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难道不想结婚了吗
    安平隐约能够感觉到安茜是发现了什么,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转移乔一鸣了。

    因为没有几天就是安茜的婚礼,全家上下的人都在忙碌在这件大事上。包括安茜。

    安平想,只要自己注意些,这个橱子的秘密又是这样的隐蔽。安茜就算是怀疑,估计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进去。

    只是安平当时没有想到墨菲定律。只要有可能出错。就一定会出错。

    如果那时候的安平能想到自己妹妹的这个婚礼会因为这一点的怀疑出现巨大的变动,他一定会不管千辛万苦,都会把乔一鸣带出这个地下室。

    安茜自从发现了这个秘密就一直魂不守舍。就连婚礼的相关事宜,都不能让她感觉到有一分你的起兴。

    安伯勋都发现了安茜的反常,问道:“茜茜。你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呢?你难道不想要和奕森哥哥结婚了么?”

    安茜摇摇头。她捂住自己的肚子,说:“爸,我的肚子最近越来越痛。我很难受。”????安茜虽然是在转移话题。但是确实说的真的。

    她肚子上的这个东西像是疯狂的再吸收这副原本就不算健康的身体里的养分。他疯狂的生长,胀大成一个圆鼓鼓的球状。

    这是一个恶性的肿瘤。稍微有些不慎,就会危及安茜的生命。

    一说到这个肿瘤。安伯勋的声音就哑了哑,他说:“茜茜,我知道你最近不好受。不过,你看眼看就要和你的奕森哥哥结婚了,还是要开心一点吧。”

    安伯勋一直都感觉到安茜的身体已经是强弩末弓,医生都说安茜现在还能够下床都能够算得上是个奇迹了。

    只有安伯勋知道,其实安茜是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他,那就是和乔弈森结婚的念头。

    这个念头不仅仅支撑着安茜,也支撑着这个家。

    安伯勋拍了拍安茜的肩膀,他说:“茜茜,你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一会,后天就是你和奕森的婚礼了,你一定会是最美丽的新娘子。一会我会带上安平一起去把你的婚纱取回来……”

    安茜不可置信的说:“你要和哥哥一起去?”

    安伯勋看到安茜这样惊奇,问道:“怎么了?不可以么?如果你不想要安平离开家的话,我就让他留下来陪你。”

    安茜摇摇头:“不是的不是的,爸爸你快带着哥哥出去吧,最近他一直都带在家里,烦死茜茜了。”

    安伯勋哈哈的笑了:“你这还没有嫁出去就已经开始讨厌自己的哥哥了?要是你真的成为了乔弈森的妻子还不合适要讨厌爸爸了?”

    安茜的嘴巴一直都很甜,她说:“怎么可能呢,我这辈子都最爱我的爸爸了。”

    安伯勋被这一句话哄得十分高兴,他说:“一会你在家里好好呆着,客户是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了,我前几天还听说你自己钻进烤箱了,下次绝对不许了,听到了没有?”

    在安茜的殷切眼神中,安平和安伯勋一起出了安家。

    两个男人都以为安茜是在期待还没有出现的婚纱,急匆匆的离开了。

    安茜看到那辆车子开除了安家的大门,一点点的不见了踪影,这才快步的回到了家中,她情况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对着门外的人喊了一声:“我今天有些不太舒服,我在房间里睡一会,谁也不要来打扰我。”

    外面有人低低的回应了一声,安茜欢欣雀跃,一步一步的踏上了阳台,很快的迈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已经有了生两次的经验,安茜这次跨越两个房间的时候,十分的轻巧。

    她落到安平的房间的时候,这个哥哥这段时间都不怎么让外人来到他的房间。已经乱的不成样子。

    安茜皱了皱眉,要怒视怕暴露自己,他还真的想帮自己的哥哥稍微收整。

    她来到了柜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衣橱的门。她在衣橱上方摸索,终于摸到了那个以前在自己房间也找到过的按钮。

    他拿下那个按钮,原本紧紧闭合的衣橱终于大开。

    安茜看这着里面一阵的黑暗,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往里面走。

    这个地下室制作的十分精密,只是毕竟还是阴暗了些,潮湿的感觉覆盖了每一寸皮肤,安茜往下走了一会,他没有听到有人的声音,就在她认为有些奇怪的时候,忽然下面想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安平,我说你最近来的几率是不是有点高?刚刚过了送饭的时间,你就又要来看看么?”

    “你放心吧,没有人能够咱哥地洞来救我出去的。”

    安茜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忽然之间吓得手上一抖,手机竟然噼里啪啦的摔了下去。

    乔一鸣本来以为是安平这个家伙又出现了,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毕竟他从来不觉得安平会这样的安静,要是两个人对上,总是你一言我一语的顶的乱七八糟。

    今天为什么这么破天荒的安静?

    安茜慌了,黑暗之中她看不到下面的场景,她的手机莫知道被摔到了哪里,她摸索着墙壁一步步往下移动,她十分的害怕。

    原本她觉得自己应该直接跑开这个地方,下面这个男人中气十足,看起来好像比自己还要健康,哥哥把他留在这里应该肯定是有自己的用意的。

    但是她的手机又不能不拿回来。

    他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来过这里。

    下面的安平不知道上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他问道:“安平?安平?”

    安茜屏住呼吸没有回答,她一点点的往下移动,这里实在是太黑太可怕了。

    她想的很简单,拿到手机就马上离开。

    安茜一点点往下移动,终于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好在她的手机是安伯勋花了大价钱定做过来的,一般的撞击还有浸水都不会发生问题。

    因为安伯勋一直害怕安茜会发生意外,而没有求生工具,所以他给安茜的一切都是自己能够给的最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