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估计是要不行了
    它还会那么温柔的和自己说话么?他还会摸自己的头么?他还愿意娶她么?

    一个个巨大的问题砸到了安茜的心上,他迷茫了,找不到前方的路,也看不到希望究竟是什么。

    或许现在就死了,才是对于所有的人的解脱吧。

    安茜踉踉跄跄的往上面跑,这一次她没有打开自己的手电筒,她跌跌撞撞的跑到黑暗之中,她脚步虚浮不稳,却是一直往上走着。

    乔一鸣这次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说让她想办法救救自己,因为他忽然之间感觉到,这个安茜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如果这个时候再和她施加压力,她可能……

    乔一鸣没有继续往下想,他皱了眉头,心中有些后悔自己一开始的时候把话说的那样的难听。

    这并不是安茜的错。但她也是一切错误的开端。

    安茜竟然就这样跑出了暗室,她隐约听到有汽车开进来的声音,她慌了。????她不知道自究竟在害怕什么,她的心脏病没有犯,她能够听到自己平稳的心跳声,但是他觉得自己眼前的一切又是那么的荒谬,一切的物体在自己的眼前都变得虚无缥缈,模模糊糊影影绰绰。

    她来到阳台想回到自己的房间。

    外面实在是太可怕了,她爬到阳台的边缘往自己的房间里跳,她也做到了。

    安茜站在自己房间阳台的边缘上,她想要迈回自己的象牙堡,只要进去了,只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就好了?

    她就能够和乔弈森哥哥结婚,就能够默默的在乔弈森的怀抱里等待着死亡。她就要死了不是么?

    她爸爸做出来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开心么?为什么自己不能够满足满足爸爸的心愿呢?

    安茜站在危险的边缘犹犹豫豫,怎么想不明白。

    楼下的佣人开始没有发现自己家的小姐竟然站在了这么个危险的地方,等到发现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们不敢随意出声,他们感觉到自己家的小姐好像在沉思些什么,如果这个时候打乱了她,有可能后果才会不堪设想。

    有机灵点的人跑到屋里叫出来了管家,管家出来之后看到的更是心惊胆战,他快速的跑到了一个角落里,拨通了安伯勋的电话号码。

    “怎么?”安伯勋雍容华贵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管家吓得魂不附体,他哆哆嗦嗦的说:“老爷,不好了,你知道么?我们小姐要跳楼!”

    “……”

    安茜看着楼下的一切,她看不到每个人的脸,但是却能看到有蝴蝶在花丛之间飞来飞去,十分美丽。

    世界还是这么的美好,可是自己的心却已经变了。

    她她已经没有办法回到她的象牙塔里面了,已经蒙染了颜色的公主,也不是原来的公主了。

    汽车的声音从远方传来,管家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原本安伯勋和安平也已经快要回来了,这个电话让他们瞬间把车子飙到了最高的那一马。

    嗡嗡的声响唤回了安茜的思绪,她看到那辆迈巴赫停在门外,两个熟悉的男人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安伯勋毕竟已经老了,安茜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已经有了一点的白发,他匆匆的跑到楼下来,看着自己的这个珍贵的小女儿。

    “茜茜,你怎么了?”

    安伯勋的声音带了颤抖,他看着眼前眼神迷茫的安茜,他手脚冰凉,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出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

    安平更是胆战心惊,他几乎要流出眼泪来:“茜茜,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多么危险的事情?你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

    安茜也想问问他们:你们究竟在做什么。

    可是她说不出口,她的话卡在嗓子眼里,吐不出来。安茜忽然觉得害怕,为什么自己说不了话了呢?

    她弯下腰捂住自己的脖颈,像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好像是比以往来的快了很多。

    原来不是自己的病没有犯,而是自己刚刚没有感觉。

    安伯勋说道:“茜茜,快下来。”

    安茜听到了安伯勋的声音,一声声那么刺耳。爸爸让自己下来,可是她实在是下不来了。

    安茜眼前一片漆黑,她好像是听到了自己家楼下有人的惊呼声,有风在自己的耳边呼啸而过,可是安茜却已经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他以前觉得自己会被病死,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摔死。

    安茜嘴角带了一点的笑意,她忽然想,自己没有能够和奕森哥哥结婚,实在是太可惜了。她的眼睛望向了没有关上门的车里,一点洁白的婚纱露出了点头,她憧憬着,向往着,十分的渴望。

    这一瞬间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豁达,嫁给乔弈森已经成为了她的心结。每个人其实都是在帮她,不管是方法是好是坏。

    安茜的眼睛嗲了一点的笑意,等待着即将而来的痛楚,可是她却落入了温暖的怀抱。

    细微的骨裂声在安茜的耳边响起,她看到眼前那张已经有了些岁月痕迹的脸,那是她的父亲。

    安伯勋死死的抱住她,虽然自己的手臂一条已经被坠落的物体砸到骨折,他半跪在在地上,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女儿。

    他说:“茜茜,不要怕,爸爸真的会一直一直保护你。”

    安茜的心脏原本已经跳动的要弹出胸口,这个时候却忽然间稳了一点,她忽然之间流出眼泪来,她叫了一声:“爸爸。”

    随即眼前一黑,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安茜被送回了家中的医疗室里,医生们给安茜做了一个个的检查,最后,他们都摇摇头说:“小姐估计是要不行了。”

    安茜的唇色惨白,眼睛紧紧的闭着,躺在床上,好像一句没有生命的尸体。

    乔弈森之后也接到了电话,虽然他还在一直调查乔一鸣的事情,但是安茜这边的事情明显是更为严重,他挂断了电话,就匆忙开车赶了过来。

    当时在电话里,乔弈森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的严重。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