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愿意付出一生的时间
    阮小溪把阮点点送出去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就算是忙了个大概。

    她在屋子里坐了没有二十分钟,学校那边就打来电话。

    学校老师是之前有过联系,小心翼翼的问她“小少爷怎么还没有来?”

    阮小溪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进半个小时,为什么乔奕森还没有到学校,难不成是路上堵车了?

    那个学校离着家并不算远,开车的话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怎么会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消息?

    阮小溪和校长说,今天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要是有其他的事情她在联系。

    阮小溪播了乔奕森的电话,没有人接。

    又打了一个,还是没有人接通。

    阮小溪感觉到十分的气愤,乔奕森把孩子带出去究竟是要做什么?

    竟然还没有到学校么?

    阮小溪正是这样想着,外面忽然响起来了轿车刹车的声音,是乔奕森。

    阮小溪迎出去,就看到了乔奕森笑容满面。

    乔奕森是没有看出来阮小溪的阴沉,他看到阮小溪出门迎接,竟然觉得这是阮小溪这是被感动了,他带了几分笑意说道“我已经把点点送到学校了。”

    阮小溪心中一颤,问道“你把点点送到学校了?”

    既然乔奕森已经把孩子送进了学校,那为什么老师那边没有看到点点呢?

    乔奕森不明所以,倒还是点了点头。

    阮小溪又问他“你把点点送哪个学校了?”

    阮小溪这才想起来,乔奕森没有问她点点究竟转去了哪里,就直接一溜烟的开车出门了。

    乔奕森信心满满“我怎么可能连点点的幼儿园都不知道是哪一个,我可是个好爸爸。”

    乔奕森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话“以前也不是没有送孩子上学去过。”

    阮小溪大惊失色,问道“你把点点送回原来的那个幼儿园了?”

    乔奕森点点头。

    阮小溪心中飓风刮过,脸上表情也十分难看。

    乔奕森还说道“今天很早佣人们就要上楼,我知道你一向睡得清浅,就把他们都呵斥下去了。”

    阮小溪胸口一阵闷气,她说为什么没有人来叫她,原来是因为乔奕森这个混蛋!

    阮小溪问乔奕森“你说今年点点几岁了?”

    乔奕森想了想,说道“六岁。”

    “六岁的孩子还要去上幼儿园么?”阮小溪气的心脏狂跳“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点点升一年级的第一天!”

    阮小溪气炸了,乔奕森已经在书房睡了半个月多,上次的气消了,她还有些不忍。

    没想到乔奕森就不能消停消停,竟然又作出这种傻事情来!

    阮小溪没有理会乔奕森的呆滞,径直出了房间,她让人赶快送她去接点点送回学校去。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忧伤的像只做错了事的狮子。

    晚上,祁哲耀打电话过来了,问他“弈森,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得到原谅,正准备搬回自己的房间入住?”

    乔奕森冷冷的说道“没有。”

    祁哲耀心里一愣。没有?阮小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绝情了么?竟然面对这样的情况都无动于衷,两个人之间真的是一点小的争吵摩擦么?

    祁哲耀说“弈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和我说说,我帮你整理整理,小溪按理来说不会这么无情啊。”

    乔奕森想了想,最后还是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件件的说给祁哲耀听。

    祁哲耀听完之后在另外一边笑的呛咳不止,险些喘不上气来。他擦了擦眼角的几滴泪。

    “乔奕森,你是不是弄巧成拙了?”

    祁哲耀本想说太蠢了,但是没有好意思说出口,毕竟乔总的脾气还是有的。

    乔奕森听出来了祁哲耀兜兜绕绕的意思,他说“是你的主意太蠢。”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乔奕森想了想与其用祁哲耀这一套虚的,还不如靠他自己。

    夜里十二点,阮小溪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上十分沉重,像是压了一只巨型犬,并且还在自己的身上舔来舔去。

    阮小溪感觉有什么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在自己的胸前揉捏,她原本已经睡得迷迷糊糊,这个时候却忽然醒了。

    正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

    是乔奕森。

    阮小溪不知道乔奕森是怎么进来的,不是房间都已经加上锁了么?为什么他还是能到自己的眼前呢?

    阮小溪的声音里有几分哑,乔奕森的手上似乎是有烈火,触碰过得地方一点点的燃烧起滔天的火焰。

    阮小溪的声音里不由得也带了一点的**,她问“你怎么进来的,你知不知道……”

    乔奕森用自己的唇堵住了阮小溪喋喋不休的话语,他在阮小溪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爱你。”

    男人的话好像是有魔力,只是几个字就让阮小溪彻底的软了身体,她的眼睛里有明亮的光,直直的看进乔奕森的眼底。

    乔奕森嗓子有一点的哑,他吞咽了口水,手慢慢的伸向阮小溪的身体,他为什么会进来?

    因为这毕竟是他的房间,备用钥匙……总还是会有一把的。

    一番**,阮小溪躺在乔奕森的身边,眼皮沉重的几乎无法抬起。

    乔奕森禁欲太久,就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野兽,阮小溪觉得自己真的是应付的十分困难。开始的时候还是双方的快乐,后来就变成了种折磨。

    阮小溪昏昏沉沉,她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但还是想看一眼身边的男人。

    她轻轻的开口,说“乔奕森……”

    乔奕森“嗯”了一声,想要知道阮小溪后面说了什么,可是他凑上去,也听不到阮小溪究竟说了什么。

    乔奕森把这个小巧的女人紧紧的搂住,用自己的身体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说“睡吧。”

    男人的话从来都像是有魔法,阮小溪听完以后,瞬间觉得十分的心安。

    睡吧,晚安。

    第二天,阮小溪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乔奕森的影子,她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全身上下都是十分的酸疼。

    就连最简单的下床都十分困难。

    阮小溪看着自己身上还有手臂上大大小小的吻痕,她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该死的乔奕森!难道就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为什么每次都是要把她吞噬一样?

    拔吊无情,竟然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禽兽,无耻!

    阮小溪本来还在想要不要试着原谅这个男人,现在看来,他就想也不要想了!

    绝对不可能!绝对不能原谅!

    乔奕森原本在楼下帮阮小溪准备早餐,忽然之间打了个喷嚏,她知道自己昨天做出来的饭菜口味都不太好,但是他愿意用一生的时间为了阮小溪改变。

    一生何其长,相爱的时光却如同弹指一挥。

    阮小溪从屋子里扶着墙出来,对着楼下大喊了一声乔奕森!

    乔氏大总裁从厨房裹了围裙匆匆走出,问道“怎么了?”

    阮小溪看着楼下的男人,说“你给我上来!抱我去洗澡,我腰都要断掉了……”

    乔奕森二话没说,上楼就抱住了阮小溪进了浴室。

    哦,今天的乔总也在哄媳妇。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