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别乱来
    程琳出了乔家,魂不守舍的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到她冷的轻微发颤,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置身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程琳看了眼完全黯淡下来的天色,她拿出手机,却在手机的屏幕板上看到一张十分狼狈的脸。

    今天精心画好的妆已经模糊,睫毛膏和眼线已经被眼泪冲的满脸都是痕迹。程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手背上全是乌黑的痕迹。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可怕,越是精致美好的假象,被摧毁时候就越是肮脏,越是惨不忍睹。

    开始程琳还担心自己的这副打扮会不会招到什么色狼,但现在看来,完全就是自己多想,她这个样子,送到别人床上去,都不一定有人要。

    但是这些都不甚重要,她舒了口气,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头,开始想自己究竟是到了哪,早知道就不应该拒绝乔弈森送自己回家,虽然觉得尴尬,但是也比大晚上的迷路要好。

    程琳解锁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前摄像头,正想擦擦自己脸上的泪痕,她现在这副模样,就怕是的士车都不会愿意载她。

    正要动作的时候,卓萱的电话打来了。

    一接通她就听到那边的卓萱大喊大叫:“程琳,你是不是有毛病了?我问你,你是疯了么?给我打什么钱!我就问你是不是有毛病!”

    程琳闷闷的“嗯”了一声。她是有毛病,很大的毛病。

    卓萱听出来程琳的语气不对,她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怎么回事?琳琳?”

    程琳嗓子有一点的哑:“没有,我就是和乔家的人把事情说得清楚了,乔弈森说自己会管好自己的弟弟不会让他乱来了。”

    卓萱那边没有了声音,很久,对面才传过来的她的话:“程琳,你觉得我是你的朋友么?”

    程琳说:“那是当然,你对我好的都能变成我妈了。”

    卓萱的声音有些软:“程琳,我不用你担心,你只要照顾好自己,我就十分满意。”

    卓萱虽然一向是那么彪悍,就算是在韩启非的面前,也是坚硬的不像是一个女人,谁也不知道其实她还是有柔软的一部分,只是这份柔软完全给了程琳。

    “你放心吧,韩启非怎么说也是韩家的孩子,要是乔家的人欺人过甚,韩家的人也不会一点也不管,你不用再为我们分心,真的。”

    程琳看了眼天上的明月,傻乎乎的笑:“我不是为你们,我是为我自己,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

    卓萱没有接上程琳的话,她只是说:“程琳,你知道么,我永远都是你最后的一道港湾,永远。”

    程琳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卓萱竟然这么煽情,她流着眼泪说:“能不能不要这么臭矫情?我真的要吐了。”

    卓萱问她:“你现在在哪?”

    程琳看了眼四周,乌漆嘛黑的看不到个路标,她说:“我在家啊,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还真当自己是养了孩子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卓萱那边沉默了一会,才说:“那好,你注意安全。”

    程琳有点冷,她搓了搓手臂:“好了,就这样吧,我挂了啊,我还有喜欢的电视剧在播。”

    “嗯,晚安。”

    程琳笑着挂断了电话:“晚安。”

    卓萱的车停在程琳的楼下,她看着程琳家黑漆漆的窗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走了。

    程琳打开自己的地图,看了看自己的大概位置,发现自己竟然越走越远,到时候的打车费都能要了她的命。程琳认真的在想,自己要不要在冷风中先呆上一宿,等到明天早上,巴士来了,做巴士离开。

    正这样想,程琳冷的哆嗦了一下,风很凉。

    程琳正打算找个墙角缩上一晚,却意外地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这个声音好像极为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怎么出来,她下意识的回头,却刚刚好看到了一张温和的脸。

    哦,程琳略微松了一口气,是他。

    切尔西在看到程琳的脸的时候,眼神不由得飘忽了一瞬,很短暂,快到几乎不能让人察觉。

    但程琳还是敏感的捕捉到了,她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己的模样就像是马戏团的小丑,她不大好意思的笑笑。

    心说这副鬼样子别把这个金主给吓跑了。

    “实在不好意思,刚刚我不小心……”程琳脑子飞快运转,终于还是想到了一个借口:“我刚刚遇上了洒水车,实在是倒霉。”

    刚说完,程琳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实在是蠢得几乎爆炸,都已经这个时候了,那个国家的洒水车还在运作?该不是脑子傻了?

    切尔西却没有戳穿程琳的谎言,他笑了笑:“那可真的是倒霉了,只不过在倒霉之后总还是会有好事在等你。”

    程琳想了想最近自己的境遇,实在是想不出来自己还有什么好事,她下意识的追问:“好事?什么好事?”

    切尔西说:“比如说遇见我。”

    程琳觉得切尔西的冷笑话功底十分厉害,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程琳才说:“你在这附近住么?”

    这附近是美国的富人区,一般的人都是自己开车出行,的士车格外的少,人也算不上多。要是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上一套小别墅,那可真的不得了。

    程琳只是下意识问了一句,总不能问人家:你在这附近遛弯?

    没想到切尔西笑了笑,点头。

    程琳这下真的愣了,切尔西看到程琳惊诧的样子,笑着询问:“要不要去我家做客?正好有你十分感兴趣的画。”

    程琳缩了缩,她和这人也算不上熟识,也不是没有点怀疑,只是外面实在太冷,她和这个人签合同的时候,他也是十分优雅,看样子不像是什么心怀不轨的人。

    再加上她现在的这副样子,要是能真的有人想要对她下手,那也实在是太过于重口了。

    程琳想了想,最终点头道:“那就谢谢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