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他是爱你的
    程琳没有说话,手上的东西被阮小溪抢走,两个人也就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只一个劲的往家里走。

    程琳在路上偷偷的看了阮小溪几眼,她知道为什么乔一鸣会这样渴望阮小溪,因为她实在是太过于单纯美好。

    有什么就会说出什么,没有心机,和他在一起从来都不会觉得累。

    程琳又想了想自己,觉得自己还真的是比不起阮小溪的。

    只是这些话,不好说出来,真的不好说出来。

    当阮小溪看到阳台上的惨状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了一句“这都是乔一鸣弄得?”

    程琳一如既往地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有的时候,这些事都不需要回答,她们明明都知道答案,还偏偏非要从别人的口中确认一遍。

    阮小溪气的脸色通红,她说“回去之后,一定要让弈森提醒他,以后再也不能瞎闹。”

    程琳说“谢谢。”

    如果真的能让乔奕森管住乔一鸣的花,那她可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等到把阳台上收拾干净之后,两个人终于坐在了沙发上聊了两句。

    阮小溪说“程琳,就算是你和乔一鸣分手了,我们也还是朋友。”

    说着说着,阮小溪忽然觉得心虚,她咬咬牙,看了程琳一眼,最后还是伸出手给程琳“你愿意么?”

    话都已说到了这种地步,程琳当然也不好反驳,但她也没有握住阮小溪的手,她只是说“我知道的,我们以后也还是朋友。”

    要说程琳一点也不怪阮小溪在那种危机的时候,避而不见,那是假的。

    只是每个人只要是活着就会有自私的想法,这个无可厚非,她也没有资格去抱怨。

    阮小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才说“你们的事,我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了,一鸣说是你提出来的分手?”

    程琳其实压根就不想再提起来这个,她淡淡的说“其实是我自己觉得我们不太合适,一鸣也有感觉,然后就直接分手了。”

    阮小溪又说“最近这段时间,一鸣变得特别奇怪,喜怒无常,吃东西也吃不怎么下去,我们都知道他那是因为你。”

    “哪敢哪敢,那是他自己胃口的事,和我其实真的没什么关系。”

    程琳已经真的不在做梦了,因为梦醒时候跌落在地上的感觉,只要体会过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乔一鸣还是那个什么都以阮小溪为主的乔一鸣,但是程琳却不再是把乔一鸣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程琳了。

    程琳谦卑的笑了“所以说,以后乔二少的事情,我就真的事不想再提起了,我们都是朋友,你也应该懂得吧?”

    阮小溪愣了愣,程琳的意思她听明白了,她是说“她和乔一鸣的事无法挽回,你要是再劝,恐怕两个人朋友都做不了。”

    阮小溪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坚决的程琳,一时间好像也无话可说了。

    其实在某些程度而言,阮小溪其实也并不是太了解程琳的。

    她不知道程琳是一个什么样果断决绝的人,她只见识过程琳的温柔,却没有见识过她自持冷漠的一面。

    阮小溪从来没想过程琳会和乔一鸣闹到这种地步,因为在阮小溪的面前,乔一鸣和程琳总是表现得还算是相爱,难不成那些都是假的?

    程琳的性格稳重,和大多数时候还是有些冲动的乔一鸣,其实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但程琳既然已经这样那个开口,她也就实在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她原本是乔一鸣的说客,可是在见到程琳的那一瞬间,她就发现程琳好像已经并不是原来的那个程琳了。

    阮小溪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好吧。”

    之后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程琳不问阮小溪为什么在那段时间没有给接通自己的电话,阮小溪也没有再说让程琳和乔一鸣复合的事情。

    两个人不尴不尬的吃完了饭,阮小溪第一次尝到了程琳的手艺,一瞬间眼睛都亮了,阮小溪还是第一次知道程琳的厨艺竟然好到这种让人发指的地步。

    她没有忍住叹息了一声:“怪不得一鸣……”

    阮小溪的话没有说完,她抬眼偷偷看了程琳的表情,低下头吃碗里的饭。

    晚饭后,乔弈森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阮小溪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眼睛里带了盈盈的笑。

    乔弈森淡淡的说:“什么时候回来?”

    阮小溪看了眼时间,已经近九点,也真的不早了。

    阮小溪:“我马上就回去,你在家好好等我。”

    程琳坐在阮小溪的身边,看着她脸上的娇媚,不由得又想起了卓萱。恋爱中的人总是那么的的幸福,可这种感觉程琳却是从来没感受过的。

    她的痴痴的笑了一声,惹得阮小溪回头看她。

    “我就在你们的楼下,我等你。”

    乔弈森的话阮小溪没有听到,她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程琳的身上。自从这次见面,阮小溪就感觉到程琳的身上围绕了一层厚厚的壳,把自己完全的包裹起来,看不出情绪,也看不出悲喜。

    好像是真的是无情无欲,完全对于这场几年的恋爱从不在乎一样。

    只有在刚刚的这一瞬间,阮小溪才确确实实的看到了程琳的痛苦,那是一种抽皮扒筋也要把什么拔除自己身体的郁结。

    有的时候,真正的痛苦,可能并不是哭闹,埋在心里别人看不到的,才是最血肉模糊。

    阮小溪看着程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程琳,你真的不爱一鸣了么?”

    程琳的心猛地一痛,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对阮小溪说:“我只是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五年的感情,拔除的时候,已经如同割肉。只是程琳的梦醒了,她不能再骗自己。

    她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在乔一鸣的身上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只可能是苟且一生。

    阮小溪皱眉,她说:“程琳,你信不信,一鸣其实是爱你的。”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