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他的一厢情愿
    程琳挂断了电话,她静静看着那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上楼,又气急败坏的离开。

    程琳不由得笑出了声。

    一个月没有见到这个男人,乔一鸣变化了不少,好像是瘦了,不过程琳也没有太过于注意,毕竟现在的乔一鸣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等到确认人都离开了,程琳才偷偷的回了头,她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子。

    门没有关,程琳打开门就发现自己的屋子被折腾的乱七八糟,不知道乔一鸣究竟是来找人还是来砸屋子。

    程琳扫过一室的狼藉,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是陷入了个魔咒。

    她都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和乔一鸣好了这么多年,是不是欠了他什么?

    其实程琳曾经也不是一点钱也没有。在初期刚刚和乔一鸣接触的时候,的确偶然。

    乔一鸣那个时候需要一个假的女朋友,正好她非常愿意。两个人也算是各取所需。

    但是在和乔一鸣接触的过程之中,程琳已经离异的父亲忽然意外死亡,程琳虽然和他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作为他唯一血缘关系的女儿,她还是得到了他的全部遗产。

    说多也不多,卖掉了那间在北京的房子,也就几百万而已。

    按理说,程琳可以用这笔钱,支撑着自己的事业发展,可是她那个时候,脑子就是坏掉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她的眼睛里全是乔一鸣。

    乔一鸣在刚刚开始和她冒充男女朋友的时候曾经给过她一张金卡,但是程琳从来都没有用过。

    她为了伺候好乔一鸣,这几百万都如同扔进了大海之中。

    那个时候的程琳就像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傻子,她看着乔一鸣身上的衣服,看着乔一鸣手上的手表,好像那些东西都是她买来的,这个人就是她的了一样。

    现在想来,程琳嗤笑一声,笑以前那个愚蠢的自己。

    程琳把乱七八糟的房间一点点的收拾干净,她的情绪非常平稳,好像是没有任何的波澜,她的嘴角甚至是还挂着一点的笑。

    可是直到她来到阳台,看到自己悉心照料的花草被砸烂摔在地上,她的手指才偏微的颤抖了一下。

    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淌,她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这段时间,她离开了乔一鸣,但是她也不是没有心的,她也会痛,会痛的无法呼吸。也会想起来以前的种种。

    对乔一鸣的好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她下意识的把这种习惯转移到了自己的花花草草之上,可是没有想到……

    不管是什么,她的感情,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男人践踏。一次又一次。

    没过多久,程琳又接到了卓萱的电话。

    卓萱问她“我说程琳,你没有给乔一鸣下什么依赖性药物吧?”

    程琳皱眉“我要是知道他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当初就下了,直接把他毒死。”

    “哎那就奇怪了。你知道么?乔一鸣说你在他的食物里加了什么东西,他现在吃什么都觉得味道不对,难以下咽。”

    “还有,他说你以前会给他做一种汤,他每天睡觉之前都会喝的,现在没有了那个东西,他睡不着觉。”

    程琳红着眼睛,苦笑。

    她哪里是给这个男人下了什么依懒性药物,只是她以前的时候,真的希望自己能给这个男人的,都是最好的。

    为了能够让乔一鸣吃的好,她专门抽出来时间,去考了特级厨师证,因为乔一鸣不怎么喜欢在外面吃,觉得不干净。

    程琳一个原本一个厨房白痴,硬生生的变成了个厨师。

    乔一鸣有的时候压力大,会睡不着觉,所以程琳就专门去找了中医的方子,给他做安神汤。

    她看到乔一鸣喝了以后,的确是精神状态好了不少,就索性天天花上三个小时给他煲汤。

    她做出来的这一切,现在却被人说是下了药,程琳不由得嘲笑自己的愚蠢,她的眼睛灰蒙蒙的,没有光。

    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明白,原来乔一鸣不但对她没有爱,甚至一点的好感和体谅都没有。

    卓萱又说“你没看到乔一鸣找我来的时候那个样子,就像是死了半截似的……”

    说到这里,卓萱的话停了,她想要打自己的嘴,说这些干什么?程琳要是心疼这个王八蛋怎么办?

    程琳知道自己的好友是为什么停了话头,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笑着说“没事,他现在就算是完全死了,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分手了就是分手了。”

    是的,分开了就是分开了。

    程琳为了乔一鸣耗费了自己的五年,但是人生之中还有多少个五年?

    程琳想对自己好一点。爱的累了,想体验一下什么是被爱。

    程琳下午的时候,出门买了几个花盆,乔一鸣的人也只是摔碎了她的花盆,土壤撒了一地,但是花草还是不会因为这点的波折就死了的。

    程琳正在外面挑选,正往回走着,就撞上了一个人。

    不是乔一鸣,是阮小溪。

    再次见到阮小溪,程琳不知道自己心里这种究竟是什么感觉,她看着眼前的女人,她依旧可爱美丽,也依旧是那么的耀眼。

    阮小溪说“我们谈谈吧,程琳。”

    程琳其实并不太想和阮小溪谈,虽然从某些程度上而言,她和阮小溪也能够算得上是朋友,但是阮小溪终究还是和乔一鸣是一家人。

    程琳笑了笑“不然今天就算了吧,你看我手里拿了这么多的东西,还是改天吧。”

    没有改天,最好就不要再见了。

    程琳现在想和所有乔家的人一刀两断,她想要开始新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呢?

    阮小溪倒是没有多想,她径直的走过来,直接拿过来了程琳手上的东西,她脸上带着明媚“没事,我来帮你拿,实在是太重了。”

    程琳本来想拒绝的,可是在她对上阮小溪的眼睛的时候,所有的话还是吞进了嘴巴里。

    说实话,阮小溪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她从来没有勾引过乔一鸣,只是乔一鸣一厢情愿的单恋而已。

    她怪不得阮小溪。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