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值得世界上最好的
    就连程琳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又和乔一鸣滚到一个床上的。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程琳看着自己一身的痕迹,又看了眼狼藉的床单,愣了。

    乔一鸣倒是早就醒了,他看着程琳,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秦钦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敢惹?”

    程琳记得昨天的时候,她是跟着一个陌生人去了酒吧。清醒过来的程琳觉得一阵寒意,实在是太过于冲动了,和乔一鸣分手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对她有着影响。

    为什么会和乔一鸣滚到床上,程琳也猜测到了一些。无非是乔一鸣在咖啡馆里看到了,稍微有些不放心,就跟过来了。

    程琳笑了笑,腰上酸疼的厉害,昨晚应该是太过于放浪形骸。

    乔一鸣搂着程琳的腰,说:“你别闹了,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会娶你。”

    程琳的心冷了,眼神更冷,她看着眼前的乔一鸣:“负责任?娶我?”

    乔一鸣点点头:“你昨天生气也生气够了,闹脾气也闹够了,我全都由着你,气消了就回来吧。”

    程琳真的是怒极反笑了,难不成乔一鸣还真的觉得她程琳离开了他就活不下去了?她拼劲全力才想清楚,才决定了的事情,在乔一鸣那里看来其实就是一场任性?

    程琳喜欢了乔一鸣这么久,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是真的连自己的尊严都抛弃了。等到她终于累的喘不上气来,回过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的失败。

    程琳推开乔一鸣的手:“谢谢你,但是真的不用了。”

    乔一鸣的眼神冷了又冷:“你什么意思?”

    程琳从床下捞起自己的衣服,有了昨夜的混乱,不单单房间里是那个奇怪的味道,衣裳也是褶皱难看。

    “乔一鸣,我们分手了。”

    程琳淡淡的叙述着这个事实:“我也不欠你什么,以前的时候,是我自己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想一个人。”

    乔一鸣不认同的皱眉:“我昨天救了你。”

    程琳笑了,乔一鸣的意思再清楚不过。无非就是她刚刚说了自己不欠他什么,心里觉得亏了。毕竟他昨天跟过来,和她睡了一夜。

    但是乔一鸣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了。

    在已经分了手的程琳眼里,乔一鸣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程琳恶劣的想,要是不是乔一鸣的话,可能更好,一拍两散,也不会有种莫名其妙的纠缠。

    她爱了乔一鸣五年,在他身边照顾了三年,这段日子,程琳知道乔一鸣心里是有着别人,但还是舍不得放手。

    她曾经愚蠢的认为,只要她一直都留在乔一鸣的身边,这个男人就有可能回头看看她,等到时间久了,习惯了也就是一辈子。

    程琳高估了自己。当那个孩子在血肉迷糊中离开的时候,程琳真的没办法做到豁达。

    这件事其实并不是阮小溪或者是乔一鸣的错,他们每个人都不想这样,但是,她们又是把事情推到这一步的凶手。

    程琳苦笑:“行吧,那就算我是这次欠了你,和以前的那些抵了,我也能够还清了。”

    她一个劲的往身上套着衣服。她不想被乔一鸣再一次看到自己的身体,以前的时候程琳没有觉得,乔一鸣偶尔的“临幸”,每一次都能让她十分期待。

    只是现在,程琳已经不想了。

    甚至还觉得有些恶心。

    没有爱情的床事,真的就是场解决生理问题的约炮。仅此而已,只是她以前没有看得明白。

    乔一鸣冷眼看了程琳一眼:“行吧,随你。你可不要后悔。”

    程琳呵呵一笑,到了现在乔一鸣还是觉得自己不可能离得开他,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他勾一勾手指就能回到身边的人。

    对了,程琳差点忘了,乔一鸣在他们的感情上的绝对强势,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看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程琳,爱的时候义无反顾,走的时候也是干干脆脆。

    程琳没有当着乔一鸣的面表现出自己的不屑,很多事都是要靠自己下决断的,不一定非要说出来。

    程琳收拾好自己,澡也没有洗,无视乔一鸣针尖一样尖锐的眼神,笑着对身后的人摆了摆手:“拜拜。”

    她没有说再见,也不想再见。

    出了那个阴郁的屋子,程琳胸口的闷气才略微的舒展了。她揉了揉自己的脸,看着身后的酒吧,“呸”了一声。

    真不是个什么好地方,以后她是再也不会来了,有这么一次就能让她记一辈子了。

    程琳快走了十几分钟,可算是远离了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这才松了一口气。

    正巧这时候,程琳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接通了。

    “听说你终于被甩了?”

    电话那头的人说话的声音冰冷,话里的声音好像是嘲讽,只是程琳能听的出来那个人心底的担心。

    卓萱是最开始就不同意她和乔一鸣在一起的,这个是程琳从小长到大的朋友,说是发小也不为过。

    程琳的性格外柔内刚,而卓萱就是外刚内柔了,两个人关系从小就好,两个人很少在什么事情上发生些冲突,但是在乔一鸣这件事上,卓萱是完全的不认同。

    卓萱看不得程琳那种死心塌地的样子,更看不惯乔一鸣对于程琳的“糟蹋”。

    是的,在卓萱看来,乔一鸣其实一直都是在祸害程琳。从小到大卓萱一直都是吧程琳当做手掌心里的明珠一样捧着的。

    卓萱家里的条件好,程琳就十分一般了。她父母离异,她跟着母亲,母亲再嫁之后除了会给程琳一部分的生活费,实在是不太上心。

    这么多年,程琳每次病了,都是卓萱在照顾她,每次他妈给的钱不足以支撑她度过这个月的时候,也是卓萱省吃俭用的攒下来,硬塞给她。

    她是对程琳十分的好,所以在看到乔一鸣对待程琳的态度的时候,就更是无法忍受。卓萱觉得她家的程琳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也值得最好的。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