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他很爱我,也珍惜我
    他也不希望再帮乔一鸣把她的双眼遮起来,而且就算是他们这样做了,也不一定会成功。

    长兄如父。尤其乔弈森又是一个这样强势的大哥,他终究还是放开了对晨微的桎梏。

    晨微终于得到了自由,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她当着乔弈森和阮小溪的面说:“我现在已经开始我新的生活了,我已经有了一个新男朋友。他很爱我。也很珍惜我,我觉得十分幸福,也希望以后乔一鸣也能够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说完程琳的脑子就一片混乱。就要往医院外走,却被乔一鸣又一次拉住了手腕。

    乔一鸣十分的笃定且不容质疑的说:“不行。”

    程琳想要笑了,不行?她回过头对上乔一鸣那张瘦了很多的脸:“不行?你又是凭什么说不行?乔一鸣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听不明白么?你现在的样子真的是非常难看了。你知道么?”

    程琳原本是想要给乔一鸣一些面子的,如果有可能,她还想要对外宣称自己是被乔一鸣甩掉的。这个男人的自尊心从来都强的可怕。

    程琳也不想让他受到别人同情的眼神。毕竟这个人是她曾经死死的护在怀中。遍体鳞伤也不想让他受一点委屈的男人。????乔一鸣抓着程琳的手说:“我不要和你分手。我已经说了,孩子的事……”

    程琳一听到孩子就头大。她咬了咬牙,原本想忍下去的。可是最后还是甩开了手,对乔一鸣说:“乔一鸣,你不要再和我提孩子的事了。”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是为什么要和你分手,你的哥哥嫂子也在这里,我就和你说明白……”程琳觉得自己的尊严已经被乔一鸣扔在地上践踏,她的眼睛里隐约有泪:“乔一鸣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能够回答的让我满意,我今天就和你回家,好好的和你过一辈子。”

    乔一鸣的眼神瞬间亮了:“你说。”

    程琳苦笑了一声:“你爱我么?”

    这句话一落下,乔一鸣明亮的眼神骤然蒙了一层的灰,他看着身边的女人,又看了眼在乔弈森身边的阮小溪,他张了张嘴:“……”

    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哪怕程琳知道结局,还是忍不住心痛,乔一鸣就是这么有本事,能够一次次的让自己知道他不爱自己的事实,一次又一次,还生怕她的心碎得不够厉害,又要踩上几脚。

    程琳笑着说:“你回答不上来么?我的问题难么?”

    乔一鸣吧程琳的表情收到眼底,他才发现这个脸上总是笑着的程琳,心里在流泪。

    程琳甩开乔一鸣的手:“好了,我们现在已经说得清楚了吧,以后你也别找我了,你喜欢谁,以后可能会喜欢谁都和我没有关系。”

    乔一鸣嗫嚅着开口:“或者,我们可以试试?”

    程琳被乔一鸣咬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她说:“不用了。”

    程琳已经和乔一鸣试了三年,她日日夜夜的陪伴都没有能够让他爱上自己,甚至是一点的喜欢都没有,她已经没有多少个三年陪着乔一鸣浪费时间了。

    她想要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认识的人,有自己的朋友,有一个爱自己的人。

    程琳真的累了。

    这时候,一个高大英俊的法国男人出现在走廊里,他的眼神落在程琳身上,笑道:“你只告诉我是哪个医院,不告诉我是哪个病房,害的我好找。”

    男人的声音带着温柔,看着程琳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深爱的妻子,一步步走过来,握住程琳的手。

    程琳没想到切尔西竟然真的来了,而且还来的这么的迅速,还能真的装的这样深情。

    程琳想要笑笑,和切尔西表现出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样,可是她动了动嘴角,却发现自己真的是笑不出来。

    程琳只是说:“我们走吧。”

    乔一鸣看着程琳要走,一时间竟然愣住了,他想要抓住程琳,却不知道怎么抓住她,乔一鸣没有觉得自己爱她,也没有觉得自己喜欢她,但是就是放不开她。

    也绝对不能放开她,因为他知道,如果让程琳就这么走了,她就真的不会回头了。

    被抛弃的愤怒冲上心头,他看着程琳的背影说道:“程琳,以前的时候,是不是你说过的,只要能留在我的身边就好,是不是你说的你不在乎我爱不爱你,是不是你低贱的抓着我的手说离不开我,是不是你在我的茶里加催情剂让我和你发生关系?”

    “做出这些事的人,是不是你?现在你倒是显得好像是自己很豁达的样子,是不是太不要脸了些?”

    乔一鸣的话一落下,如同一个重磅炸弹,这些话本来都是程琳和乔一鸣私下发生的那些“秘密”,现在这个时候却被男人,亲口把她以前所有隐藏起的不堪,都揪出来摆在众人的面前。

    乔弈森皱眉,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自己的这个弟弟,实在是,实在是……

    程琳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被乔一鸣的话厄住,无法呼吸。

    切尔西站在程琳的身边,他看到程琳的脸色,心中有了几分的惊惧,他伸出手搂住程琳的肩膀,说道:“程琳,程琳,吐气,呼吸……”

    他轻轻的拍了拍程琳的肩膀,没想到却拍出了程琳的眼泪。

    切尔西愣住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程琳哭,他知道这个人是不希望把自己的脆弱展现在众人面前的,现在会在众人的身边掉下眼泪,恐怕真的是绝望的透了顶。

    乔一鸣口无遮拦的说出这些话之后,也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十分不妥,他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在程琳的身后开口叫她的名字:“程琳……”

    程琳深深的吸了了很大的一口气,她不想哭,觉得丢人。

    可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淌,有些后悔自己爱上了这样的一个男人,每一把刀都往她心里最软最痛的地方捅。

    她回过头,明明是流着眼泪,却对乔一鸣笑了:“是,你说的没错,那些话都是我说的,事情也都是我做的,但是现在我后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