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会一起变老
    晨微没想到乔弈森会和自己说这些话,其实晨微以为乔弈森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也不可能同意她和萧以白之间的感情。

    并且会对她的“移情别恋”嗤之以鼻。

    但还好乔弈森没有。

    乔弈森说:“我收回我之前说的那些愚蠢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晨微。”

    晨微的鼻尖忍不住一阵发酸,她看着躺在床上的萧以白,经过这时间的治疗,他身上因为之前的时候被阳光灼伤的地方已经愈合了大半。

    她知道萧以白大多数的时候是在装病,一会说自己已经好了,一会又说自己这里痛,哪里难受。

    晨微知道自己没有给萧以白足够的安全感。

    “就算是ben在另外的一个世界,她也一定会看开心看到你找到新的爱情。他会一直爱你。”

    提到ben的名字的时候,晨微忽然之间落下眼泪。萧以白看着晨微忽然哭了,他气冲冲的走过来,要和乔弈森理论。

    “我就说这个乔弈森的电话你就不要接了,每次他都会让你难过……”

    晨微摇了摇头,她示意萧以白不要太过冲动,她对电话里的乔弈森说:“我一直都知道,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理解,这样就会让我有更多的勇气留在我现在想要的生活里。”

    一通电话结束,晨微答应了乔弈森要帮他追回阮小溪的事情。

    其实主要不是因为乔弈森在电话里说能支持他们,而是晨微能够看得出来,阮小溪还是爱着乔弈森的。

    萧以白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了晨微:“他刚刚和你打电话说了什么?”

    晨微看了萧以白一眼,她说:“乔弈森希望我们结婚。”

    萧以白愣了:“什么?”

    晨微说:“他说他希望我们能够结婚,你都已经和我睡在了一张床上,你要是吃了吐的话,就别怪他乔弈森拿着迫击炮把你炸成碎片。”

    萧以白还是发愣。

    晨微脸上有些不好看了:“怎么,萧以白你还不愿意了?”

    萧以白从床上爬起来,他直接走过来死死的抱住了晨微,他说:“怎么可能。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你了,我想要和你结婚,只是晨微你真的想好了么?”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你这一辈子就不能离开我了。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跟到哪里,不管你烦不烦,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都会一直变老……”

    晨微说:“你别说得好像我么你结婚了就不能离一样,我和你说要是你对我还有孩子不好的话,我肯定会……”

    萧以白没有让晨微说出来离开的话,就直接一个吻把晨微的话都堵在了嗓子里。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滚到床上。

    萧以白看着晨微:“我也想要一个孩子。”

    晨微眼神冷了点:“怎么了?宝宝不够你疼么?”

    萧以白吻了吻晨微的眼睛,不说话了。他知道晨微的意思。她还是不想要另外的孩子了。

    不过没有关系,他有晨微和宝宝就已经足够了。

    再回去之前,阮小溪和乔弈森一起去了一趟ben的坟前,与他们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晨微,因为晨微已经因为ben付出了太多。

    在她已经找到了新的幸福的时候,就不要再提起过往来动摇她的心了。

    这次阮小溪是和乔弈森一起到的,比上次简直是轻松的多,两个人都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走了进去。

    阮小溪问乔弈森:“你说ben会真的祝福晨微么?”

    乔弈森站在ben的墓前,他看着ben的照片,男人的嘴角总是带着一点的笑容。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如此。

    乔弈森说:“当然是了。”

    阮小溪不解:“你怎么知道的?”

    “我和ben一直都是心有灵犀。”乔弈森在ben的墓前放了一束花,留下了一封信。

    信一点点的燃烧了。

    两个人看望了自己的那些已经离开的老朋友,就径直去了机场。

    解慕最终还是答应留下来让萧以白帮他治疗。

    阮小溪开始的时候还想要让解慕和他们一起回去,可是之后就听萧以白说:“解慕留下来更好。”

    阮小溪想了想,好像也确实是这样,萧以白的医术已经说得上是世界顶端,解慕留在这里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

    而且……解慕也是时候重新开始了。

    阮小溪真心希望解慕能够找到一个爱他的人,他会找得到的,一定。

    一个人不会一直不幸,每当觉的前路漫长看不到光的时候,不妨再往前看一看,有可能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三天,阮小溪和乔弈森还有阮点点一起坐上了回到h市的飞机。

    阮小溪看着窗外的万丈晴空,拉斯维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变成了一张蓝图。

    再见了拉斯维,再见了解慕。

    阮小溪和乔弈森虽然已经和好了,但是阮小溪总是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是隔了一层什么。尤其是在飞机上乔弈森说要复婚的时候。

    阮点点在旁边听着,他忽然之间插了一句:“你们离婚了?”

    乔弈森没有回答,倒是阮小溪点了点头,说道:‘对,爸爸妈妈这段时间吵架了,离婚了。’

    阮点点看了眼乔弈森,他愤愤的扭了头:“爸爸是坏人!”

    阮小溪有些吃惊:“为什么爸爸就是坏人了?”

    “因为爸爸总是欺负妈妈,这次肯定也是爸爸的错,我讨厌爸爸,我不要没有妈妈。”

    阮小溪听着阮点点的话,心里忽然有一点的难受,其实很多时候人们都会下意识的觉得乔弈森好像是总是会在欺负自己,毕竟乔弈森的身上有太过浓重的王霸之气。

    他们总会以为乔弈森才是这场爱情的主导者,其实在这个男人爱上自己的时候,乔弈森就已经注定是这段爱情里面的追随者了。

    阮小溪轻轻地打了阮点点一下:“不要胡说,爸爸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乔弈森说:“我就是坏人。”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