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求求你了
    乔一鸣对安茜说:“你要是还有一点的良心,就让你哥哥放了我,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我不会再抵触你和哥哥的婚事。”

    乔一鸣忽然之间说的诚恳,他目光深挚的看着安茜,他说:“求求你了。”

    乔一鸣态度前后转变的极快,打了晨微一个措手不及,她看着乔一鸣手上的锁链,还是没有从震惊之中醒过神来。她只觉得可怕。

    她知道安伯勋和安平会这么做全部都是为了她好,他们用自己的爱编造了一个有一个巨大的谎言,让她深陷其中,陷入了不知名的快乐陷阱。她不知道自己的快乐都是建立在旁人的痛苦上的。

    安茜的耳边阵阵轰鸣,她几乎听不到乔一鸣在说什么,她的脑海中又想起来那天在医院的天台之上的乔弈森和阮小溪。

    虽然她去医院的时候,阮小溪并没有说什么,甚至一直在为安伯勋说话,但是安茜就是隐约感觉到里面没有那么简单,对了……最近阮小溪姐姐去哪里呢?

    她忽然开口:“哥哥有和你说过阮小溪的事情么?”

    安茜这话算是问对了人,安平本性不坏,他把乔一鸣关在这里,两个人毕竟都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安平后来也会经常来和乔一鸣聊一些什么,其中就有阮小溪的事情。????有一次乔一鸣说:“你把我关这里有什么用,你能关的住乔弈森的心,还有阮小溪么?”

    当时的安平笑的有几分鬼气森森,他说:“你怎么就知道我关不住他们呢?”

    乔一鸣还记得阮小溪身边的那个男人,相貌俊美,但是他的身上总是有种过于沉重的阴煞气,这种感觉像是……杀手。

    可他不能确定,毕竟他和阮小溪和解慕相处的时间都很短,不过乔一鸣知道,要是想从这个男人的手里带走阮小溪,要是不捅出什么大事件来,是不可能的。

    乔一鸣皱了皱眉:“你吧阮小溪怎么了?”

    安平说:“看你紧张的那个样子,我能够把她怎么样,你要不是以前和我说过你是有一个女人叫做程琳,我还以为你是喜欢阮小溪的呢。”

    其实安平的话并没有任何地方说错了,他乔弈森其实就是喜欢阮小溪。

    就算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程琳的位置,但是他心里还很大的一块地方放着一个名字“阮小溪”。

    为什么安平在知道乔弈森和阮小溪分开的时候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为什么他会在阮小溪和解慕在一起之后十分厌恶,可能也是因为阮小溪就算是离开了乔弈森也没有选择自己,感觉十分的不甘心吧。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他知道自己对于程琳有些亏欠,但是乔一鸣不能够欺骗自己。

    安平说:‘我就是让她得了个大奖,和自己喜欢的小男孩,一起去拉斯维玩了玩,没有什么其他,我可不是那种穷凶恶极的人,我做这一切也只是想让茜茜的婚礼不要滋生波节而已。’

    乔一鸣听完之后竟然没有觉得有什么,好像知道了阮小溪和解密的事情之后,他的愤怒,其实也就那么一时而已。

    乔一鸣说:“阮小溪去拉斯维了,你哥哥安排的。”

    这句话一落下,安茜的世界骤然崩塌,她感觉到了十分的痛苦,谎言就算善意,但是堆积的太多,一旦崩塌,世界的美好就会一瞬间通通荡然无存。

    安茜忽然想起来了那天那个绑匪的话,他看着自己肚子上的东西,说了什么来着?

    好像是“恶心”,还说了什么?

    绝症?

    安茜骤然开始解开自己的衣裳,她的手一直在抖,像是有病在身的重症病患者。

    乔一鸣也吓坏了,安茜这该不会是被刺激疯了吧,为什么忽然之前就开始脱衣服呢?这个究竟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她这是想要色诱?

    “我说安茜,你别冲动,我说了我已经不抵触你和我哥的婚事了,你别太放飞自我了,你往回收收心。”

    安茜对乔一鸣的话置若罔闻,她解不开自己的扣子,索性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撩起来看,,给乔一鸣看自己肚子上的那颗已经慢慢生长的堪称巨大的肿瘤。

    她指着自己的肚子问:“你说,这是什么?”

    乔一鸣慢慢的睁开眼睛,他半眯着眼睛看向安茜的肚子,下一秒就被这个巨大的肿瘤吓着了。这是个恶性的肿瘤,已经生长的极大。

    它本来应该是生长早安茜的肚子里面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因为安茜的过于瘦弱,这个病毒已经撑开了她的皮肤,他隐约能够看到安茜青紫色的血管,还有丑陋的红肉纹理。

    乔一鸣说:“你这是生了什么病?”

    在以前没有见到过安茜身上的病症的时候,他很难莫名的对于一个破坏了自己哥哥家婚姻的女人会感觉到同情,但是当他亲眼看到专业那个的场景,他看到这个吸附人的生命的恶性肿瘤,他忽然之间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可怜。

    不,可能不能说是女人,应该说她还是个孩子。

    安茜眼睛里几乎落下来眼泪,她又一次的问道:“你看清楚了么?这真的是病症,不是我的宝宝么?”

    乔一鸣根本不知道安茜在说什么,他并不知道安家的人为了让安茜能够有活下去的信心,说了怎么样荒谬的谎言。

    “啊?你在说什么?这就是一个肿瘤啊,看样子还不怎么乐观……”

    安茜踉跄了两步,其实她还是真的相信安伯勋的,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父亲不可能会骗她,她曾经幻想过,如果自己有了孩子,能够代替自己陪伴在父亲的身边应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安茜把自己的未来想象的是那么的美好,可是现实确实无比的残酷。

    当美好的幻象消失的时候,她更是看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了,一片漆黑,根本就没有希望。

    安茜想,要是乔弈森知道了自己的家人绑架了他的弟弟关了这么久,会怎么样?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