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可以借住一晚么
    你的一笔一划,你的一个落笔,都能够带给人古色古香,而不是刻意的繁文缛节,刻意的去要求自己去做什么。

    程琳觉得自己实在是越说越多,也越说越不招人待见,她索性闭上嘴,心想,外面这么冷的天,要是切尔西一怒之下把她轰出去,这一晚上可是真的十分受罪了。

    可是程琳万万没有想到,切尔西竟然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听她说完之后,他显示低头想了一会,就在他抬起头,程琳以为他是要把自己扔出去的时候,没想到却看到了那人精光闪烁的眼睛。

    “棒,说的实在是太棒了。”

    程琳一时间有些闹不明白:“啊?”

    这切尔西该不会是已经被自己刺激的傻了?

    切尔西说:“这是我听到的最中肯,最全面,也是最深入的评价了。”

    “以前的时候,我的画也曾拿给一些人品评,那些毫无美术功底的人看了是惊叹,但是却被那些文艺些的家伙嗤之以鼻。”

    “某些大师是不愿意说,有些人是不敢说,有的人是看了之后觉得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切尔西激动地握住程琳的手:“我一直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现在听了你的话,我好像忽然之间明白了。”

    程琳没想到自己这一番打击人的话,好像还有了反效果,看样子切尔西的心情好像不错?

    切尔西看了一眼自己的作品,说:“我一直都想要你做出一张让我的母亲满意的画来,我其实并不是一个画家。”

    说着,他自嘲的笑笑,看向了程琳:“估计这个你也能看得出来。”

    程琳尴尬的笑了笑,这个她还是真的没有看出来,毕竟切尔西的气质和画工在现在已经名声大噪的画师之中,也是丝毫不逊色。

    只是一般的画家,要是能够富裕到这种豪奢的地步,那也真的是少上又少了。

    切尔西继续说道:“只是我一直都没有成功,她看了我手中的画,总是摇头,摇头,再摇头。”

    “我曾经也去找过很多的中国大家询问,可是他们都没有说的清楚。”切尔西双眼真挚,看着程琳道:“谢谢你。”

    程琳乍然被这样感谢,还有些不好意思,她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刚刚好对嘉兴有些了解而已。”

    嘉兴,是程琳和乔一鸣相遇的地方。

    就是在那里,她第一次看到了乔一鸣,可以说是一见误终身,那里是一切错误开始的地方。

    可是程琳还是忘不了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那里的一切如同雕刻在心底的某一个角落,永远都不能忘记。

    切尔西明显感觉到程琳的情绪不太对劲,他问到:“我是说了什么,冒犯您了么?”

    程琳忙的摇头:“没有,只是想起来一些原来的事而已。”

    程琳其实挺讨厌这个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乔一鸣的人,这样让她觉得自己十分的没有出息。已经决定要放弃,就不要再想起。

    切尔西舒了一口气,这时候看着程琳的眼睛里也有了一点的赞许:“我现在决定这场展会还是不举办了。”

    程琳吃了一惊,不举办了是什么意思?

    要退钱么?可是她的钱都已经换给了卓萱,要是这个时候切尔西反悔,那她可真的就要去买血卖肾了。

    切尔西看到程琳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到了别的地方上去:“您放心,我没有要毁约的意思,只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我自己的作品上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明明知道有问题,还要把自己的拙作拿出去糊弄人,这不是我的作风,让别人耻笑,也让我自己不悦。”

    切尔西说道:“所以说,我决定等到我下一幅真正的作品出现的时候,再去光顾您的展厅。”

    程琳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想了想道:“其实这些没什么,我们的合同我会修改一下日期,只要您什么时候想去,我会安排惦记时间,欢迎您的。”

    晨微虽然并不是一个慈善家,但也不是那种利欲熏心的人。这笔钱她不想退,也不愿意让切尔西吧白白付出。

    虽然现在看起来,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一点的杯水车薪的小钱,但钱毕竟是钱,你要是占了人家的便宜,从心里就已经低了人家一个等级。

    切尔西也知道程琳的想法,既然程琳提出来了,他也没什么异议。

    毕竟在他们文化圈的这个团体,还是有一种名为风骨的东西存在。

    切尔西对于中国的事情十分感兴趣,他拉着程琳问了不少关于中国的话题,其中最让程琳觉得哭笑不得的就是那句:“中国究竟有没有汽车。”

    切尔西说:“我听说,在中国的那个地方,人们都是会御剑飞行,而且每个人都会骑龙出行,究竟是不是这样?”

    程琳听完之后,眼泪都要笑出来了:骑着龙出行?这是什么搞笑的话。

    “这些都是谁和你说的?”

    切尔西说:“是我一个在中国读过书的小侄女。”

    程琳听完之后,不免得有些同情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被一个孩子骗的团团转,怪不得她在刚刚的画中还看到有龙拉着马车在走,开始她就觉得奇怪,没想到中间还有这种原因。

    程琳说:“在我们那里,龙是非常吉祥高贵的象征,是不可能像是牛马一样的劳作,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人们供奉的神物。”

    切尔西若有所思,忽然想把自己在中国上学的那个小侄女抓回来一顿暴打。

    两个人又谈了不少,法国男人一向的多情温柔在切尔西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程琳也是善谈的人,对话是最能够排解情绪的办法,没有多久,屋子里的钟声响起了九下,已经九点了。

    程琳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又想起外面呼啸的寒风,她虽然觉得不好意思,还是开口道:“切尔西先生,我觉得今晚已经不早了,地铁和巴士都已经停了,我可以借住一晚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