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还是喜欢他的对么
    谁都没有想到安茜竟然倒下的这样快,乔弈森搂住了安茜的腰肢,这把人抱着离开了会场,没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一个个不明所以的观众都在下面激动地叫好,好像看到了王子拥抱公主一样的场景。

    电视几千的人们也是一样,每个人都在感叹爱情的美好,每个人都在一遍遍回味着刚刚的那个吻。

    阮小溪也是一样。

    晨微和萧以白和好了,到那时萧以白受伤极为严重,两个人都闭口不提感情的事,阮小溪会帮着晨微一起照顾萧以白,家里的电视机打开着,这场婚礼很多家电视台都在追踪报道,就连拉斯维也有在转播的台。

    阮小溪听到电视里欢欣雀跃的声音,她脸上的表情黯然,看不出是悲是喜。晨微看到电视里播出的东西,她直觉这些东西可能会让阮小溪感觉到不适,她找到遥控器想要把眼前的东西关掉。

    阮小溪看到晨微手忙脚乱的动作,她说:“没事,不用了,都已经过去了,再说了我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婚礼才能够称得上是世纪婚礼。”

    阮小溪静静地看着电视,看着乔弈森和安茜一起出现在屏幕之上,两个人郎才女貌,看起来十分的般配。

    她心里好像是没有什么感觉,阮小溪知道这是假的,乔弈森不喜欢安茜,只是这样的盛世谎言,看起来真的太过于真实了。????足以在每个人的心里留下一个个印记。

    她看着乔弈森许下自己的誓言,这样的话她好像也曾经听到过,但是这次乔弈森是对别人说的,安茜反驳了他的话。

    随即就是公主和王子的拥吻和拥抱。

    如果台上的男人不是乔弈森,阮小溪几乎都要为这场甜蜜浪漫的婚礼鼓掌了。

    晨微看得出阮小溪的眼神里有不舍和留恋,旁观者清,这几天在阮小溪和解慕的相处之中,晨微能够感觉到阮小溪其实是很在乎解慕的,但是那真的不是爱情。

    更像是介于友情和亲情之间的一种微妙联系。

    既然阮小溪还是爱着乔弈森的,为什么又要分手呢?两个人兜兜转转,为什么要一次次的伤害彼此呢?

    晨微坐在阮小溪的身边,陪她看完了这一场婚礼,他问阮小溪:“你有什么感觉么?”

    阮小溪勉强的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们已经分手了。”

    晨微“嗯”了一声,她说:“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你还是喜欢他的对么?”

    阮小溪没有说话,她想了一会才说道:“我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

    晨微倒了一杯茶水放在阮小溪的手边,她说:“和我讲讲,你最近发生的事情吧,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落到这个地步,我还是有些想听你的故事。”

    阮小溪对于晨微从阿里都没有过秘密,她看了晨微一眼,慢慢的讲了这段时间回到国家以后的故事。

    从乔弈森和方晴儿,讲到乔弈森和安茜。

    晨微在旁边听了,皱紧了眉头。

    “所以说你其实在生气,乔弈森总是在紧要关头什么好事情都不告诉你,一次次的让你陷入绝望,但是他自己却又理直气壮,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

    阮小溪说:“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但是后来分开得到时间久了,就越发的看不清楚自己的心,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要什么。也不明白他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我自己还爱不爱他,我觉得我对他的感情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样。”

    “而且他现在已经娶了安茜,所有的人都知道安茜其实才是他现在的妻子,他对于安茜真的只是同情么?谁也不能够保证。”

    “我憎恨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囚禁,他知不知道给我带来了多少的痛苦?”

    阮小溪一件件的诉说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怨愤,晨微也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很久,她才走到床边,打开窗户,把一房间的沉闷气息释放出去。

    她说:“你说你不清楚你还爱不爱乔弈森,那我就问你两个问题。”

    “既然你已经不爱他了,为什么会在知道了解慕的阴谋之后,那么迫切的想要告诉他呢?”

    阮小溪说:“毕竟夫妻一场,我也不愿意看到他就这么死了。”

    “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乔弈森现在死了,你会怎么办?”

    阮小溪看着晨微,她在一直的摇头:“这个不可能,最近乔家的股份十分稳定,甚至是持续走高,而且他刚刚和安家联姻,正是势力最为强劲的时候,不可能有人害的了他的。”

    晨微忽然笑了:“既然你已经不在意这个男人了,你又为什么会知道乔家的股市情况现在一直在走高?”

    阮小溪一时间哑然,她不能够再说出来什么反驳了。

    晨微说:“你其实一直爱着他。”

    “只不过他带给你的痛苦太多,所以你想要把你经历过的让他也体会一番。不是么?”

    阮小溪看着晨微,她觉得自己应该不是那么阴暗的人。但是却又没有办法反驳,因为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是真的想要让乔弈森感觉到痛苦,所以才会一直在言语上刺激他。

    晨微问她:“小溪,你现在感觉到快乐么?”

    “其实你也不用理会你究竟是不是还爱他,你只要自己清楚自己喜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你觉得快不快乐,只要快乐就继续,要是不快乐就改变。”

    晨微说:“以前的时候我也看不清楚自己的心,但是人生苦短,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一时之气,放弃了心中的最爱。”

    阮小溪听着晨微的话,心里持久以来的低沉,忽然有了一点的裂缝。

    她并不快乐。

    她在生病发着高热的时候,身边照顾她的人是解慕,可是阮小溪心里面想的人的是乔弈森。

    在监狱里她昏昏沉沉,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要终止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她最后想见的人是乔弈森。

    就包括今天,阮小溪眼睁睁的看着乔弈森和安茜结婚,她说这不会难过,说着不会有什么心里负担,但是就真么没有了么?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