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
    阮小溪最终还是和解慕说清楚自己对于他的感觉。阮小溪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她以为解慕会有一时间的激动,可是没想到解慕却并没有。

    解慕像是早就聊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他好像是在笑着,可是眼睛里还是湿了。他说:“我其实早就知道了。我只是一直都在等这一天而已。”

    阮小溪看着解慕。

    忽然有几分不舍,她解释道:“你和我一起会h市,我会一辈子都把你当成我的弟弟。”

    解慕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他看着阮小溪,说:“好。”

    我是你一辈子的弟弟。

    阮小溪在晨微这里已经带了时间并不算短了,这天,她正打算回h市去。

    晨微建议一起吃一顿饭。

    阮小溪想了想,也是应该,就欣然答应了。

    可是阮小溪没有想到晚上一桌饭都做好的时候,竟然会有一个意外来客。乔弈森。

    晨微和萧以白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甚至解慕都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阮小溪这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餐桌上阮小溪觉得有些手足无措,好在乔弈森并没有坐在阮小溪的身边,乔弈森的身边是晨微。

    餐桌上五个人都是极为沉默。

    好像谁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萧以白往晨微的碗里加了块胡萝卜,晨微一向最讨厌吃这种东西,她狠狠的瞪了萧以白一眼,但还是吃了。

    阮小溪在旁边看的笑出了声。

    四双眼睛都投在阮小溪的身上,阮小溪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低下头去吃饭,却听到解慕开口了。

    “小溪,你多吃些菜。”

    阮小溪讷讷的应了一声,她抬起眼睛偷偷瞥了眼乔弈森的表情吗,这个时候才发现男人的眼神沉了一下,他没有说话,只是夹了块阮小溪最喜欢吃的肌肉放进了阮小溪的碗里。

    他说:“多吃肉。”

    阮小溪也嗯了一声。

    乔弈森兀自和解慕较劲,解慕倒是没有这么幼稚,他嘴角带了一点的笑意。

    他终于在这几天想的清楚,只要阮小溪能够幸福就好了。不要管这份幸福究竟是谁给的。

    阮小溪正觉得餐桌上的气氛有些沉闷,忽然之间她听到一点点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妈妈。”

    那是阮点点的声音。

    阮小溪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她回过头,在门口看到了阮点点。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阮点点了,对点点的思念已经深深的浸透进阮小溪的骨髓,她看着眼前的孩子。

    一段时间不见,阮点点又长高了,已经到了阮小溪腰间的位置,她看着阮点点,迫不及待的抱起了孩子。

    她的眼泪曾在阮点点的衣裳上,她有些哽咽,看着自己的孩子,她说道:“点点,你还好么?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想妈妈?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阮小溪一下子扔出去了太多的问题,还是乔弈森替点点回答的。

    “点点最近很好,他之前的时候就是在拉斯维接受的治疗,还有……”

    乔弈森忽然间抬起头看着阮小溪,他说:“我们都十分想你。”

    萧以白吃着吃着饭感觉自己的牙都要被酸掉了,他刚刚露出来一点的嘲讽,就被晨微扇了一巴掌:“好好吃你的饭,别人家的事,你酸什么酸,学着点。”

    萧以白笑了笑,就乔弈森这点段位也用的找学?要是他的情商像是乔弈森那么低,哪里能够追的到晨微?

    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阮小溪看了乔弈森一眼。

    他们不是已离婚了么?乔弈森不是一直都对自己有误会么?他不是前一段时间还是十分的憎恨么?

    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做出这样的深情模样?

    阮小溪觉得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快的让她没有办法回答乔弈森的问题。

    阮点点说:“妈妈,和我们一起回家吧,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家了,弟弟妹妹还在家里等我们呢。”

    阮小溪眼前瞬间湿润了,她又怎么不想回去呢?

    她看了乔弈森一眼,乔弈森也正深深的望着她,两个人的眼睛里好像混杂了太多的情绪,可是在对视的那一瞬间又完全都消失的不见踪影。

    两个人遥遥对望,阮小溪忽然就觉得,好像什么都不用解释了,这样也就足够了。

    只是阮小溪还是问了他一句:“你以后还会随意把我丢下么?”

    乔弈森说:“再也不会了。所以……”

    “以后你也不要再把我扔在半路上。”

    ……

    其实在乔弈森来之前,是先和晨微打通了电话,他这段时间想了很多,乔弈森还记得安茜在临走之前的那一段话。

    他这段时间好像是做错了很多的事,当他知道阮小溪离开自己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安伯勋的时候,他才忽然之间意识到原来夫妻之间的沟通竟然是这样的重要。

    很多时候,不是一句我是为了你好,就能够直接翻过这一页去的。

    乔弈森闭上眼睛,最近这段时间的疲惫还真的是让人心力交瘁,他经常都会胃痛。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他都会想起来阮小溪笨拙的给自己温热的那一杯牛奶。他以前的时候,也经常会嘲笑阮小溪的笨拙,但是那份笨拙里固执的温暖才是让人最无法抗拒的地方。

    乔弈森给晨微打过去了这个电话,电话里晨微的声音带了一点的冷。

    乔弈森知道这也是因为自己自作自受,他在之前的时候和晨微说的那些话,就算是之前再好的关系都能够让他沦为陌路。

    更何况他那个时候已经被阮小溪的“背叛”冲昏了头脑。

    晨微说:“你有什么事吗?”

    乔弈森说:“对不起。”

    电话那边的人愣了愣,很久才说了一句:“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乔弈森看着窗外的绿叶纷纷,还有正开了满园的玫瑰花,他说:“我知道我以前太过于偏激,如果说到了一些话伤害了你,伤害了你们,也请原谅我。”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