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为何不重新开始
    萧以白耸耸肩:“既然你都清楚,那么为什么不重新开始一次呢?”

    解慕没有说话,萧以白有追问道:‘怎么了?你舍不得?’

    解慕恼了:“别说了,没什么意义。”

    萧以白笑了笑,闭上了嘴,再说下去,可能解慕就真的要杀人了。

    没过一会,解慕反倒先开口了:“她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所以说我忘不了她,也不能忘了她,我这辈子都要报答她,因为是她教会了我生活。”

    萧以白晃了晃手上的孩子,没有理他。

    解慕又说:“我这辈子绝对不能忘了她,一定要让她成为最幸福的人。”

    萧以白还是没有说话,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解慕终于忍不住了:“萧以白,你哑巴了?”

    “我自然是没有哑巴,可是刚刚不让我说话的人不是你自己么?”萧以白说话一直都这么欠,平常人听了想打人。

    “好了,你可以说话了。”

    萧以白这才放下手上的孩子:“我感觉你是不是把小溪当做了妈?”

    解慕咬牙切齿,他狠狠的瞪着萧以白,这个男人是在骂他么?

    “你什么意思?”

    萧以白摆摆手:‘我可能没有骂你的意思,我只是简单的听了你的话,感觉在你心里不一定是吧小溪当成恋人,你是不是把她当成了圣女,仙姑?这一类的不可亵玩的存在?’

    “最简单的一个比喻就是母亲了。”

    “你可能没真的喜欢过一个人,你会迫切的想要得到她,占有她,想成为她世界的中心和主宰,就像是我对于晨微,还有乔弈森对于阮小溪。”

    萧以白简单的分析着:“我们的存在都是有一定的侵占意味,不仅仅是保护,可是我看你,对于小溪是一种崇拜和敬畏,也不太一定就是爱情。”

    解慕还没有来得及反驳,阮小溪就进屋来了,她看着解慕面红耳赤的样子,笑出了声:“怎么?这是和他吵架了?”

    解慕看到阮小溪的瞬间就乖巧了起来,他抽了抽鼻子,说:“没有,就是聊聊天。”

    阮小溪说:“聊天可以,但是不要急了,朋友之间不用那么较真。”

    萧以白在心里啧啧啧的嘲讽着解慕,在他看来,阮小溪和解慕逇相处模式,真的是大部分情况像是母子,姐弟……

    解慕也不是个傻子,还能连这点常识都没有么?

    解慕也看到了萧以白脸上的似笑非笑,但是阮小溪现在还在这里,他也就没有急着说什么,等到阮小溪走了,他才怼了萧以白一拳:“你笑什么?”

    解慕“哈哈”的笑的猖狂:“你还说小溪不像是你的长辈,你自己想清楚了么?我看你们不像是母子就是姐弟……”

    “偏偏就不会是爱情。”

    解慕听了萧以白的话,他看了眼紧紧闭合的房门,想到了阮小溪的脸,他说:“我对她是爱情,但是她对我不是。”

    乔一鸣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重见天日,尤其是在看到乔弈森的那一秒,他的心瞬间就变得十分平静,他说:“哥,程琳是不是出事了?”

    乔弈森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开口。

    看到乔弈森沉默,乔一鸣就知道自己猜了个七七八八,他脸色急切,问道:“程琳他究竟是怎么了?”

    乔弈森看了一眼这个弟弟,安家说的没错,他们是没有对这个弟弟亏待,至少现在看起来,乔一鸣的精神状态还算是可以。

    乔弈森说:“程琳……她前段日子住院了,她……因为找你太过于费心费力,所以流产了。”

    乔一鸣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程琳……不是已经不能够怀孕了么?为什么会……忽然之间有了孩子?

    “之前的医生说程琳只是很难受孕,但她没有说程琳以后不能怀孕。虽然几率很小,但是她确实是是有了你们的孩子。”

    乔家的人对于家庭有种使命感,他们对待自己的孩子和爱人一般都是十分尽心,这个孩子的离开对于从来没有罪过爸爸的乔一鸣而言,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他说:“孩子死了么?”

    乔弈森听到死这个字,心里有些不忍,他拍了拍乔一鸣的肩膀:“你们都还年轻,总还是有机会的。”

    乔一鸣苦笑两声,以前的时候,他也是个任性的人,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因为自己的任性付出过代价,但是现在他终于尝到了苦果。

    安伯勋在乔弈森的身后,他说了一句:“对不起,这是都是一开始我们没有办法预知的事情,对不起,我们为了安茜做出了这么多不应该不理智的事情。”

    乔一鸣恶狠狠的看着安伯勋,他说:“一句对不起就能够了事了?”

    但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现在和安家的人对峙,他说:“那程琳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相对于孩子,他现在更为担心的是程琳的状况。

    程琳的身体从之前中刀就一直不好,流产对于孕妇而言十分的危险,程琳会不会有事?

    乔弈森看了眼自己的弟弟,忽然之间有了几分同情,他说:“程琳走了,在她离开之前,她问了医生一些问题,好像是知道了自己已经不可能再有孩子了,她留下了一封信,说不希望拖累你……”

    乔一鸣的心脏都要炸裂了,以前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觉得程琳对他而言是无比重要的存在,就算是程琳一次次的为他坐了那么多的事,乔一鸣都觉得自己对程琳还是责任感使然。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爱的人还是阮小溪。

    但是为什么现在她走了,自己竟然会这样的难过?

    乔一鸣心脏痛的让他佝偻起身体。他好像是哭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程琳。

    乔弈森很少看到自己的这个弟弟露出这样难过的样子,他叹了口气,拍了拍乔一鸣的肩膀:“你现在不能倒下,你要知道,程琳还在等着你去找她。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应该会一直坚持下去。”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