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真的爱过自己么
    可是晨微却丝毫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直到萧以白把车子停下来,晨微才发觉自己是做了什么样的傻事。

    以前没有见到过萧以白遇上阳光的反应的时候。她还是十分喜欢喜欢光明的,但是现在晨微只觉得这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刺眼。

    萧以白说:“你这样我怎么开车?”

    晨微直接下车,她她让萧以白去了车子后面。她一路绝尘把汽车开回了医院,再次看到那个大门的时候。晨微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她说:“萧以白。我们到家了。”

    萧以白在后面闷闷的嗯了一声,有气无力但是却十分清晰。

    晨微把想要把掺回了自己的房间,乌漆嘛黑的房间里开了一点的灯。晨微在灯光下看着萧以白的脸,她心痛的指尖都在发抖。

    “为什么你以前的时候不告诉我?”????晨微这么久以来一直都会嘲笑萧以白是个只喜欢黑暗的老*,以前的时候她的话里是加了玩笑赌气的意思。但是现在知道萧以白的痛之后。晨微真是恨不得打死自己。

    为什么要说这么伤人的话?为什么他就看不出萧以白眼底那一点沉痛?

    萧以白倒是无所谓的笑了:“也不是什么大病,又不会因为这个死掉。”

    说着,萧以白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发闷。他咳嗽了两声。吐出来一小片的血迹。今天实在是有些严重了。他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到这种地步。

    萧以白也低估了自己对于这种病的抵抗能力。

    晨微看到那点眼红,她的眼神瞬间变得沉了几分。她扶起萧以白,问道:“你平日了吃的药在哪里?”

    萧以白没有回答晨微的问题。他只是问:“晨微,你还走么?”

    晨微的动作停了,她看着萧以白。心中有闪过去ben的脸,她最终还是说:“我真的必须要走。”

    萧以白自嘲的笑了笑,他说:“好,那你快些走吧,我没事的,你的飞机快要赶不上了。”

    晨微很少看到萧以白这样赌气的样子,她说:“你不要闹了,这一码是一码,你的病要是好不了,我怎么放心你呢?毕竟……”

    萧以白说:“毕竟什么呢?”

    “毕竟你曾经帮了我那么多,毕竟你曾经救了我一次又一次。我真的十分感激你。”

    萧以白笑也笑不出来了,他说:“只是感激么?”

    晨微点点头,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力气都被什么瞬间吸走了。她看着萧以白,不知道自己在骗谁。

    明明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但是他就是不能够承认。

    片刻的沉默之后,萧以白最终还是开口了:“好,我明白了。我也知道了你对我全部都是感谢,我收下了你的感谢,你走吧。”

    “我不想浪费钱财在路费这件事情上。”

    萧以白很累,侧过身子不想要再理会晨微。阮小溪的苦肉计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他原本以为晨微也是会有一点的喜欢自己,但是现在看来好像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既然他已经决定不再理会,晨微之后说什么他都没有出声,萧以白这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只有这一个却无法把握住。

    实在是失败透顶了,失败透顶。

    晨微一次次的问他药在哪里,可是萧以白都没有开口,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执拗,执拗的不肯放过自己也不分放过别人。

    萧以白的伤口孩子啊一点点的恶化,他脸上手上都是一道道皲裂的血痕,没有药物治疗的话就会一直严重下去。

    眼前的一切都是这么匪夷所思,也是这么血肉模糊。

    晨微他还是想要忘掉这里的一切,到那时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萧以白死。

    死这个字实在是太沉重了,ben的死已经给了晨微题词沉重无比的打击,要不是阮小溪和乔弈森一直都陪在自己的身边,她真的不觉得自己能够走出这个阴影。

    要是同样的事再一次重演,她不能够保证自己会不会能熬出来。

    最后,晨微终于忍不住说:“萧以白,你听好了,你好不了的话,我就不走了。”

    萧以白忽然之间睁开了眼睛,他说:“晨微,你说的是真的么?”

    晨微点点头,她忽然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一致的煎熬都那么的无聊,没有意义。

    ben已经不在了,萧以白是真的喜欢她,晨微能够感觉到。以前的时候晨微觉得萧以白的条件,没有必要要和她在一起,他还这么的年轻,也还这么的有势力,他值得更好的女人。

    而不是她这个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女人。

    可是就在刚刚晨微看着萧以白手上的血液,忽然之间想明白了。其实萧以白也并不想自己表面上的那么晚豁达,那么无所畏惧。

    他虽然嘴巴上不饶人,但是他几乎是对自己的要求有应必回。

    从金钱上,到后来的一件件事情上,知道昨天,她提出来要离开的事情。

    萧以白看起来每一次都答应的这样的痛快,就算是再为难的事情上也是如此。昨天的那天一番话之后,他其实有种解脱感,到那时还有些隐隐约约的失落。

    都是因为萧以白没有阻拦。

    他能够这样轻松爽快的放手,那么他真的爱过自己么?

    晨微看着眼前的人,她说:“萧以白,你喜欢我么?”

    萧以白坐起来,他用着带了血的手掌摸了摸晨微的脸,说的十分郑重:“我爱你。”

    这一句话落下,晨微忽然觉得就算是有什么,他也不想在意了。就在刚刚萧以白遇上危险的时候,晨微的心脏都要停了。

    晨微当时想,如果要是他有什么事,自己也就不活了。

    好像总是在生死关头,一个人才能明白自己的真实想法。

    管他乔弈森到底能不能够理解,管别人怎么看呢?她爱ben,但是也同样的爱着萧以白。

    她以前伤害了ben,难道现在还要再伤害一次这个男人么?

    晨微觉得自己不能这样自私。

    她看着眼前的人,说道:“我也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