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不是你的错
    安茜笑了笑,握住了乔弈森的手:“我其实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谢谢你,直到最后看到了这么自私的我,还能不讨厌我……”

    安茜的话说的断断续续,乔弈森知道安茜大概是不行了,他把安伯勋和安平叫了进来,虽然他厌恶安平为了自己的妹妹,做出来随意绑架的好事情,但是安茜的最后一面……他们还是最有资格陪在她身边的人。

    安伯勋和安平回来的时候,安茜的瞳孔已经散了,她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却什么都不能看见。

    安伯勋握住安茜的手,像是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岁,他说:‘茜茜,你不要害怕。爸爸就在你的身边。’

    安茜没有出声,她轻微的笑了,像是十分满足,她闭上眼睛,慢慢的停止了心跳。

    乔弈森看不了这样的场景,推开房门出去了,把安伯勋和安平的哭声关在了房间里。

    他想起来了安茜刚刚的话,说的好像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又问题百出。????乔弈森和阮小溪之间的矛盾,并不是在安伯勋出现之后才有的,他们的矛盾开始究竟是什么?

    乔弈森看着湛蓝的天,想着阮小溪以前的时候和自己说的每一句话。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得不说,他在安茜说出阮小溪说还爱着自己的时候,心里一瞬间的悸动。

    这个夏天,好像已经过了最难熬,最炎热的时候,一阵的清风吹来,让乔弈森的心里慢慢生出一点的释然。

    安茜,你一路走好。

    安茜入葬的第二天,乔弈森对安平说:“我要你把乔一鸣放出来。”

    乔弈森的这一句话把安平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说:“你怎么知道的?”

    这一句话已经不需要再解释什么,已经完全的把自己暴露了。乔弈森说:“你不用知道我是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的,我要你把乔一鸣放出来。”

    乔弈森的语气十分阴冷,她看着安平的表情也是十分的漠然,完全没有了以前大哥的样子。

    安平心里难受,他说:“我虽然是绑架了乔一鸣,但是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好吃好喝的供奉着他,从来也没有委屈过他,你这么凶干什么?”

    乔弈森冷笑:“你没有委屈过他?那么说来是不是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这段时间好吃好喝的囚禁他,没有让他出来我惹是生非?”

    安平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多过分,再加上安茜才刚刚进入了坟墓,他的情绪十分的不稳定。

    “对。”

    他这一句话落下,乔弈森的拳头就带着风挥到了他的脸上。

    其实乔弈森在第二天才说这件事,已经是看在安茜的面子上了,她也知道安家的人刚刚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小女儿肯定是精神状态等方面都不是非常稳定,不过他等不急了。

    安茜的命还是命,难道程琳的孩子就不是命了么?

    一个孩子还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甚至自己的爸到了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存在,因为没有名字,乔弈森也不能个孩子直接葬在乔家的祖灵之中。

    安平捂着脸说:“你竟然打我!”

    安伯勋发现了这边的躁动,他走过来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安平说:“他不知道怎么知道了乔一鸣在我这里。”

    安平这话一落下,安伯勋就愣住了。安平傻,可是安伯勋不傻。

    他推想到安茜忽然之间的情绪不稳,又想到了安茜在死之前最后和乔弈森的单独相处,他终于知道了安茜是为什么那么的生无可恋。

    安心的心脏像是刀割一样的痛。

    开始的时候他们本来是想要让安茜有别人不能够匹敌的快乐,才会做出来的事情,最后却变成了杀了安茜的利器。

    安心踉跄两步,很久,他才说到:“现在是茜茜的葬礼,等到茜茜的灵魂安息,我们自然会把你的弟弟送回去。”

    乔弈森说:“已经没有时间了,我必须现在就要让乔一鸣出来。”

    他的不依不饶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毕竟安家刚刚可是大丧。安伯勋皱了皱眉:“现在?是不是你也太过激动了,我们并没有亏待令弟。”

    他和安平说的一样的话,乔弈森这才知道他就说就一个安平怎么可能想到这么周全的计划,就连他也找不到踪影,原来这其中还有着安伯勋的事情。

    乔弈森说道:“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就因为你们这种自以为无伤大雅的行为,我弟弟的妻子程琳心急如焚,连夜从德国飞回来,不眠不休的找这有关于自己丈夫的线索,然后她肚子里的孩子因为过度疲劳,流掉了。”

    乔弈森的声音冰冷:“医生已经断定她这辈子不可能会有其他的孩子了,她备受打击不见踪影,你说我应不应该心急如焚?应不应该立刻要人?”

    “我们乔家的子孙因为你们的一己私欲,现在一个孩子还没有见过世界繁华就被永远的掩埋,你恕我应不应该不依不饶?”

    安平没想到之后竟然还发生了这样多的事情,他忽然之间想到有那么几天乔一鸣的态度忽然大变,一直要看乔家的各种信息,该不会就是因为感知到了什么吧?

    安平一直以为自己和乔一鸣也能够说的上是半个朋友,在接触中两个人都觉得对方不能算是坏人,现在看来……

    呵,他竟让变梗了杀了他孩子的凶手。

    安平一个劲的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一定就会放他出去……”

    安伯勋看着安平痛苦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其实这一切一开始就去全是他自己的错,是他自己一个人做错了这些事情,错的彻底。

    包括绑架乔一鸣,包括让阮小溪飞到拉斯维。

    这些都是他做出来的愚蠢事情。

    安伯勋说:“平儿,这不是你的错,这都是我的主意。”

    安伯勋看着乔弈森说道:“其实你不知道我做的事情,其实远远不止是绑架了乔一鸣这一件,阮小溪也是我从你的房间里放走的。”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