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没有那么好酒量
    走出咖啡店的时候,程琳还是忍不住往身后看了一眼,乔一鸣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身上,好像预料到自己会回头一样。

    程琳转过身,仰起头,大步大步的往前走。乔一鸣的温柔是毒药,这个人并不爱自己,却总是能温柔以待,让人上瘾沉沦。

    都已经过去了,是自己提出来的,怎么也不能后悔。

    正想着,程琳的腹间忽而传来一阵抽痛。上次那个孩子在她身上还是留下了一定的损伤。她的小腹会经常性的阵痛,她也曾去医院检查,医生都说看不出是什么毛病。

    程琳脚步踉跄,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程琳捂住自己的小腹,脸色有些发白。

    “没关系。”

    被撞了的人看出程琳似乎是不大舒服的样子,他伸手扶了程琳一把:“你没事吧。”

    程琳抬头,眼神中略有几分的感激,她弯唇笑了笑:“还好。”

    男人的眼神在落在程琳的脸上的时候,攸然一变。

    程琳喘了两口气,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谢谢你。”

    她刚刚要走,就被那人死死的抓住了手臂,程琳挣脱不得,皱眉回头道:“请问还有什么事么?”

    那人看了程琳一眼,指了指自己的鞋面,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鞋印印在只是看一眼就知道价值不菲的犀牛皮鞋上,因为鞋子质地极软,被她踩得这一下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形状。

    以前,程琳好像也曾经在乔一鸣的衣柜里看到过这个牌子,不但贵的吓人,而且还十分的娇惯,还要人好好的供着。

    程琳心里一愣,她是应该要赔的,可是这一双鞋子真的不知道要多少钱。

    “实在抱歉了,这双鞋多少钱?我会赔给您的。”

    男人上上下下扫了程琳一眼,笑了。不知道为什么,程琳总觉得男人是在嗤笑。

    “这双鞋,是菲拉格慕出的限量版,这位小姐你就算是再有钱,恐怕也难买到一模一样的了。”

    程琳说:“那我赔钱给你吧。”

    这自不量力的话让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你认真的么?”

    程琳点点头。

    “不用了。”

    秦钦倒是没想到乔一鸣的这个小情人竟然这么有趣,这双鞋的价格说出来能把她吓得噎过去,那就实在是无聊了。

    程琳初到纽约,她手上的资金几乎全部都投资在了自己的美术展厅上,刚刚起步总是不甚容易,早就已经入不敷出。要是这个时候再有这样一笔意外之灾,她很难再维持下去。

    “不过……”秦钦的眼神稍微后移,落在刚刚出了咖啡厅的乔一鸣身上,话却是对程琳说的:“我有个不情之请,我还是很想结交您这样一位美丽的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请我去附近的酒吧喝上一杯?”

    程琳咬了咬唇,酒吧这种地方,消费水平虽然不低,但是应该比赔偿的话要好的太多,要是真的能这样解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乔一鸣从咖啡厅里就已经看到了这边的场景,他眼神逐渐森然,等看到秦钦带着程琳上车的时候,嘴角溢出了两个字:“秦钦。”

    计程车上闷得惊人,秦钦打开了窗,有风吹进来,搅乱了程琳的头发。

    两个人本来正是无言,男人却忽然贴了过来,在程琳的颈边嗅了嗅。

    程琳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她从来没有和乔一鸣意外的男人有过太过于亲密的行为,这人的行为已经可以说得上是轻浮。

    可好在他还生了一张英俊的脸,这才把那种猥琐之气消糜了大部分。程琳往后缩了缩,略带尴尬。

    好容易才到了酒吧,以前的时候程琳很少回来这种地方,一进门就看到副群魔乱舞的场景,有人凑过来对程琳和秦钦说:“有好东西,要不要?”

    程琳不知道那人说的是什么,倒是秦钦笑了笑:“拿出来看看。”

    那人贼眉鼠眼的在酒吧里看了看,似乎是确认了没有威胁,才把手上的东西拿了出来,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装了几颗红红绿绿的药丸。

    程琳皱眉,饶是她对这种事一窍不通,也知道这里面应该是装了什么东西。

    “不用了。”

    说完,程琳就径直往里面去了,她想得很清楚,只要请这个男人喝上一杯酒,就马上离开。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时候的程琳已经有了几分的浮躁,她没有看到身后的秦钦不动声色的掏了钱,已经把那东西装进了口袋。

    来了吧台,程琳看了眼酒水的价格,一阵的心疼。

    她和乔一鸣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没有留下任何的积蓄,这酒吧应该是纽约能够排的上号的华人酒吧,不然的话,一杯酒水不会到这种境地。

    秦钦走到程琳身边,他笑着看了眼程琳郁结的脸色:“怎么,心疼了?”

    程琳笑了笑,就算是真的穷,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的话就实在是露怯。

    秦钦拍了拍手,就有人迎过来,当看到秦钦的脸的时候,都愣了一愣:“秦总,您怎么来了?”

    程琳看了眼身边的人:“秦总?”

    秦钦打断了那个人的话:“没什么,就是以前经常来这里,熟悉了而已。”

    他看了眼那侍应生:“来杯血腥玛丽,还是老样子。”

    秦钦的眼神暧昧,程琳隐约发觉了什么,但是又觉得是自己想的太多,毕竟都是国人,在异乡有机会见面,都是种缘分。

    等到一大杯的猩红酒水摆在程琳面前的时候,程琳眼睛都直了:“你要喝这么多么?会不会醉?”

    秦钦笑了笑:“不是我,这杯是你的。”

    程琳摇头摆手道:“我可是不行,会醉的。我没有那么好的酒量。而且我也不喜欢酒水的味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血腥玛丽这种酒度数极其低,就连喝在嘴里都有种花香味道,就像是甜品一样。不信你尝尝?”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