点头,看着眼前的切尔西,笑道:“实在是谢谢。”

    程琳没有任何一条其余的路可以走,欠了切尔西的以后可以还,但是,她现在必须要先活下去。

    晚上,程琳熬了一锅安神汤给切尔西送了过去。

    切尔西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喝过这种东西,刚一见到这黑色的汤汁,还有些抗拒,但还是在程琳的温柔的眼神中喝了下去。

    结果那一晚上,切尔西竟然出乎意外的睡了个好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