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只怪以前太爱了
    法国人一般都是热情好客,更不要说程琳现在在切尔西的眼睛里已经算是指路人一样的存在了。

    当天晚上,程琳在切尔西的家中留宿,枕着带了点木香的枕头,这夜没有吃安眠药的程琳竟然出乎意外的睡得不错。

    第二天一早,程琳是被电话振醒的,她皱着眉看了眼手机上这个熟悉的号码,子接口按下了挂断,最后直接把这个号码拉黑。

    她没想到乔一鸣竟然没完没了,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还要打电话过来骚扰。

    程琳把手机放在床边,却发现自己被这个电话打扰之后,竟然已经闭不上眼了。困倦在想到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如潮水般褪去。

    程琳翻了个身,这时候,她的手机又一次响了。程琳烦的厉害,乔弈森不是说已经答应了要管好自己的弟弟,怎么到了现在还纠缠不清?

    程琳正仔细的思考自己要不要直接关系换个清净,她才发现这一次打过来电话的人是卓萱。

    “喂?”

    卓萱的声音在那边焦急的响起:“程琳么,出事了!”

    程琳心里忽然一颤,她直接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些什么事?”

    “乔母,昨天晚上心脏病犯了。”

    轰隆的一声惊雷在程琳的耳边炸响,她愣了愣才继续问道:“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卓萱说:“我也不太了解,看乔一鸣那疯样子,应该是不太乐观。”

    程琳头又开始突突的作痛。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也曾经想到过要是在乔母的面前宣布这件事,会不会影响老人家的身体,只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抬过去恶劣,除了在乔家人的面前宣布自己和乔一鸣彻底的断绝关系,她没有任何的退路。

    她除了是和乔一鸣在一起了三年,但是她没有卖身给乔家,她不是乔家的奴隶,更没有义务,要满足她们那些人的想法,和乔一鸣在一起。

    电话那头的卓萱有些不淡定,她害怕除了还是对于乔一鸣有什么想法,这样一来,她就会觉的真的是自己对不起他。

    要是她再回到乔一鸣的身边……

    卓萱咬了咬牙不敢再想,除了已经荒废了自己的一个五年,人生中最美好的五年。她现在还能够抓住一个青春的尾巴,再重新开始,但要是再有一个五年……

    那么她的人生就只能如此了。

    在接通了乔一鸣的电话的时候,卓萱其实有过私心不把这事情告诉程琳。程琳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要为他们负责。

    程琳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至于在中间怎么闹,人们能不能接受,那是他们自身的原因。

    只是,她觉得这件事要是不告诉程琳,如果以后,乔母真的死了。乔一鸣要是憎恨程琳,那可真的就不好办了。

    虽然现在事情也是一样的不好处理。

    卓萱刚刚想开口安慰程琳,却听到那边一个平静到似乎冷漠的声音:“我知道了。”

    卓萱噎了一下:“你不想过去看看么?我记得乔母不是对你挺好的?”

    “我也不是医生,去了也是于事无补。而且这件事,迟早是要让她知道的,乔母的心脏病以前虽然凶险,但是上次被乔弈森不知道是从哪里找到的一个医生救治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大的问题。”

    “还有……乔母虽然对我很好,但是,总不会比对自己的儿子更好。”

    程琳语气淡淡的说出了事实,然后又继续说道:“我已经不再想和乔家的人有任何的关系了,这次我要是去了,就会因为乔母有第二次,三次……肯定以后就又会纠缠不清。”

    “可是我现在是真的已经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的关系,一点也不愿意。”

    卓萱听了程琳的话,在那边问了一句:“你这次是真的彻底的,想和乔一鸣断了关系?你认真的?”

    程琳忍不住苦笑:“我已经和你说了很多次了,是你自己不相信而以。”

    卓萱的声音带了一点的激动:“我的天,太帅了你程琳,能够做到你这种地步的女人,实在是没有几个,这么决绝的么?”

    卓萱的话说的轻快,但是里面所带的沉重却让人难以呼吸。

    程琳以前的时候是太爱乔一鸣了,几乎都到了一种疯魔的地步,卓萱是亲眼见到过的。因为以前的种种实在是触目惊心,所以现在程琳说出来的话,总是让人觉得不可能,不可置信。

    程琳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这句嗯让卓萱彻底相信了她和乔一鸣之间是没有可能的了。

    程琳这个人看起来好像是脾气软弱的样子,但是她的坚定和固执是只有卓萱一个人见识过。

    在卓萱的印象里,在他们两个人年幼的时候,也曾经会发生争吵,卓萱的性格原因让他的身边有不少的朋友,可程琳却身边只有她一个人。

    每次她都觉得如果要是发生争吵的话,两个人之间肯定是程琳先来和她道歉,可事实上,程琳就能硬忍着一个月都不带看她一眼的,卓萱没戏都是无可奈何的去求和。

    程琳一个人能够靠自己长这么大,其实她的自立性,还有能力都是不能小觑。只是乔一鸣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而已。

    卓萱终于放了心,只要能够离开乔一鸣这个喜欢自己嫂子的恶心家伙,她的程琳以后会有更多更好的男人追求。

    卓萱说:“好,那以后乔一鸣再打电话过来,我就一点也不客气了。”

    程琳笑了笑:“你早就不用客气了。”

    毕竟她也没有对乔一鸣在言语上有什么客气的地方。

    两个人都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直到昨天在宴会上,乔一鸣还是那样的一种姿态在面对她,想要留一面,相逢一笑泯恩仇是真的已经完全都不可能了。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那就这样去吧,只要能够让两个人彻底的不再联系,现在的程琳可是什么都能够做的出来。

    她以前的时候对于乔一鸣有多么的无私,现在的自己就又多么的自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