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了
    晨微既然已经决定以后不会再和萧以白有太多的接触,就不会食言,她只要是离开了拉斯维,这以后就绝对绝对不会再回来。

    这是最后的相聚了,就让他们在多呆一会,在呆的久一会,再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温存,让他们有个美好的散场吧。

    晨微想着,正好今天的阳光看起来这样的美丽,说不定这个喜欢黑暗的家伙,看到了这份美丽终究还是会爱上的。

    萧以白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晨微会这样提议,他说:“我送你么?”

    晨微点点头:“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我记得你今天应该没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忙碌。”

    萧以白笑着说是,自从萧以白确认了自己对于晨微的心意之后,他对待晨微的时候总是会偏微的带了那么一点的谦让。

    以前的时候天天都吵来吵去不停息的两个家伙,现在谁也说不出那样的话了,似乎都是想要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萧以白一路上都过于沉默了。

    萧以白在开车之前原本还想裹成一个粽子,但是被晨微阻拦了。????她说:“多看看阳光吧,多么漂亮啊,你不要太过于抵触。”

    萧以白看到晨微晶莹剔透的眼睛,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上的外套和面具。

    晨微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过外面的风景了,一时间还有些开心,她像是一直不知疲倦的小鸟,念来念去。

    她不敢闭上自己的嘴,沉默实在是太过于尴尬了,晨微一直都在看着车窗外,她没有注意到萧以白的皮肤正在越变越红,像是正在被温热的水一点点的煮。

    萧以白本身是十分的难受,因为他的光敏感症已经是属于重度,他从小就不怎么能够见得到阳光。

    已经严重到了就算是裹着衣服面具出门,在阳光下他还是会觉得力气全无。

    开始的时候阮小溪提出来这个苦肉计的时候,萧以白是真的觉得可行,但是他好像真的低估了自己的病情。这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萧以白的皮肤已经还是从变色到了红肿。

    皮肤深处散发出一种深刻的瘙痒,让萧以白下意识的想要去挠。

    难受,实在是太过于难受了。

    萧以白忽然感觉自己会就这样的死在路上,他听着晨微的声音,忽然之间觉得有些迷茫,但是却十分的快乐。

    萧以白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他从小的时候就喜欢医术研究,但是他的父亲却一心希望他能够继承家里的产业。

    萧以白实在是对那些东西没有兴趣,所以才会从家里偷跑出来,索性他的诡谲医术实在是高超,倒也是衣食无忧。

    晨微真的是一个意外,对于萧以白的人生来讲也是一个意外。

    以前的时候,萧以白是一个生活中除了医术研究,心里没有其他东西的人,可是他现在越来越觉得晨微重要。

    这个女人像是一道光一样擅自闯进了他的生活,但是现在又要像一道光一样的离开。

    萧以白勉强的控制着自己的反应,他知道阮小溪的计划可能会要失败了,他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赶回去,让阮小溪给晨微打电话,说自己生病然后让她停下自己的步子。

    阳光像是强烈的浓硫酸。一点点的腐蚀了萧以白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逐渐有了微弱的光,无论如何他也要先把晨微送走。

    萧以白现在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如果没了这个女人,没有了这份温馨和快乐,自己又要怎么活下去?还不真的就这么自生自灭算了。

    晨微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萧以白的身体好像是有些不太对劲,这个男人的脸色一直都是苍白为什么现在却红的吓人呢?

    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晨微说道:“萧以白,你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我看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你究竟是怎么了?”

    光敏感症这种病本身就不常见,除非像是解慕这种杀手,他见过的人和各种各样的病症实在是太多了,多的数不胜数。

    才会知道萧以白可能会得的疾病,一般人是不可能会往病的这种事情上想的。

    只能认为是这个人的性格使然,喜欢黑暗,而不喜欢光明。

    萧以白看了眼晨微,说:“没什么,你的飞机快要赶不上了,我马上送你过去。”

    晨微这个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因为她看到了萧以白的手背上的皮肉皲裂,一道道血红的口子延伸出来,正在往外渗血。

    晨微忽然开口叫到:“萧以白,你的手怎么回事?你刚刚碰到什么地方了?我问你?”

    “为什么会忽然之间伤到这种地步?”

    光敏感症的病症实在是有些奇特,他的皮肤已经在阳光下开始发生溃烂,他不想要让晨微看到这样的一个自己。

    晨微这个时候已经濒临崩溃,她看倒萧以白手上的伤口越来越深,明明没有碰触到任何的东西,却已经开始流血。

    有这么一瞬间,她好像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为什么萧以白会常年呆在医院里,为什么他的这个医院常年都不见阳光?

    真的是因为萧以白不喜欢阳光呢么?会不会是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见到阳光呢?

    晨微说到:“你快点把车停下来,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地下停车场,你把车开到哪里去!快一点!”

    萧以白是无动于衷,他说:“你不是要走么?如果要是再晚的话,可能就不会赶得上飞机了……咳咳。”

    萧以白捂住自己的唇,指缝里渗透出鲜血来,晨微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她忽然之间哭了,留着眼泪说:“萧以白,我不走了。你快点找个地方停车,你快点,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了。”

    虽然这话好像是萧以白在逼着晨微评论出口的,但是却又是晨微的真情实意,她脱下了自己的外衣,遮在萧以白的头上,萧以白被她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她这样让他怎么看前方的路啊?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