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喜欢你
    侍应生听着自己的老板满口胡言,同情的看了眼程琳:哎,又有一个好女孩要折在老板手上了。

    程琳看了眼那猩红的液体,忽然之间有种跃跃欲试。

    要是往常,程琳肯定是不会这样松懈,只是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她和乔一鸣分手了。

    说一点也不在乎那是假的,她把自己的两年飞蛾扑火一般的投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这两年之中,她几乎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她游走在乔家。

    甚至和他心里的那人成为了朋友。可是她这两年却没有能够捂的暖这一块石头。

    程琳为了他,甚至连做母亲的权利都没有,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她们的孩子。她笑了笑,嘲笑自己的愚蠢。

    程琳嘴里还有刚刚咖啡的苦涩味道,端起那杯酒水,竟然一饮而尽。

    花香的味道倒是没有察觉,只不过,辛苦的味道流窜在喉间,激的她脸色通红。程琳自虐一般的把这杯酒水一饮而尽。

    秦钦也没有想到程琳竟然有这般的豪爽,等程琳把手上的杯子砸在酒吧台上的时候,他说:“怎么样?”

    洋酒一般都是后劲,刚喝下去的时候,程琳没有太大的感觉:“很难喝。”

    秦钦:“不错,还能说的上话来,不错。”

    程琳刚想说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并不算什么,乍然间一阵眩晕就迷蒙了整个大脑。她黑漆漆的眼睛裹上了一层水汽,像是展台上的宝石,有光投射过来,熠熠生辉。

    她说:“我可能醉了。”

    秦钦听到这一句话,忽然之间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了几分的兴趣。一开始他只是因为乔一鸣才会带她来到这,那么现在他还真觉得程琳这个人有些意思。

    很少能够有人能够保持绝对的理智,尤其是女人这种生物,她们感性且十分不讲道理。秦钦觉得绝大多数的女性就像是金丝笼中的鸟类,可以玩赏戏耍,却实在无法能与自己比肩。

    可程琳好像是有什么地方是不一样,她似乎太过于沉稳了些。

    打破这副沉稳的面具,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吧。

    程琳的眼前迷迷糊糊的一片,她有感觉自己是醉了,而且身体里好像还有阵火气从底部蔓延上来,她感觉全身燥热。

    引以为豪的理智一点点的消失,骨子里都像是被激烈的火光融化,她这才意识到,身边的人给她下了药。

    程琳没想到其貌不扬的自己,竟然还会遇上这种事情。

    她支撑着自己起身:“好了,酒我已经喝完了……我……”

    强烈的眩晕感刺激着程琳的每一寸神经,刚刚起身又跌了回去。程琳咬紧嘴唇,恨得咬牙。

    今天真是灾日。

    秦钦伸手把程琳捞进自己的怀里,这个女人的身上有种奇特的香气,从刚刚开始他就已经注意到了,撩得人心猿意马。

    侍应生看老板已经美人在怀,在旁边轻声问了句:“秦总,要房间么?”

    程琳还在拼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想要把秦钦推出去,男人的眼睛落在远处一个点上,他说:“房间还是要准备的,不过不是给我了。”

    秦钦的话刚刚落下,乔一鸣已经来到了吧台前,他皱着眉看着程琳窝在秦钦的怀中,眼神十分不善。

    秦钦之所以会带了程琳过来,主要也是为了引乔一鸣出来。

    他手上有一个项目,需要大量融资,如今在国内,也就只有乔家能够帮得上他,只是他和乔家的两兄弟都不算熟稔。

    秦钦笑道:“有机会能让乔总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乔一鸣看了秦钦一眼,又看了眼在他怀里的程琳:“怎么回事?”

    秦钦曾经调查过乔家两兄弟的事,对于这两个兄弟抢一个女人的事十分清楚,更知道之后乔一鸣也曾有过一个女人,可好像对她并不是十分在意,那人就是程琳。

    乔弈森这个人十分冰冷,从他那里下手实在是困难,秦钦转而盯上了乔一鸣。

    他听说乔一鸣这人十分和善,如今看来,好像完全不是那样。乔一鸣的冰冷,好像比乔弈森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钦开口道:“刚刚我们在路上遇上了,她不小心踩坏了我的鞋,所以我就让她陪我喝一杯了,没想到她的酒量竟然这般不好,一杯就已经醉了。”

    乔一鸣抓起桌上的酒杯,轻轻的闻了闻:“血腥玛丽?”

    “这种酒,这么大的量,是个人也会醉的。”

    秦钦被乔一鸣当场揭穿,也不觉得恼。程琳在他怀里十分不舒服,耳边轰轰作响,她隐约能够听到乔一鸣的声音,但是又分辨不清楚这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

    虽然不舒服,但她还是觉得温暖。对于乔一鸣,她只要看一眼就会觉得喜欢,只要轻轻触碰就会觉得欢欣,喜欢的深入骨髓。

    这份感情绝对不是说能够割舍就能割舍,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得开。只是程琳知道,乔一鸣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以后恐怕也不可能。

    比起越陷越深,还是早一点的脱身比较好。

    程琳整个人都缠在秦钦的身上,她唇间轻启,说道:“我喜欢你。”

    这一句话下来,像是个魔咒,乔一鸣的眼神完全变了,十分的锐利,他看着秦钦怀中的程琳,这样的女人是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

    程琳和阮小溪完全不同,比起少女的天真烂漫,程琳好像是更成熟一点,在照顾自己的这件事后上更是如此。

    程琳很少会对乔一鸣说“喜欢”这两个字,但她虽然不说,乔一鸣也能够感觉到。

    乔一鸣抓住程琳的衣领,硬生生把人扯进自己的怀里。程琳骤然换了个姿势,她身上虚软的厉害,整个人都无力的缩在乔一鸣的怀中。

    程琳十分难受,理智已经被酒水和药物熏得不见踪影,她眼睛里有些水汽,死死的抓住乔一鸣的衣领。

    秦钦说:“乔二少您放心,我们这里有顶尖的包房,您可以带着您的情人进去玩一玩。”

    “不过希望您出来以后,能好好考虑下我们的投资建议。”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