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酒店太贵
    她头疼,太阳穴一突突的作痛。

    这一周下来,程琳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也没任何的进击反应。但是只有程琳一屋子不会说话的花草,看的到程琳每天早上会吃下几大片的止疼药,晚上会喝下多少的安眠药。

    程琳在戒毒,一种名为乔一鸣的毒。

    程琳稍微稳定了情绪,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打开安眠药的瓶子,吃了几粒。

    终究还是睡着了,梦里浮浮沉沉的黑色阴影,一直在追逐,她怕了,想要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睁不开眼睛。

    第二天,药效消失的的时候,程琳才终于醒了过来,一夜的噩梦让她身上的衣裳都已经汗湿。她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头,心想着乔一鸣以后千万不要再出现了,不然非要要了她的命不可。

    为了避免麻烦,程琳还是给卓萱打了个电话,帮她找一个不太会被人打扰的地方。

    就算是她认为乔一鸣应该已经不可能再会找她,但为了预防万一,还是离开这里到个乔一鸣不可能会找到的地方去吧。

    好在程琳还有一部分的积蓄,换个普通一点的房间也还可以,这个地方虽然房租便宜,但是实在是太过于简陋了。

    程琳交接房子的时候,房东是个四十多岁的黑人,叽叽歪歪个不停,在屋里绕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了门锁上,说自己的门锁原本多么好用,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程琳叹了口气,她现在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她摆了摆手,说“算了,押金我不要了,够不够赔你?”

    押金就是一个月的房租,换个门都绰绰有余,那黑人瞬间闭了嘴,笑逐颜开的走了。

    卓萱没过多久就来了,韩启非也是在的。卓萱一看到程琳就扑了过来,上上下下扫了程琳一遍,发现程琳的精神状态还算可以,这才样那间小房子里看。

    看了一眼就皱了眉,她是知道程琳原来住的不太好,可是也没想到竟然不好到了这种地步。

    程琳的眼睛里闪过了点光,她最后还是说“好,从这种破地方搬出去好。”

    卓萱在纽约人脉广,更别说还有韩启非的关系,她找的房子又干净又漂亮,租金也十分实惠。

    程琳十分感谢,留着卓萱和韩启非吃饭,给桌萱做了她最爱吃的红烧鱼。

    搬了家以后,离得桌萱家近了不少,卓萱经常会来看她,明明是担心她的安慰,话却非要说的那么难听。

    “我是来看看你这个单身狗,是不是还活着,要不然你死了在家里长了毛,都没有人知道。”

    程琳听了,只是笑,说“那我可是要谢谢你了。”

    时间不紧不慢,又过去了一个月,程琳换了手机号码,展厅的生意也逐渐忙碌起来,虽然来开展画展的人都不是什么大画家,但是也已经可以自负盈亏。

    程琳偶尔还是会相起乔一鸣来,每一想就嗤笑一声,骂一句自己下贱,怎么就总是愿意犯贱一样的想着这个男人呢?

    不过程琳是个果断的人,她虽然感情上没有办法那么快的做到完全忘记这个人,但是她却没想过回头。

    她已经不可能再浪费时间在这个完全不爱自己的男人身上了。

    以前的时候,她和乔一鸣就算是在恩爱的时候,接到阮小溪的电话,无论两个人方才是多么的激烈,乔一鸣都会停下来去接这个电话。

    程琳一想到以前,就忍不住想扇自己几个巴掌,实在是太贱了。

    也是因为自己太放下自己的尊严,所以乔一鸣也就自然而然的不在乎她究竟是不是会痛了。

    程琳笑了,人就是这样,自己都不把自己当成人看,别人就更不会了。

    这天,程琳正在给自己的花花草草修剪杂枝,忽然接到了卓萱的电话,卓萱上来就问她“程琳,你还在家么?”

    程琳放下自己手上的剪刀,说“在啊,怎么了?”

    卓萱屏了口气,说“走,快走!”

    说完,卓萱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程琳眨了眨眼,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卓萱总不会害她。程琳收拾了自己的身份证还有银行卡,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她刚刚走到一个街角,就看到几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她家门口,乔一鸣从车上下来,满脸的寒霜。

    程琳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不觉得有些发愣,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还要三番两次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明明他不爱她,却总要一次次的出现打扰她的生活。

    程琳在街角流窜,也没找个什么酒店,太贵了。一晚上五十美金,她承担不起。程琳也不敢去找卓萱,因为那个人可能已经有了麻烦。

    从刚刚的话里就能够听得出来。

    应该是遇上了什么大事,不然卓萱不会是那种语气,也不会是那么急切。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程琳借到了卓萱的电话,接通以后,卓萱骂道“这个乔一鸣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是不是疯了?他给我打电话过来,问我把你藏到哪去了,还威胁了韩启非。”

    程琳听完以后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了,为什乔一鸣要这么做?为什么,明明不喜欢她,还要去威胁自己的朋友?

    好聚好散都不行?

    卓萱抱怨了一会,才说“我听说,乔一鸣最近好像是生活上除了一些问题,脾气特别暴躁,也不知道是憋了哪门子的屁,对着谁都乱放。”

    卓萱的话把程琳逗笑了,她说“我也不太清楚,我真的已经没有再联系他了。”

    卓萱想了想才说“你最近最好小心一点,你不知道的乔一鸣多么神经质,他还专门逼问我你的手机号码。”

    “你放心,我死不可能说出来你的消息的,他要是好好求求我,还有可能,越是这么傻逼的态度,就越是不可能。”

    程琳听了以后脸上颜色不怎么好看,她说“卓萱,你听我说,他要是要的话,你就给。乔一鸣这个人,不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不会放手的。”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