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安平问她:“茜茜,你究竟藏在什么地方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

    安茜吞咽了口口水,她脑袋里一片混乱,她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她抬起眼睛,看着安平说道:“哥哥,我说出来你不能够生气。”

    安平的眼睛里有幽深,他说:“你说吧,茜茜。”

    安茜说:“哥哥,你说我要是藏在烤箱里就不会有人发现了,我真的藏在里面了。”

    “你说的对,他们真的没某发现我,但是我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他们每个人都十分着急,生怕爸爸骂他们,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都在给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各种色样的麻烦。”

    安平听到安茜的话之后只觉得一阵的后怕,烤箱那是个什么样子可怕的地方,茜茜竟然会往里面钻。

    他的脸色瞬间变了,变得十分可怕。

    安茜被吓到了,她还以为是自己撒的谎被安平发现了,她战战兢兢,像只吓坏了的小老鼠。????可是安平生气虽然是生气,但是也不能对着自己的这个唯一的宝贝妹妹发脾气,他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他这个妹妹生来就应该是呗人们好好的守护在自己的怀抱之中的。

    他忽然间紧紧的抱住了安茜,安平说:“不用害怕,你要知道,无论你做了什么,我和爸爸都会永远爱你,谁也不会指责你的,茜茜。”

    安茜听到安平的话,忽然之间感觉到有几分的心酸,她闷闷的说了一声:“我知道,哥哥和爸爸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了。”

    安平笑了笑,可是你最爱的人不是我们啊。

    “但是哥哥还是很生气,茜茜你知不知道,那个烤箱是个多么危险的地方,要是有人不小心打开了开关,你要是出不来的话,就会被活生生的烤熟啊,茜茜。”

    安茜听了安平的话吓得魂不守舍,她说:“我以后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安平倒是没有再说安茜什么了,他把所有的佣人都叫了上来,告诉他们,以后再来烤箱之前,一定要先确定里面有没有大小姐。

    一行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究竟是为什么要下这个命令,难不成大小姐还会自己爬到烤箱里面去么?

    但是转念他们也就全部都释然了,这个大小姐虽然身体不好,但也是鬼灵精怪,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其实都不能说得上是奇怪。

    她们一个个都表示自己知道了,并且以后一定会谨记,安平这才让他们离开了。

    安茜但是觉得十分抱歉,这些人都是被她连累的,本来应该也不用在这里受这教训的。

    安平看着安茜迷茫的眼神,他说道:“茜茜,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能够知道,我们永远都是爱你的,做出来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好。”

    哪怕可能你现在不能够理解,甚至还会觉得我们小题大做,但是在有关于你的事情上,爸爸从来都是这样的严谨。

    这份爱你的心,从来都不曾改变过。

    只是当时的阮小溪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之中,她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晨微竟然也已经到了她的房间门口,她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小溪……”

    阮小溪抬头,看到房间门口的晨微,她才意识到自己和解慕这个时候的样子,看起来是有多么的的让人误会。

    但是阮小溪没有推开解慕,她隐约记得记得自己的那个梦,她记得ben说他希望晨微能够幸福。

    晨微来找阮小溪是想解释一下今天的失态,她最近实在是太过于精神恍惚了。

    晨微很清楚的明白萧以白对自己的感情,而她也在一点点的沉沦。

    只是总是会有一个坎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逾越的。那是一个人,是一个活生生又已经离开了她们的人。

    曾经晨微发誓自己这一辈子只会爱ben一个人,可那么……萧以白又算是什么呢?

    她想不明白,一个人难道真的能够把自己的心脏分成两半,然后一个人给他们一份么?

    她如果现在真的爱上了萧以白,那么会不会对ben的感情越来越淡,以后会不会甚至是想不起来这个人?

    晨微想不明白,她不能够接受自己背叛了ben这件事,她也不相信。

    可是在这个时候,阮小溪来了,她想问问她,所以才会在以后来到了阮小溪的房间,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会看到一男一女抱在床上。

    晨微震惊过后,只觉得恶心。

    可能是阮小溪和乔奕森之间的感情太让人印象深刻,当初两个人海誓山盟说着不离不弃,现在转眼就又和另外一个人腻腻歪歪。

    晨微接受不了,她走了。但她没有说什么。

    可是阮小溪能够感觉到晨微没有想通,就算是她已经一直在表现出爱上另外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阮小溪之所以在刚刚没有推开解慕,一是她不想再伤害解慕这个人了,另外一点就是她想要让晨微知道,爱上别人并不是错误,

    ben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大家都不应该在他的阴影之中度过这一辈子,至少晨微是不应该的。

    晨微跑回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萧以白。

    萧以白看到晨微的慌张,他直接抓住了晨微的手,问道:“你怎么了?”

    晨微看着萧以白,其实她原本认为两个人没有戳开这层窗户纸的时候,分明是可以好好相处的,但是为什么两个人会走到这一步呢?

    难不成他们就不能做一辈子的朋友么?

    晨微忽然冷静下来,她对萧以白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萧以白定定的看着晨微,他嘴唇轻动,却终究没有说出任何的话来。

    晨微继续开口道:“你把这个控制着我的东西解开,你放我走吧,你的钱我会慢慢的还给你,你放心。”

    萧以白的脸色苍白,很久才说:“好”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