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们的关系很复杂
    萧以白看出阮小溪的吃惊,他说道:“你其实也不用太过于吃惊,这录像带当初就是有两份,其中一份被寄给了乔奕森,另外的一份应该是宋舟鸿拿来自保的东西,只不过你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开口罢了。”

    阮小溪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轮廓深邃面容稠艳的男人远远不是她想象的那样简单。

    阮小溪指尖有些颤抖:“那东西你看了么?”

    说出这个话来之后,她忽然又问道:“那晨微看到过么。”

    萧以白摇摇头:“我想乔奕森那里应该已经把这个东西销毁了,因为这种东西对于他的至亲友人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地狱。”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萧以白会把话说的这样的恐怖,她从来都不知道那个录像带里面有什么。

    阮小溪想知道ben在死之前经历了什么,也想知道ben到底是为她做了多少。

    萧以白对上阮小溪有些渴望的眼神,他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冷:“我建议你不要想去看这个东西,因为实在是太过残忍了,我从未了解过这个男人,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情敌,但我也依旧由衷敬佩他。”????解慕隐约能够察觉到什么,他能在萧以白的身上找到些自己的感觉,他们都是同一类的人。

    孤独且冷漠

    他是杀手,萧以白是个医生,都是见惯了生死还有血液的人,能够让他们都感觉到残酷,那一定是十分血腥的场景了。

    阮小溪知道ben已经死了,但是从ben离开到他的尸体进入坟墓,她都没有机会能够看到。

    她欠ben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萧以白这次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想要和阮小溪说ben的,他看着阮小溪:“我希望你能够帮我留住晨微。”

    阮小溪有些迟疑:“你什么意思?晨微要走么?”

    萧以白的眼神中有些痛苦:“是的,她说要离开,但是天下之大,她要是走了,就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萧以白十分清楚,晨微不确定他们两个人指尖的感情,他们的关系暧/昧且复杂,如果现在晨微真的离开了,就凭着她那个骄傲的性格,一定是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阮小溪想了想:“那天他究竟是说了些什么?”

    她知道,解慕在这里,不应该提起乔奕森的名字,也不应该再提起这个男人,可是阮小溪没有办法。

    萧以白的神色有些冷:“他说晨微不应该背叛ben。”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就让阮小溪透心的凉。乔奕森以前并不是一个如此冲动的人,他睿智且明理是非,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

    萧以白说:“以前的时候晨微从没想到自己的身边的人会怎么说怎么看,但是乔奕森的一番话,让晨微自己也没有办法原谅她自己。”

    阮小溪有些恼,她没有管现在已经是什么时间,直接拨通了乔奕森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乔奕森看到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号码,他原本是不想接的,但还是忍不住按下了接听的按钮。

    “喂。”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个字,那边就有个声音带着满满的质问传了过来。

    “乔奕森,你怎么能够对晨微说出那样的话来?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可能会给晨微带来多少的伤害么?”

    阮小溪只想要把自己的难过通通都宣泄给乔奕森。她最近一直都觉得孤单,就算是有解慕在自己的身边,也是一样。

    阮小溪好像已经想明白了,好像已经没有办法再骗自己了。她好像依旧是爱着乔奕森的,但是她却已经不能再随意的回去了。

    乔奕森没想到阮小溪说的竟然是晨微的事。对于那天和晨微说出来的话,乔奕森其实还是有几分觉得抱歉,他太冲动了。

    就算是他们再爱ben,再需要这个人,这个人也不可能再回来了,晨微总不可能守着一个回忆一个剪影过一辈子。

    但是这些后悔的话乔奕森可以自己说,唯独阮小溪不能开口。

    阮小溪有什么理由指责他?

    乔奕森的声音冷下来:“所以呢?”

    “我要你对晨微道歉。你知不知道晨微她……”

    “不可能。”乔奕森直接截断了阮小溪的话,他忽然之间觉得自己的心口微微发痛:“阮小溪,如果我现在要求你对程琳道歉,你会么?”

    阮小溪皱了皱眉,说:“晨微她……”

    “程琳流产了。”

    还是乔奕森先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了,他听着电话那边一片沉寂,又说道:“你没有想到吧,程琳她怀孕了。”

    阮小溪这次是真的已经失声,她的耳边轰鸣,几乎丧失了语言的能力。

    “程琳找不到乔一鸣,给你联系也联系不到,打了电话发了短信你都装作没有看到,你是在怕什么呢?”

    乔奕森的声音十分残忍,仿佛是害怕阮小溪不够痛一样:“医生说程琳这一次才是不可能再有孩子了,你口口声声说程琳是你的朋友,在她需要你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今天墓园的监控录像已经在了我的手里,我看到了你和解慕两个人是多么的甜腻亲切,那个吻是不是让你无法忘怀?”

    阮小溪想说不是这样的,不是。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反驳。

    乔奕森说的每一个字其实都没有错,都没有冤枉她,他说的都是事实。

    她害怕程琳会指责她,阮小溪已经在乔一鸣那里听到了太多的质疑,她不想再听到那样的话了。

    其实她就只是想要想清楚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而且中间她还有一定要保护,一定要救的人,可乔奕森却不分青红皂白的绑了她。

    难道她不应该恨么?

    阮小溪偶尔也会想要任性一下,只是她没有想到的事。这次竟然会有这么的严重。

    阮小溪很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说:“程琳现在在哪?”

    乔奕森的声音十分的冷:“你不是从来都不在乎自己有过这样的一个朋友的么?她会怎么样你会在乎?”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