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并不爱我
    乔弈森语气森冷:“你放走的?”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再来隐瞒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安伯勋愧对乔弈森也实在是愧对安茜。

    他说:“是的,一开始的时候是我放走的阮小溪,我和她说,我能够放你走,但是希望你能够劝乔弈森和茜茜结婚。”

    乔弈森还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中间竟然有这么多他所不知的事情:“她答应了?”

    安伯勋点点头:“她答应了,而且也做到了。”

    “之前在你生病的时候,阮小溪也曾经来过医院找你,但是被我劝走了,包括你上次听到的,阮小溪说自己和那个叫解慕的孩子相爱,应该也是骗你的。”

    “我在阮小溪看那孩子的时候感觉不到爱,但是那个孩子我就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安伯勋说:“我说出来这些不是为了乞求你的原谅,而是我自知我对不起茜茜,既然茜茜这样的反感,我们做长辈的吗,也一定要改过自新。”????安伯勋看着乔弈森,他说:“我把一切都想象得太过于简单了,却不知道蝴蝶效应已经能够彻底的摧毁我们的一切了。”

    “对于你弟弟的妻子,我十分抱歉,我愿意让我大哥帮她进行手术。”

    安伯勋身上的担子一瞬间放了下来,这才感觉都爱自己的手臂竟然在钻心的疼痛。安伯勋的手其实早就在安茜下落的时候被砸到骨裂,只是这两天他的精神高度紧张,竟然忘记了自己手上的事情。

    直到现在才开始有了感觉,几乎已经不能抬起自己的手臂。

    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的眼睛里有深沉的光,他忽然之间跪在了乔弈森的面前:“至于我没办法弥补的,我只能用我的以后来表达我的歉意了。”

    安平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跪在乔弈森的面前,她打搅了医生,不能苟同的想要把自己的父亲拉扯起来:“爸爸!”

    安伯勋甩开了安平的手,声音严肃:“既然是我们做错了事情,就一定能纲要承担那份责任,不管有没有办法弥补。”

    “安平,我一直在教导你,做人要光明磊落,可是我自己都没有做到。”

    乔弈森的本意也并不是让这个为父的老者下跪道歉,他的眼神中也有了一点的不忍,他伸出手去扶安伯勋,却没有能够把人扶起。

    安伯勋确实做的不对,也不够光明磊落,但是他的出发点未必那么卑劣无耻,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竟然会一发不可收拾。

    乔弈森最后说:“伯父,你起来吧。”

    这一声伯父,其中的意思已经代表了些什么,乔弈森说:“我能够理解您的想法和初衷,有很对时候我会在想,我也是一个父亲,如果要是我的孩子也遇上了同样的事情,我会如何?”

    乔弈森忽然之间笑的有些苦涩:“我未必会比您做的好。”

    乔弈森一直都是一个自私的人,他爱着自己爱着的人,自然就会对别人有些疏忽。

    爱会让人犯错,不管这爱的出发点如何。

    乔弈森说:“你不应该对我道歉,你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茜茜乔一鸣还有……阮小溪。”

    阮小溪在拉斯维的这段日子,萧以白和解慕的关系倒是越来越不错。

    萧以白是个医生,还是个堪称神迹的医生,他看着解慕一眼,就知道他身上肯定是服用过打量应激性药物,用来提升身体的各项机能。

    只不过这样确实是会让人的各个方面有很大的开发空间,但是也同样的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超负荷的重担。

    萧以白说:“你要是想要多活几年,就可以留下来,我可以用各种药物帮你治疗调节。”

    解慕拜拜手说道:“算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心脏附近还有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玩意,多活几年就多担惊受怕几年,算了。”

    萧以白听了解慕的话,忽然之间有些惊讶:“难不成你是那里的人?”

    解慕打了个哈欠,故意装成听不懂的样子反问道:“你说我是哪里的人?”

    萧以白听出来他是在胡搅蛮缠,也就不问了,他说:“你要是相信我,我能帮你把这东西取出来。”

    解慕说:“取出来?你在开玩笑?”

    萧以白说道:“要是按照一般人来说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要是我的话,就不一定,你要是愿意我还可以帮你换上一颗人工心脏。”

    “只不过你那样你就会忘记一些事情。”

    解慕听了只觉得好笑:“你说的这些都有什么科学依据么?我怎么听着这样的假?”

    “孤陋寡闻。这些事情就是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是这是我的病人们回查的时候给我的信息。”

    解慕有些心动,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而是因为……他想遗忘些什么。

    他想忘记以前的所有,但是又舍不得阮小溪。

    萧以白看着解慕的模样,他忽然之间问道:“我问你,解慕,你觉得阮小溪爱你么?”

    这个问题不能不说十分的尖锐,解慕皱皱眉,反问道:“那我问你我上次的问题,你觉得晨微爱你么?要是ben回来了,她会选择谁?”

    萧以白笑了笑,他抱起来了床上的孩子。小婴儿的嘴含住了他的手指,睡得正香。

    “我知道晨微她爱我,但是如果有一日,ben真的回来了,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回到ben的身边。”

    “她爱我,但是不够爱我。”

    解慕看着萧以白,忽然之间十分敬佩这个人竟然能这么简单的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

    萧以白反问:“那么你呢?”

    “我现在也要多问你一个问题,要是乔弈森过来,阮小溪会选择谁?”

    解慕有些得意的说:“这个已经不用猜了,她会选择我,之前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出抉择了。”

    “那我再问你,她爱你么?”

    解慕说不出话来了。

    他知道阮小溪并不爱他。他一直都不愿意去想,不愿让自己认识清楚,他觉得只要自己欺骗自己,两个人就不会分开。

    最后,解慕还是说了:“她并不爱我。”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