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今天结婚
    安伯勋的话说的十分悲怆,安平直接就掉下眼泪来:“我不同意,我想让她活着,只要她能够呼吸就好,他还是会留在我们的身边的,你们不要想杀了我的妹妹。”

    安平跪在了安茜的床边,一颗颗大滴的眼泪坠落在床上,安茜的手腕上。濡湿了床单,也湿了安茜的手臂。

    安平说:“你们谁想要动她,就先杀了我,我就是不同意。”

    安伯勋看着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他拍了拍安平的肩膀:“我们不能太自私了。”

    自私?

    为什么说是自私呢?安茜活着的确是能够让他们感觉到安心,安茜活着一天,他们就能够露出笑容,但是安茜走了呢?

    谁会在意安茜究竟是自己怎么想的呢?他愿意专业那个痛苦的蹉跎自己的生命么?

    吗,没有人会愿意的。????假如自己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或者没有意识没有感知极其痛苦的活着,你选择哪个?

    估计没有人会选择后者吧。但是一般的家人,都是宁可选择第二种,因为他们想到的是自己的痛苦,而不是当事人的痛苦。

    安伯勋说:“让茜茜结婚吧。”

    这一句话落下,安平忽然之间愣住了,对了,茜茜的心愿一直都是能够和乔弈森结婚,如果有了这一天,安茜就能满足自己的心愿嫁给乔弈森做他的妻子了。

    这不是安茜一直都想要的么?自己真的要因为自己的固执,让茜茜最后的希望都破灭,带着遗憾离开么?

    安伯勋又说了一遍:“婚纱都取回来了,我们的茜茜也应该出嫁了。”

    乔弈森说:“好。”

    这一句话他说的是真的诚心实意,也是真的心甘情愿。只要安茜能够醒过来,他愿意给她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乔弈森的话安抚了安伯勋的心,她说:“好了,我决定了,明天让大哥进行手术,婚礼依旧举行。我要让茜茜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安平的抵触是完全不能够触动的了安伯勋的。自己的父亲他自己也是十分的了解。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想法,一个人也没有。

    也就只能够接受了。

    安伯勋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他让人去屋外的车里取回了婚纱,他坐在床边摸着安茜的手说道:“茜茜,你就快要成为新娘子了,你开心一点,就差最后一步,你就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

    “你一定要坚持住,成为h、市最漂亮的新娘子。”

    安伯勋的话不知道在哄安茜还是在哄自己:“之后你就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了,但是一定不要忘了爸爸……”

    “不要忘了,安家的人都十分的爱你。虽然我们不能留住你,但是你住在了爸爸的心里。”

    安伯勋说着,竟然掉下眼泪来。

    这是乔弈森第一次看到安伯勋的眼泪,他觉得有些气闷,胸口处堵得喘不上来气,这样的场景实在是不适合他,让她会感觉到十分的难受。

    毕竟他也是有女儿的人,触景伤情,他想回去好好的抱抱自己的念念了。

    第二天,手术进行了。

    一切都十分顺利,每个人都围在安茜的床边,等着她麻醉之后醒过来。

    安茜都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她一个人走在黑暗的路上,她觉得又冷又痛,她想停下来,可是身后却又有一种力量在推着她往前走。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她很怕。

    可是忽然之间她眼前就有了光亮,她气喘吁吁的跑过去,跑的精疲力尽,跑的几乎无法呼吸。她终于还是到了终点。

    终于。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安伯勋的脸,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了多久,只是这次醒过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十分的清爽,就连身上的疼痛都少了几分。

    只是自己的父亲看起来好像是苍老了许多,她原本总是一丝不苟的头发乱了,有几根散落在额前,安茜伸出手帮安伯勋整理好,她笑着说:“爸,你老了。”

    窗外阳光明媚,落叶纷飞。她恍惚觉得这是一个梦境。一个编织出来的梦境。只是如果这是梦的话,真的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永远。

    乔弈森在她的身边对着她笑,他说:“茜茜,我们今天结婚,你还记得么?”

    安茜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她睡了一天么?为什么只是一天的时间,就感觉到一切都变得十分遥远?

    她看着乔弈森,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她忽然之间觉得嗓子一阵发痒,她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大量的鲜血从自己的喉间涌出染红了自己的睡衣。

    安茜看着那鲜红的颜色,竟然也不觉得害怕,她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安平倒是吓坏了,他找来了纸巾要帮安茜擦拭身上的血液。

    安茜没有动,等所有的血渍都不复存在,安茜才说了一句:“奕森哥哥,我们今天结婚对吧?你会娶我的,对么?”

    乔弈森点了点头:“我会娶你。”

    安茜舒了口气,她有些紧张,一双大眼睛四下张望,她说:“我的礼服呢?我的礼服在哪里?”

    因为开始的时候,安茜是订做了三件衣服,这时候拿出来的也是三件,安伯勋问她:“茜茜,你想好了要选哪一件了么?”

    安茜左右看了看,她说:“我觉得都很好,我全都想要。”

    之前的时候是乔弈森答应了她,无论是什么样子的衣服,他都会陪着安茜走一遭的。

    安伯勋的眼神中露出了点艰难,他说:“茜茜,你不觉得这样的话太多了么?我怕你会太累。”

    安茜倒是十分乐观:“没关系,人生中就只有这一次的婚姻,我已经想明白了,我决定一定要有一个最快乐,最完美的婚礼。”

    乔弈森也说:“那就随你高兴了。”

    安伯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安茜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间了,就如同乔弈森说的那样:“随她高兴吧。”

    这场婚礼本身就号称是一场世纪婚礼,来的人非常之多,有各种各样的达官显贵,还有各种记者媒体,更是有很多想要八戒安伯勋的人,都通通的来到了这个婚礼上。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