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爱的太累
    想想以前,程琳忽然觉得乔一鸣其实是把自己当成了妈妈或者是佣人。

    一个永远温柔体谅的妈妈,一个廉价的佣人。

    已经不会再自欺欺人的晨微笑着把手上的菜端在桌上,她做了个请品尝的手势。

    切尔西只是一眼看到这菜就有了十分的食欲,当他刚刚尝到第一口的时候,男人的眼睛忽然亮了。

    下了手的筷子忍不住一次次的向下伸,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两盘菜竟然已经被他吃的一干二净。

    程琳没有动筷子,她淡淡的看着切尔西把所有的食物全部咽进肚子。问道:“怎么样?”

    切尔西竖起了大拇指:“非常棒。”

    程琳也笑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平等的关系了,在乔一鸣那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来都不平等,她总是在一方面的付出。

    就算是现在,程琳觉得自己已经是完全放弃了乔一鸣的现在,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依旧是爱着那个男人的。只是爱的太久了,爱的太累了,一个人总会是有极限,她的极限也就到此为止而已。

    程琳想起了自己那个有缘无分的孩子,她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小腹,带了点苦涩的笑。

    切尔西静静的观察着程琳。

    这个女人身上总是会转瞬之间浮现出很多的情绪,可能上一秒她还在微笑,下一秒就在愣神。

    切尔西想到昨天晚上,他在黑漆漆的马路上看到的那个瑟瑟发抖狼狈不堪的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就叫叫了她的名字。

    切尔西一向都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尤其是对于程琳这样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他更不知道自己又为什么会带着她来到自己的别墅,让她看自己的画作。

    现在他好像是明白了。

    程琳这个人看起来好像是十分的软弱平庸,她好像也是这样刻意的表现,不太想让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只是一个人的能力绝不会伪装在平庸的驱壳之中,她的能力总是能够透过举手投足表现出来。这是想要伪装都无法伪装的事实。

    而刚刚好他注意到了。

    切尔西看得出来出来是有心事,只是他不想去问,在昨天的街道上,他看到了程琳花掉的妆容,但是她回过头来的时候会死么到底有眼泪的,她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

    她的眼泪只会给自己看。

    切尔西说:“我忽然觉得我可能是爱上你了。”

    她这话说的三分玩笑,七分认真。

    程琳听到了,先是愣了愣,随后她也略带了几分玩味的看着男人:“怎么要试试么?”

    这下轮到切尔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程琳总是能够一次次的给他带来惊喜。

    切尔西的嘴角挂上一点的笑,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完全不喜欢自己,只是她说出来这样的话,应该是有什么原因,或者是有什么地方想要利用自己。

    只是他并不介意而已。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切尔西觉得自己和这个人的身上有着一种离奇的缘分,而且他有预感,如果这个时候不抓住她,他以后可能会后悔。

    切尔西说:“好。”

    程琳觉得自己不亏,一顿饭吃出来了一个富豪男友。

    切尔西笑着说:“只要你想要来,随时都欢迎你,就算是你住来也没有关系。”

    程琳笑着点了点头,她知道切尔西的话只是一句客气话,但是她真的在仔细的思考要不要住进来。

    切尔西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他和自己这个刚刚“追求”的“女朋友”寒暄了两句,就准备踏出房门。

    却又听到程琳叫他的名字:“切尔西,你是不是应该把你的手机号码,给自己的女朋友留一个?”

    切尔西回过头,望进程琳带了笑容的眼睛里,女人的要求听起来就像是外面那些死乞白赖的要他看自己一眼的女人一般无二,只是切尔西却明显的感觉到程琳她们不同,她的眼睛里没有那种痴迷和疯狂的迷恋。

    切尔西唇齿微张,吐出了一连串的号码。

    程琳很认真的记在手机里。切尔西算是她的一根救命稻草。

    她很清楚的知道,乔弈森就算是能够管的住乔一鸣,他终究还是要回国去的,他有自己的爱人孩子,有自己的家庭,是绝对不可能一直插手进自己弟弟的生活中。

    要是到了那个时候,乔一鸣还是要把她抓出来,或者再次骚扰她的朋友,就真的麻烦了。

    韩启非虽然背后的势力深不可测,但是他终究还是从韩家脱离出来了,他现在只不过是几个公司的小老板而已。他能力是有的,只不过他终究还是根基太浅。

    要是到时候惊动了韩家,或者是卓萱和韩启非之间出了什么意外,这都是程琳绝对不愿意看见的。

    现在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一个能过和乔一鸣相互抗衡的人,让乔一鸣就算是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想法,也要有所顾及。

    切尔西正好是这个时机出现的,一个她必须要抓住,也只能抓住的人。

    就算切尔西并没有多么喜欢她,但是只要在他的庇护之下,乔一鸣要是对她下手,恐怕都没有那么简单。

    程琳是个非常实际的人,她人生中的幻想和天真烂漫都全部耗费在了乔一鸣的身上,现在她的梦醒了,也要想想自己今后的生活究竟应该怎么进行下去。

    正在想着,她的手机又一次响了,打电话来的人是阮小溪。

    乔母的病没有乔一鸣说的那么严重,但是也绝对没有她刚刚和卓萱说的那么简单。

    她是真的尊敬着乔母,只是她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境地,她拼了命的挣扎才刚刚游到了岸边,不能现在因为这些事回去。

    就算是她程琳自私吧。

    程琳挂断了阮小溪的电话,她已经真的不想再留在乔家,不想要自己的一个又一个五年这么无休止的沉沦下去。

    电话刚刚安静了没有两分钟,又有人打了过来,这次是乔弈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