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她美丽么
    程琳跟在切尔西的身后没有走多久就到了一栋别墅门口,典雅的中式设计低调但是绝对不朴素。

    程琳的眼睛里有些惊诧,一个这样有钱的人,为什么会选择在自己的展厅开办画展呢?要是他愿意,无数的大型展厅都会在他身后排队吧。

    切尔西笑着说:“到了。”

    随后就打开房门,请程琳进去。

    切尔西说:“我这个人十分喜欢中国文化,在某些程度上也是细心的研究,只是我毕竟从小还是生活在法国,也无法做到真正的了解,希望你能够不要嘲笑。”

    程琳心里淡笑,谁会无缘无故的嘲笑这样的富豪呢?

    进了屋子,程琳被出来迎接的女佣待下去洗了个脸。因为她现在的模样实在吓人,也实在丢人。等她把脸上的铅尘洗净,看着那张干净没有任何污垢的脸,好像之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都没有了似的。

    程琳从洗手间走出来,又仔细看了一眼房间的装潢设计,忽然之间好像有些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会找上自己了。

    刚刚好他的展厅是中式设计,从某些程度上而言,能够满足切尔西的想法。

    切尔西看着程琳,把人往屋里引:“程琳小姐上次不是想要看我的画展?那么往里面请吧。”

    男人的举止行为都十分的礼节,程琳的眼睛里带了点放松,吸了吸鼻子:“好。”

    等到她来到男人大的有些过分的的画室的时候,才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不是说以前的时候,程琳没有见过这么精妙的画,而是这里的画每一张都美的太过于匪夷所思。

    切尔西看到程琳眼中的惊叹,淡淡的说道:“我的母亲在我幼时就去世了,之后我的父亲娶了一个中国女人,开始的时候总是不太习惯,后来……”

    正说着,切尔西的话戛然而止,程琳有些迟疑,眼神看过去,却正好对上男人湛蓝双目中的悲切。

    程琳没有问后来的事情,因为她知道可能接下来的这些话,切尔西已经不想再谈下去了。

    一片安静之中,程琳问道:“她美丽么?”

    切尔西的眼睛里有光闪过:“十分美丽,我就是因为她,所以才想要更加的了解中国的文化,也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找上你的展厅。”

    切尔西的话印证了程琳的想法,程琳也没有觉得吃惊,她看反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屋子里的画上。

    除去最初的惊讶,现在的程琳的眼睛里带了点审视,等到她一张张的走过切尔西的画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男人的画工真是数一数二,但是……在某些地方又有些严重的缺陷。

    只是那些话她都压在心底,不方便说而已。

    等到程琳看完眼前的一切,说了句:“都是些不错的作品。”

    切尔西听到程琳的话,眸色暗了暗,随后说道:“很对人看到我的作品都会说十分棒,为什么你却只是说不错呢?”

    男人的眼神里看不出喜怒,程琳笑了笑:“您是想听恭维,还是实话?”

    话都已经说到这了种地步,估计没有人会选择听恭维。

    可是切尔西却道:“恭维。”

    程琳倒是面不改色,他的眼神落在一室的图画上,眼前蒙了点灰:“不得不说您在画工上,已经处在了画师的最顶尖的位置。”

    切尔西看着程琳:“是么?只有这些?”

    程琳耸耸肩,笑道:“当然不是,从画上可以看出来,你也确实在了解中国的文化上是十分用心。”

    切尔西顿了会,才继续开口问道:“那,现在我想听实话了。”

    程琳眼神更加灰暗,她看了眼眼前的一张水彩风格的画,说道:“为什么你不选择去画油画?”

    切尔西皱眉:“什么意思?”

    程琳说:“我从你的画中能够感受到你是真的认真的钻研了我们中国的文化,但是就如同你说的那样,书中的一切终究还是浮于表面,我相信切尔西先生以前也没有去过中国吧。”

    “是的,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我一直都想去中国,却没有抽出来时间。”切尔西点头,继而眼神迟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程琳笑了笑:“我从你的画中看出来的。”

    程琳拿起这张水彩的国画,上面湖泊飘雨,嫩柳青松。湖的正中间有那么一艘小船,上面的人青衣斗笠,旁边烟雨蒙蒙,隐约能够看到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看起来十分意境。

    “你就比如说这一张,应该是画的嘉兴烟雨楼,那个地方我曾经去过,看你画的建筑隐约可以推测道是那个地方。”

    切尔西点点头,似乎是有些赞赏程琳的眼力。

    程琳继续说道:“可是真正嘉兴烟雨楼却不是这个样子,烟雨楼流传到现在已经被经过不少次的翻修,重建,其实在某些意义上和古时候的烟雨楼并不是十分相似。”

    “你这画中的烟雨楼是现代,而意境确实之前,这样的画虽然乍看起来没有问题,但是要是仔细想一想,就会大打折扣,尤其是要遇上那些真的是有内涵的赏画师,那就……实在是称不上很棒了。”

    程琳的一番话落在切尔西的耳朵里,男人原本脸上的温和消失,变成了深思。

    程琳其实知道自己说的其实是太多了,因为她原本是没有必要这样的,切尔西并不是她的朋友,只是一个偶然相识的顾客而已。

    她以前可是接待过无数的画工清奇,思想古怪的画家,就算是再糟糕的人,再糟糕的画,她也曾经遇见过,但是却从没有对一个说这么多。

    可能是她实在是惋惜这样好的画工,如果任由他这样下去而不自知,非常有可能就是毁了他。

    切尔西正在思忖,程琳说:“其实多读一些书是好的,但是要是因为书中的内容,限制了自己的创作和思维,反倒就成了一件坏事。”

    程琳早就发现了,切尔西把自己固定在了在一个框架之中,其实真正的中国风的画,并不一定要刻意强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