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是他对不起你
    乔一鸣和阮小溪的电话他都可以不接,但是乔弈森的,没有办法。

    乔弈森的面子还是不能不给的,她犹豫了两秒钟,终究还是接通了电话,出乎意外的却是听到的阮小溪的声音。

    “程琳!你听我说……”

    程琳把手机从耳边移开,她又仔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号码,确认了这个号码的确是乔弈森的没有错。

    程琳不由得想要笑出声来了,阮小溪还真是个热心肠的人,竟然还能偷过来乔弈森的电话帮乔一鸣劝她。

    接都接了,程琳也就听下去了,直接挂断实在是太难看。

    阮小溪急躁的说:“程琳,妈的情况不太好,你真的不能来看看妈么?她昨天不单单是心脏病,还脑淤血了。”

    程琳闭上眼,乔母温柔的样子就在自己的眼前,她的手掌非常暖,握着她的时候,总是带着笑,乔家的人只有她一次次的说:“琳琳,是我们家一鸣对不起你了。”

    她的眼睛有些热,她用手捂住眼睛,但还是说:“我最近比较忙,要是有时间了,我一定会过去看她的。”

    阮小溪那边静了一会,才又说道:“你真的要这么决绝么?”

    程琳在电话这头嘴角带了个苦笑,没有说话。她已经为乔家做了太多,现在就让她自私一下吧。

    以前的时候,乔母的身体不好,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乔弈森和阮小溪那个时候正在吵架,是程琳不眠不休的照顾伺候。

    其实乔母对自己的慈爱,也是程琳自己的辛劳换回来的。

    以前的时候乔一鸣的公司出了一点的问题,他每天只能睡上不到三个小时,脾气狂躁的厉害,是她一直忍受乔一鸣的坏脾气,起的比乔一鸣早,睡得比乔一鸣还要晚。她一次次的安抚他的情绪。

    说实话,乔一鸣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十分的辛苦,程琳其实比他还要辛苦。

    现在她想想都觉得自己的脑子那个时候可能是坏掉了,才会这样为难自己。现在她已经不想了。剩下来的时间她想为自己活着。

    阮小溪终于在电话那头说了:“程琳,你来一趟吧,是妈有话想对你说,至于一鸣他不会出现纠缠你的,奕森会管住他的。”

    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已经算是阮小溪在求她了,阮小溪继续说:“妈今天已经醒了。”

    正说着,电话那边忽然换了人,这次真的是乔弈森:“程琳,我希望你还是能来一趟,我知道以前的事是我们乔家对不起你,我会还的,只是希望你能满足妈的心愿,你知道的,她不会逼你。”

    人心总还是肉长的,程琳捂住的眼睛里有泪流下来,不是因为乔一鸣,而是因为乔母。

    程琳其实可以说从小就没有了父母,乔母的意义真的不同寻常。哪怕她能够对乔一鸣狠下心,对乔母也不行。

    程琳最终还是说:“好,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程琳出门的时候,看了眼切尔西家紧紧闭上的大门,这下觉得自己就算是不想要恬不知耻的搬进来,也要搬进来了。

    今天这一去,谁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乔一鸣发起疯来的样子,恐怕就连乔弈森也不一定能够控制。

    中午的时候,程琳来到了医院,阮小溪在门口等她,一夜之间,程琳觉得阮小溪憔悴了很多,眼圈通红,见了她说:“妈就在屋子里,你去看看她吧。”

    程琳打开房门的瞬间,她看到了全身上下插着各种各样管子的乔母。

    程琳愣了,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乔弈森都会亲自和她说叫她过来一趟,因为乔母的状况实在是比她能够想象到的最差的情况还要糟糕。

    程琳看着眼前的人,眼泪骤然流下来,腿都有些软,她踉踉跄跄的走过去,叫了一声:“妈”。

    乔母听到动静,这才睁开眼睛,看着程琳,眼神依旧的慈爱平和。

    她看到了程琳的泪,想要抬起手帮程琳擦擦她眼角的眼泪,程琳骤然就握住了乔母的手,她把脸凑过去,蹭了蹭她干枯的手。

    阮小溪鼻尖酸涩,她说:“妈现在开口说不了话,医生说她现在脑溢血引起的舌根僵硬……你,你多和妈说些话吧。”

    程琳看着床上的老妇人,就算已经是到了这种时候,她身上依旧没有风烛残年的悲惨,女人的气质从来都不是外表能够改变的。

    人的气质都是由心而发。

    程琳开口,带了哭腔:“妈……”

    叫了一声妈之后,程琳又觉得自己的称呼不对,她已经不是乔一鸣的女友,这样叫乔母,可能就不太合适。

    “姨……”

    她这样叫了,乔母原本有光芒的眼神忽然黯淡下来,她急切的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只能发出一些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字眼断断续续的“嗯”“啊”声。

    乔一鸣是真的看不下去曾经那么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在落到这么个境地,她说:“妈,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了。”

    这一句妈叫下去,乔母终于不再急躁。

    她滚烫的手掌握着程琳的手背,如果她现在还能够说话,她想要告诉程琳。

    孩子,我知道你做的已经很多了,已经足够了。是我们家一鸣配不上你,我也不会劝你们复合,更不会逼你,但是你永远都还是我的孩子。

    她的话说不出口,但是那意思已经透过了自己的眼睛一点点的传递到了程琳的心里。

    程琳眼泪流的止不住,她不知道威慑呢恶魔这么通情理的乔母竟然会有乔母这个儿子,这个如此任性妄为的儿子。

    程琳在病房里握着乔母的手说了很久的话,久到乔母终于睡了过去,在昏睡之前,她看了一眼程琳:这么好的孩子,可惜了,乔家终究还是留不下她。

    程琳拿着床边的布料,轻轻擦拭了乔母的脸还有手掌,她感觉到乔母有些发烧,不知道是不是正常,她走出病房的门,想要去找医生。

    只是程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打开门就正对上了乔一鸣那双阴鸷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