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乔弈森,我真的爱你
    每个人都个怀着自己的诡异心思,每个人来的目的都不尽相同。

    但是只有这对新人,还有新人的家人都是真心实意,都是在满足一个愿望。

    乔弈森和安茜一起走到新婚典礼的时候,已经有人告诉了安茜,一会的时候,会有牧师问她誓言词,无论什么你都说我愿意就好了。

    安茜一路上听的头都要大了,她一遍遍的重复:“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婚礼举行的地点其实距离安家并不算远,等她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是聚集了很多的人了。

    安茜看着杂乱的人群忽然之间有些反感,她想要的婚礼,其实非常的简单。只要三个人,一个喜欢的人,他的父亲还有哥哥就已经足够了。

    只不过人都已经聚集过来,安茜是没有让他们离开的选择的,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之间觉得有些恍若隔世。

    乔弈森拉起了她的手,说:“茜茜,你害怕么?”????安茜看着坐满了人的会场,忽然之间笑了:“我不害怕,因为我还有你。”

    乔弈森的脸上带了一点的笑意,那我们就进去了。

    安茜点头,也回握住了乔弈森的手,她感觉到一阵温暖从自己的掌心蔓延到自己的心脏,她的眼睛里像是有天上的星星。

    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安茜站在婚礼现场,站在万人瞩目的台上,她看着乔弈森。

    只是这么一瞬间,她忽然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她的生命已经圆满了。

    牧师一次次的问了他们各种问题,安茜都是回答的我愿意。

    其实她并没有听的清楚牧师究竟是说了什么,她的眼睛看着乔弈森,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只有他。

    他的喉间一直有一股血腥气在翻涌,她一直搜忍耐了。

    这是和乔弈森的婚礼,一个本应该完美的婚礼,绝对不能因为自己而中间生出什么波折。

    安茜的平静一直到了,乔弈森开始念誓词的时候。

    乔弈森说:

    我乔弈森请你安茜,做我的妻子,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

    我将珍惜我们的情谊,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

    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会忠诚的爱着你,

    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

    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所以请帮助我?我的主。

    ……

    安茜在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就已经满脸苍白,她不想成为乔弈森一生中唯一的爱人。

    她十分清楚自己很快就要远离人世,可能是今天,可能是明天,可能是下一秒。

    安茜一直都有一个梦,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婚礼,是和乔弈森的。在生命的尽头,乔弈森选择了帮她完成这个心愿,但是自己绝对不能这样自私的,让乔弈森立下这样的誓言。

    如果可以,安茜希望乔弈森以后会遇上更好的姑娘,或者和阮小溪重归于好,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因为一个虚假的婚礼做出这样的誓言。

    安茜摇了头。

    但是乔弈森没有注意到,他念着自己手上的誓词:

    真诚的恳求上帝让我不要离开你,或是让我跟随在你身后

    因为你到哪里我就会去到哪里,

    因为你的停留所以我停留。

    你爱的人将成为我爱的人,

    你的主也会成为我的主。

    你在哪里死去,我也将和你一起在那里被埋葬,

    也许主要求我做的更多,但是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会有你在身边生死相随。

    这句话一落下,在安茜的心里卷起了轩然大波。她从没有想到过要和乔弈森生死相随。

    安茜不知道婚礼上的誓言也就只是一个誓言而已,她天真的认为婚礼是极其神圣严肃的,每一句话都要对神明负责,所以当乔弈森念完的时候,安茜直接开口:“我不愿意。”

    这句话一落下,满座哗然。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女方会在这个紧要关头,说出这样的话来。

    安茜说:“我不希望你把我当成唯一的爱人,我也不希望你和我生死与共,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能够过得更好,我感谢你这么久以来的陪伴和帮助。”

    “乔弈森,我真的爱你。”

    安茜说着这话,忽然就哭了。

    要是她的生命还能够有更长的时间该有多好?

    她想要和乔弈森在带的久一点,只要多一天,可能这个男人就会记得自己多一点。

    安茜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怕死的,这个时候她才忽然觉得自己竟然这样的胆小,她害怕死亡,也害怕乔弈森受伤。

    安茜说:“所以说,婚礼这样就好了。”

    说到这里,安茜忽然摸了摸自己的唇,说道:“自从遇上你,我就经常会有一种冲动,就是亲吻你的嘴唇,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今天,你可以吻我一下么?”

    乔弈森看着安茜,他皱了皱眉,不是因为反感,而是他忽然发现,安茜好像已经站不稳了。

    不是说好了会有一天的时间么?为什么会这样?这才一个上午而已。

    乔弈森不著痕迹的搂住了安茜的腰肢,直接在女人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无关**,无关爱情,不知道究竟是一种同情还是感动。

    安茜碰到乔弈森的唇的时候,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笑意,她忽然闭上了眼睛,脑袋里忽然孩子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安茜在昏迷之前想,这三套衣服,终究还是没有能够一条一条的试完,实在是太可惜了。

    人只要活着,就会有**,一个**满足了,就会有下一个**,人的**无休无止,所以还是不要太过于偏执了。

    安茜想要把这句话带给自己的爸爸和哥哥,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

    安茜叹了口气,陷入了黑暗。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