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没有人会祝福她
    晨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她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房间,觉得有些冷。

    自从这个孩子出世以后,晨微几乎都从来没有废过太大的心思,因为萧以白会帮她。

    而且因为她的笨手笨脚,还经常会引来男人的嫌弃,晨微想起萧以白照顾孩子的样子,忽然之间笑出了声音,可是又猛然停止。

    晨微一个晚上都躺在自己的床上不能入睡。她想起了刚刚自己看到了阮小溪和解慕之间的亲密,她没有一点祝福的感觉,只是觉得违和。

    如果她要是和萧以白真的在一起之后,恐怕也会是这样的情形。没有人会祝福她,没有人。

    在乔奕森没有在电话中说出那些伤人的话来的时候,晨微觉得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的侥幸。

    但是现在那一点的侥幸都没有了。

    就在晨微闭上眼睛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的时候,她的门被人敲响了。????晨微皱了皱眉,看了眼桌子上的表,已经凌晨两点钟了。

    她走到门前,问道:“是谁?”

    “是我,萧以白。”

    萧以白的声音里略微有了一点的沙哑,好像是有些苦涩的样子:“你还没睡么?”

    晨微打开房门,说:“我还没有。”

    萧以白的手上拿了一把钥匙,他说:“我是来帮你解开这个锁链的。”

    晨微愣愣的,让萧以白进了自己的房间。

    萧以白默默的帮她打开了这个困了她很久的锁链,萧以白说:“其实我以前和你说的有关于这条锁链的话都是假的。”

    “晨微你要想清楚,困住你的究竟是这条锁链,还是你自己的心。”

    说完,萧以白就出了门,他没有想以前一样死皮赖脸的不愿意离开,他这次的背影极其决绝,也十分的寂寞。

    晨微看着自己的手腕脚腕,她现在身上没有任何束缚着自己的东西了,但是为什么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轻松?

    萧以白从晨微的房间出来以后,去了阮小溪那里。好在解慕也在,这才让气氛不是那么尴尬。

    阮小溪一对上萧以白那张稠艳到妖异的脸就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好看了,已经到了扼杀人的呼吸的地步

    还是萧以白先开口了,他说:“晨微当初来到我这里是想要自杀的。”

    这句话一落下,阮小溪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一种剖心样的感觉:“你说什么?晨微要自杀?怎么可能!”

    萧以白没有理会阮小溪的话,他只是继续着自己的话:“当时晨微身上有七个月的身孕,而且他的身体并不算好,我为她草草的检查了身体,这个孩子的胎位也并不是很正。”

    “当时晨微的想法是把这个孩子留下来,让我先照顾一段时间,然后再把孩子转交给你们。”

    说到这一句话的时候,阮小溪才忽然之间意识到其实萧以白也不是一个像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的一个人。

    他用了你们,而不是你个乔奕森。这样就不会伤害到身边的解慕。

    阮小溪说:“然后呢?”

    萧以白陷入了那个时候的回忆:“我开始的时候并不算了解她,甚至一开始还有些鄙夷,但是那天当她出现在我的面前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我才忽然之间被她的遭遇所打动。”

    “我这个人从小就很孤独怪异,因为我身上的光敏感症,我很少会出门,更不会有朋友,晨微已经算是那段时间除了我的父母以外,和我说的最多话的人。”

    阮小溪看着萧以白:“然后呢?你没有帮她做这个手术吧。”

    “不,我帮她做了,但是我没有要她的命。按照她那个时候的身体素质,就算是去了别的医院,也不一定能活的下来。”

    这些话说的如此的轻描淡写,但是听在阮小溪的耳朵里却是另外的一番惊心动魄。

    她从来都不知道晨微的身体竟然已经糟糕到了这种程度。

    更不知道……晨微竟然曾经一心求死。

    “她醒过来以后和我大闹了一场,她说自己对不起自己的朋友们,也对不起ben,我用孩子的性命威胁她活了下来。”

    萧以白这个时候才看了阮小溪一眼:“所以说她其实是很在乎你和那位的看法的,所以在他说了那些话之后,晨微整个人就变了。”

    阮小溪已经不明白了。

    他?

    那些话?

    他是乔奕森么?乔奕森究竟说了些什么?

    阮小溪忽然想法自己和乔奕森的事情,乔奕森已经对于背叛这种事情有种近乎偏执的看法,他要是知道了晨微和萧以白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会祝福他们的。

    萧以白说:“所以我这次来,我希望你能够让乔奕森收回那些话,难道你希望晨微一辈子都活在曾经么。”

    解慕自从到了拉斯维以后,就变得十分沉默,这个时候却忽然之间开口了:“那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觉得,如果现在ben能够回来,你觉得晨微会选择谁呢?”

    这个问题一落下,一个屋子里的人都安静了,尤其是阮小溪。

    她不可置信的的看着解慕,这是个什么问题?

    解慕又说到:“你最好想清楚自己对于晨微来说算是什么,究竟是爱情还是依赖,或者说她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你呢?”

    萧以白忽然笑了:“我不知道她会选择谁,毕竟ben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不是么?”

    解慕:“但是那个也不一定,我们谁都没见过ben死之前的样子,万一……”

    萧以白说:“不,我见过。”

    阮小溪忽然之间整个人都愣了,今天一天夜里,她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不可置信。

    “你怎么会见过ben离开的时候的样子?你以前认识ben么?”

    “我不认识他,但是在晨微说了那些话以后,我就去了解了这个男人,并且我也查到了ben在死之前的最后的一盘录像带。”

    阮小溪的呼吸有些艰难,她隐约记得以前的时候,乔奕森曾经向她提起过有这么个东西,但是不是已经被销毁了么?

    为什么萧以白手里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