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爱情被遮了双眼
    程琳一瞬间就像是被怨毒的响尾蛇紧紧缠绕了缠绕了脖颈,无法呼吸。

    乔一鸣扣住程琳的手腕把她按在病房边的墙上,他的眼睛里有怨气也有委屈:“程琳。是你把我妈气成这个样子的。”

    一开口就是指责,程琳先是没反应过来,直到乔一鸣的唇要贴上来的时候。她才奋力的挣扎了两下,她拼了命的推拒。

    她说:“阮小溪不是说。乔弈森会控制住你的么?他们人呢?”

    乔一鸣眼睛里都是冷光:“我哥现在自己的人都应付不来。更别说管你了。”

    程琳看着乔一鸣凑过来的唇,她只是觉得一阵阵的恶心,她说道:“乔一鸣。你放开我!不然我就叫人了,你也不怕你妈听见!”

    乔一鸣没想到都到了现在,他的母亲已经成了这种地步。程琳还在和他闹。

    他怒意滔天。像个被妈妈忽略的孩子,狠狠的一口咬在程琳的肩膀上:“你还在闹!”????乔一鸣气的狠了,一口下去就看到了血痕。程琳咬着牙才没惨叫出声。她喘了两口气平息自己的怒火。说道:“乔一鸣你给我听好了,我程琳没有跟你在闹。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他对我非常的好。”

    说着程琳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直接按下了切尔西的电话号码。

    电话打过去很快就被接通了,切尔西优雅绅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怎么了?我可爱的‘女朋友’?”

    其实程琳能够听得出来切尔西话语中调侃的意思,但是乔一鸣却听不出来。他眼神十分冰冷,脸上的表情更是吓人。

    程琳握着手机说:“没什么事,只是我现在遇到了些吗,麻烦,你要是有时间来一趟医院接我一趟怎么办?”

    切尔西皱眉犹豫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回答她的话。

    程琳说:“我求你了。”

    她也没有要浪费切尔西时间的意思,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只能这么说,只能这样做,她必须要让乔一鸣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完全的不属于他,她已经有了新的生活。

    而且程琳也知道,就切尔西这样的男人,一般无法拒绝女人的请求,法国男人的浪漫限制了他们对于女性的态度。

    终于,切尔西还是温柔道:“好。”

    程琳松了一口气,她想等一会摆脱了乔一鸣,就直接给切尔西打过去电话,说让他不用自已刚刚框外的要求。

    乔一鸣的眼睛里带着十分的阴狠,在程琳就要挂断电话的时候,乔一鸣抢过了程琳的手机,对那边的人威胁性的开口:“你是?”

    切尔西没有想到那边忽然换了一个人。

    程琳也没想到乔一鸣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说道:“你疯了么乔一鸣?你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切尔西听到了程琳的声音,不由得对这个冰冷的男声嗲了几分的唾弃,怎能够私自抢过来其他人人的手机呢?

    哪怕是对这个人的感觉一般,切尔西的态度也没变:“我是程琳的男朋友切尔西。”

    切尔西已经大概知道了程琳为什么会在今天的餐桌上提出来那样奇特的意见了,原来是这里还有一个纠缠不清的男人。

    切尔西想到这里,更是对乔一鸣加了几分的不屑,做*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好聚好散,要是感情不再,分手是最好的选择。

    乔一鸣说:“我是她的丈夫乔一鸣。”

    程琳听到乔一鸣的话,简直是要笑了,什么就丈夫,两个人的订婚都是假的,更别说结婚证,压根就没有摸到过那个本,什么就丈夫,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次轮到那边的切尔西愣了,这个年轻又神秘的中国女人竟然已经嫁作他人妇了么?

    程琳冷冷的开口:“乔一鸣你是不是的了妄想症,我什么时候和你结婚了,你不要脸也有一点限度,请你以后自重一些,不要再说出来这么幼稚可笑的话,也不要再来打扰我和切尔西的生活。”

    程琳是故意的,她说出了切尔西的名字,她知道乔一鸣一定会去查这个男人,还不如就直接告诉他好了。

    反正她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还有你的母亲在病房里正在发烧,你要是再拦着我,要是发生什么情况,那就是你的责任了。”

    程琳的话语冰冷,说到这里的时候,她都能十分冷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程琳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漠然,面对着这样一张曾经深爱过的脸,却已经完全没有了一点过去的痴态。

    已经过去了,那就是过去了,已经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这时候乔弈森才匆匆的从楼梯口出现,身后还跟着眼眶通红的阮小溪。

    眼看着自己的救星就来了。程琳开口对着乔弈森说:“大哥。”

    乔弈森抬起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正在用着怎么样的一个羞耻的姿势把程琳压制在墙上。他眼神冰冷:“一鸣,不要胡闹。”

    乔弈森是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心软到这种地步,竟然会因为乔一鸣的几句求饶的话,就帮助他从一群的保镖中脱了身。

    他们难道不知道么?在这种情况下,越是逼着程琳,就越是在让她离开。

    程琳已经还不是以前那个任由乔一鸣胡闹的人了,她盲目的爱经过时间的沉淀,已经能够理性的对待。

    百人百姓,谁和谁也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明知道是毒,也要去尝一尝。而有的人,开始的时候不知道那是毒,可是等到完全的清楚之后,就会远离。

    不管这毒瘾将会让自己多么痛不欲生,但是如果一直*下去,才终将会化成一副枯骨。

    从某些程度而言,乔弈森还是很欣赏程琳这个睿智的女人,她理性且善良,只是原来因为爱情被遮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