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乔奕森说了什么
    阮小溪说不出话来。

    “她走了,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去了哪,估计只有一鸣能够找到她,你应该庆幸程琳的善良,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怪过你。”

    阮小溪的心脏一阵阵的疼,她好像是有很多的话想要说出口,但是现在却一句都不能够说出来。

    她有什么资格指责乔奕森?其实一切的始作俑者其实是她自己罢了。

    如果她没有来拉斯维,那么程琳可能就不会因为思虑过度流产。

    如果她没有来拉斯维,那么晨微就不会忽然想要离开萧以白。

    阮小溪忽然之间捂住了自己的脸,她好像把一切都搞砸了,还害死了一个孩子。

    乔奕森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直接就挂断了这个电话。????解慕看到阮小溪的脸色并不太好,问道:“小溪,怎么了?乔奕森说了什么?”

    阮小溪的手指缝中渗透出一颗颗泪来:“他说程琳的孩子没有了,因为我的自私,因为我不敢面对……所以害了她。”

    解慕看着阮小溪的样子十分心疼,他想要安慰阮小溪,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很久,解慕才说。

    “小溪……你看着我。”

    解慕把阮小溪的手扒下来,对着阮小溪的泪眼模糊:“你看着我。我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乔一鸣不是你让他失踪的,晨微心里的想法也不是你能够左右的。”

    “你知道么?”

    阮小溪听着解慕安慰的话却哭的更急了:“可是……这些痛苦的来源都是我。”

    原本ben不用死的,原本乔一鸣也可以在国外和程琳在一起。如果不是她……

    解慕说“人活着就会有痛苦,一切的发展都不是你能够左右的,现在发生的一切也不是你想的,这些意外你说不清楚究竟是谁的原因。”

    萧以白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忽然之间叹了口气:“阮小溪,你要是觉得自己真的愧对你的这两个朋友,那你就好好的帮帮她们,不要在这里流虚伪的眼泪,没有任何的用处。”

    萧以白的话说的十分的冷漠,听在耳朵里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无情了。

    解慕表情有些阴狠,可是阮小溪却点了点头,她知道萧以白说的都是对的。

    她已经做错了很多,但是如果还能够弥补的话,就不算太晚。

    阮小溪擦干了眼泪想了想,她问萧以白:“你怕不怕死?”

    萧以白没有想到阮小溪会问他这个,他说:“有人不怕死么?”

    “如果我让你用自己的命去挽回晨微,你愿意么?”

    萧以白深深地看着阮小溪,忽然之间觉得有些意思,他说:“你大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我看看可不可行。”

    阮小溪凑近萧以白,在他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萧以白听完以后倒是笑了:“你不怕中间发生什么意外么?”

    阮小溪说:“我只是出了主意,怎么做还是要看你。”

    第二天一大早,晨微就要走了,萧以白给了晨微一张卡,里面的钱不多。

    因为太多的话晨微也不会收下。萧以白很明白晨微的固执,她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自尊的。

    就算是一开始开口对他借那五百万的时候,她也是说:“我以后会还给你。”

    萧以白不缺钱,他缺的只是一个人而已。

    晨微来的时候没有带着任何的东西,走的时候也只带上了孩子,萧以白问她:“要吃过早饭再走么?”

    晨微摇摇头:“不了,不想让小溪他们知道。”

    晨微想了想,最终还是说:“小溪……这段日子就暂时找麻烦你照顾了。”

    萧以白笑了笑,说:“好。”

    晨微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太对不起萧以白这个人,萧以白和她不一样,这个男人一向都不喜欢太过于吵闹。

    这个医院一直都是人迹罕至,偶尔也有会有出现,但是从来都不会超过两个。萧以白走的时候也会出去,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异常的疲惫。

    晨微能够感觉到萧以白不是很喜欢阳光,他总是置身在一片黑暗之中,看的人十分心疼。

    晨微经常希望萧以白的生活能够更阳光明媚一些,但是萧以白听到以后,总是会笑笑,不说什么。

    晨微心里有些难受,孩子似乎也感觉到了些什么,他吱吱呀呀的哭着,想要让萧以白抱抱他,可是萧以白没有伸出手来。

    晨微说“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这么久了,我们都是叫他宝宝,他也应该有个自己的名字了。”

    “你让我给他起么?”萧以白摇了摇头:“这样并不太好,我和他非亲非故,按理说是不应该有这个权利的。”

    晨微听到萧以白妄自菲薄,不由得有几分心急:“不,谁说你和他非亲非故,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可能都已经不在了,宝宝的第二条命是你给的,我十分感谢。”

    她说着忽然就有些委屈,晨微其实还是舍不得的。

    这半年的相处,萧以白帮了她很多,两个人也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很多,从最开始两个人谁也看不起对方,到了最后两个人相依为命……

    晨微觉得自己已经把萧以白当成了家人。

    萧以白说:“那好吧,孩子的名字我会帮你想好,等到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晨微木然:“下一次见面呢么?”

    “当然了,孩子还有很久才能够长大,这个时候就算是叫孩子的小名也是完全可以的。”

    “我觉得你总有一天会想明白,想清楚,你终究还是会回来的。”

    萧以白这样说着,晨微听到了他在说什么,可是她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

    她只能够装作是没有听到的样子。

    在出门之前,萧以白交代了晨微很多事情,孩子应该怎么带,注意些什么,晨微听的一头雾水,但还是在一直一直的点头。

    终于到了她要离开的时候,晨微看着外面正在冉冉上升的太阳,她说:“萧以白,你再送我最后一次吧。”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