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事,我还好
    以前的时候,程琳曾经在沐沐那里听说过这件事情,但是乔一鸣一而再而三的像他保证那件事情是假的。

    现在看来好像是假的,但是又好像自己的这个孩子来的本来就可以说是奇迹。

    那医生看了下程琳的情绪,感觉这个女人还能够算得上是正常,并且作为病人,她又权利知道自己的病情。

    “这位女士,其实您以前的时候伤的位置就比较奇怪,您这次怀孕也能够说得上是幸运,但是很明显您没有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在我们看来,您以后会有孩子的几率几乎是零。”

    程琳听了医生的话,竟然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的不能够接受,好像她在心里早就有过这样的猜想了,但是……

    这次是真的落实了。

    没有一点的侥幸。

    程琳说:“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们了。”????那些医生护士看到程琳这个样子,也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来,毕竟在特级护理病房的病人非富即贵,不是他们这种普通人能够得罪的起的。

    更别说这个女人已经足够可怜了。

    这天晚上好像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乔奕森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程琳不见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乔奕森感觉自己实在是应接不暇,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失踪。

    乔奕森的语气阴冷:“你们看仔细了么?不是有人在外面伺候的么?怎么会让二夫人就这么不见了?”

    那佣人已经吓破了胆:“少爷,二夫人说她自己身体不适,要出去上个厕所,我们本来说跟着去的,可是她说不用了……”

    乔奕森一阵自责,他疏忽了,他当时看到程琳的反应还算是平静。其实这都是暴风雨之前宁静。

    程琳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自己不能够怀孕的消息,这次的事情无异于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乔奕森隐约能感觉,程琳现在是无比的绝望。

    那佣人继续说道:“少爷,不过二夫人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封信,我们谁都没有敢拆开看。”

    乔奕森听到这话,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急切:“你们在那里把信留好,我马上赶过去。”

    乔奕森走医院这一次并不仅仅是为了看这封信,其实还有更大的一个原因。

    程琳这样的身子就算是离开了医院又能够去哪呢?他会不会在路上遇到这个坚强又隐忍的女孩子呢?

    她还这么年轻,本来应该有大好的时光,可是现在她却沉浸在极端的痛苦之中,而且这痛苦,很大一部分是他们乔家的人给的。

    可是并没有想乔奕森想的那样,他来到医院里的时候,一路上并没有看到程琳的踪影。

    他只在一群废物的手里看到了那封信。

    乔奕森打开写封信,上面是娟秀的字体,就如同那个人一样的漂亮。

    大哥,实在是抱歉。

    我知道自己的任性可能会给您带来困扰,不过这次的事情我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既然您已经答应了会寻找一鸣,那我也就放心了。

    我和一鸣其实早就已经分手了,这次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这个孩子的事情如果不太方便的话也可以不告诉他。

    虽然我真的很想给这个没有来得及出世的孩子一个名字。

    一鸣以后会有更多的孩子,一定会的。

    落款的地方是程琳。

    乔奕森看完这封信,他叹了口气,知道程琳这是大概知道了些什么,她觉得自己因为不能够再有孩子,所以不想拖累一鸣吧。

    他把这封信收好,打算等到找到乔一鸣的时候,把这封信放在乔一鸣的眼前,让他知道自己伤害了一个多善良的女孩,顺便让他自己去吧程琳追回来。

    乔奕森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决定要付诸行动。

    他清楚得很,阮小溪按理说是没有绑架乔一鸣的理由的,他首先先排除是阮小溪害了乔一鸣这个选项。

    不过乔一鸣进入了阮小溪的小区之后失踪又是真的。

    当天晚上这个小区有段路段的录像是被人损坏,大概是十点之后,所以说如果要是乔一鸣被什么人挟持了,应该是在这个时间之后。

    只是乔奕森一直想不明白的是,如果乔一鸣真的是被人绑架的,为什么绑匪没有一点的消息?

    要是说乔一鸣死了的话,为什么最近h市警局没有发现任何一具无名尸体?

    乔奕森叹了口气,他这个弟弟,其实还是很能够给他找事情的。

    这事情其实并不难办,小区大门口的视频录像并没有被剪辑,只要看看当天十点24小时之后的录像,寻找可疑车辆就能够查出些什么。

    乔奕森安排人迅速查找当天的可疑车辆如果有什么发现,立刻回应。

    这个时候的乔奕森不知道,不单单是他这里发生了意外,安茜那里也并不太平。

    那天在乔奕森的指引下。安茜打开了那个密室,她急匆匆的想要跳进安平的房间查看里面的情况,可是这时候……安平回来了。

    汽车轰鸣的声音响起,安平的心情有些不好,他和安伯勋说了阮小溪不见了的事情,可是他的爸爸好像并没有十分在意。

    他说既然阮小溪已经去了拉斯维,那么应该就不会立刻回来,而且只要他们掌握了拉斯维最近所有的往国飞行的航班,把每个人名都排查。

    就不会让她自己偷偷摸的溜回来。

    还有阮小溪既然会逃走,就说明她可能她察觉到了点什么,安伯勋又问了安平是怎么安排的。

    再知道安平的安排之后,安伯勋大骂他愚蠢。被自己一向崇拜敬畏的爸爸骂了,安平的心情自然不能算是好。

    他还是太低估人心了,他不蠢,但是很难把控这种小女人的人心,毕竟他没有恋爱过。

    安茜听着上楼的脚步声,有些后怕。好在她还没有轻举妄动。

    安平有过安茜房间的时候轻轻的敲了敲门,说:“茜茜,你在么?”

    安茜闷闷的回应了一句:“没事,我还好,你不用担心,哥哥。”

    安平想要打开安茜的房门,可是却发现被人在里面反锁了。他隐约感到了点不安,但是也不敢直言。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