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两个人的电话并没有维持太久,乔弈森忽然想起两天后就是结婚典礼,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准备。

    安茜挂断了电话,看着自己的手机还有几分的舍不得。

    已经三天了,这个是乔弈森第一次给她打来电话。安茜以前的时候一直围绕着自己的手机看来看去,生怕会不小心错过了乔弈森的电话。

    她躺在床上一句句的重温乔弈森刚刚给自己留下来的每一个字。乔弈森英俊绝伦的脸庞又在安茜的脑海中浮现。她的眼睛里有些湿润。

    她真的很喜欢这个男人,乔弈森的身上好像是有一种吸引力,让她一点点的沉沦。

    她终于要嫁给他了,为了乔弈森,安茜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再多活一段日子。

    忽然之间,安茜想到了乔弈森刚刚的那一句话:“他失踪了。”

    这一句话像是有铜钟敲击在自己的心口,她目瞪口呆,她想到了刚刚在哥哥地下室听到的那个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男人渐渐融合,终于完全对上了轨迹。

    他……他该不会就是,乔弈森的弟弟吧。

    安茜吓得脸色苍白,她匆匆忙忙的来到窗前,这次她跳过去的时候有些不稳,险些掉进下面的草丛里。

    她越过去之后,飞快的进入了那个地下室,她心里一直有一个念头,他一次次的祈祷:“千万不要是,千万不要是奕森哥哥的弟弟,千万不要。”

    可是在橙黄的灯光下,安茜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忽然之间整个人的呼吸都要停了。

    真的是乔一鸣,真的是他的弟弟。

    安茜的力气瞬间就要被抽走,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龌咀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乔一鸣没有想到又是安家的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们一个个的就像是要看什么珍惜动物一样,有意思么?

    乔一鸣被关了这么久,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脾气的,他斜眼看着安茜:“怎么了?我的好嫂子,终于想起来,来看看你的家人了?”

    男人的话中全部都是嘲讽,安茜的愣愣的看着乔一鸣,很久才说出一句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乔一鸣倒是佩服安家的人了,他说:“你难道不清楚我为什么在这里么?这个还不是要问问你,问问你的好哥哥?”

    安茜的声音了有些颤,她说:“我哥哥把你绑过来的?”

    乔一鸣看着安茜可怜巴巴的样子,几乎都要流下眼泪来,他忽然之间觉得有些于心不忍,看这个傻女人的样子,应该也不太知道自己家里的人做出来的恶心事情。

    这段时间安平经常会来,有的时候乔一鸣是实在是太无聊了,就会听安平讲述安茜故事。

    安茜应该也不是一个坏人,就是被自己的家庭保护的太好了,每个人都太在乎她了,所以就会忽略别人的感觉和感情了。

    乔一鸣说:“算了,很你说了你也什么都不知道。”

    安茜心跳如雷,几乎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哥哥要把乔一鸣绑回来,有什么意义么?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乔一鸣看着安茜的表情有几分嘲讽:“你难道不知道么?我算是和这个家里唯一不认同你和我哥感情的人了,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只不过让乔一鸣觉得庆幸的是,安家的人终究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虽然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但是却也是好吃好喝的对待,并没有什么严刑拷打,也没有在日常用度上也没有任何的亏待。

    乔一鸣已经说了很多次,他已经不会再抵触乔弈森和安茜的婚事,但是安平还是不相信,被关的久了,自己的心态也在一天发生了变化。

    他想起了程琳。

    他在回国过之前和程琳吵了一架,原因是程琳希望他能够在冷静一下,但是他觉得程琳在这种时候的出乎意外的冷静,是不把阮小溪当成朋友。

    两个人久违的发生了争执,一开始还是乔一鸣自己说出的:“我们分手吧。”

    他这话只是在赌气,但是程琳脸上确实十分的痛苦,她看了乔一鸣很久,才终于说出了口:“好,那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在没有静心下来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有想过晨微,但是日子无聊的久了,她还是想起来程琳的那双漆黑的眼睛。

    乔一鸣想:“等到我出去之后,就和程琳道歉,自己有的时候实在太过于冲动,这一点以后一定会改。”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现在,前几天的时候,乔一鸣的心里忽然一阵剧烈收缩,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感觉像是噩耗,一种悲鸣声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声声尖利,乔一鸣能够预感到可能是发生了什,等到安平回来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问了安平最近乔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平看乔一鸣紧张的样子,还真的出去查了查,可是乔家没有发出任何丧报,故事也是十分的平稳,没有任何不妥事情发生。

    乔一鸣不信,还让安平抱了电脑查了乔家的动态,还真的没有自己以为会发生的事情发生。

    可越是看似平静,安平的心里就越是十分的忐忑。

    不应该的,那他究竟是在不安些什么?

    安茜的出现忽然让乔一鸣感觉到了一点的希望,因为按照安平的说法,安茜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要说是看到他们这样做,一定会极其失望。

    乔一鸣最近一直想要出去看一眼程琳,因为程琳现在还没有嫁给自己,就还不算是乔家的人,乔家的一切都安好,那么会不会是程琳那里出恩里克些什么问题呢?

    他现在已经不想要管乔一鸣会和谁结婚,会怎么样,因为是阮小溪亲口说的自己已经不再爱乔弈森了,这一点是乔一鸣没有办法反驳,欺骗自己的。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